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科普大咖Bill Hammack采访记(5) 精选

已有 2255 次阅读 2021-10-23 07:28 |个人分类:科普小兵|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科普大咖Bill Hammack采访记(5)

武夷山

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刊The Bridge(桥梁)季刊2021年第3期(9月出版)发表了国家工程院院士、材料学专家Ron Latanision对“卡尔.萨根公众欣赏科学奖”(Carl Sagan Award for the Public Appreciation of Science)得主Bill Hammack的采访记。下面是我编译的该采访记的第五部分。

 

     问:让我问另一个问题。我想到美联航最近的引擎失效事故。人们看到了引擎碎片,但是掉到地上的零件并不是失效部件。失效显然发生在汽轮叶片的工程学环节。你在科普节目中处理工程失效问题吗,从而让公众对于发生的事故能从容应对?

答:我们做了一系列关于失效的节目,但出于另一个视角。主要是为了打破城市神话。我在书里面就此也讨论了一些。

当我们对工程师及其业绩做判断时,我们必须考察当时的先进技术水平是什么样的,因为工程师在解决问题时只有不完整的信息,他们尽其所能做好。如果你等待完整的信息,那么你就根本得不到人们现在依赖的一些药物和其他产品了。做一名工程师的部分职责,就是依据不完整信息来解决问题。

我在书中指出的另一点是,要理解工程方法。弄懂失效如何可能发生、如何可能修复、合理的期望是什么,是很有帮助的。

这就让我们想起那句古老的玩笑说法:如果成功了,那是科学奇迹;如果不成功,那是工程失败(失效)。

事实上,工程的成功程度不会超过其显示度。多数人难道会经常琢磨家里的火炉是怎么回事吗?我的火炉若不出问题,我根本不会想它。因此,我们作为工程师若成功了,就会默默无闻,因为我们做的东西的可靠性很强。我在视频节目里想做的事就是将原先不明显的东西给显化,使之明白可见。

 ……

问:你还继续做“工程小子”视频吗?

答:还做,但进度慢了一些,一是我在写书,二是疫情期间我要在家里看两个小孩子——我妻子还是那么忙碌,因为动物的口腔在疫情期间照样出问题。

……

    问:比尔,我有个很实际的问题。你基本上按照自己的日程进度制作节目,而没有一个合同规定你每月要制作几期节目,对吗?

答:对的。正如教授们有研究项目一样,我们系里面把我的节目视作科研项目。他们不会跟踪我迄今是否发表了论文;他们感兴趣的是经历一段时间后的总体效果。

问:你的学生们帮你做节目算学分吗?

答:如果他们干的活涉及解决一个问题的技术侧面,就计入学分——比如纸尿布节目中有高分子化学的内容。那种情况下,他们可以挣到学分。

问:你为做节目而做了一些有趣的旅行——巴黎的下水道和埃菲尔铁塔啦,瑞典的冰雪酒店啦,这些地方我也想去呢。显然,去年由于疫情,所有旅行都取消了。你现在有什么旅行打算吗?

答:没有打算。我做过的所有节目中,我最喜欢冰雪酒店那期。当时气温是零下华氏40度(博主:换算成摄氏温度刚好也是零下40度)。我摄像机里的电池只能用3分钟。三四个小时后我才意识到是低温造成的。当时我却想:怎么回事,难道我带来的是破电池吗?

 

相关阅读

科普大咖Bill Hammack采访记(4),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308000.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309068.html

上一篇:我介绍的一本英文书有了中文版
下一篇:在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情报方法研究中心2010年工作总结会上的讲话

8 周忠浩 晏成和 史晓雷 李宏翰 张婷婷 李璐 籍利平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1-29 02: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