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萨拉·约瑟芬·贝克:追踪传染病的“猎手” 精选

已有 3151 次阅读 2020-10-31 08:23 |个人分类:科林散叶|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萨拉·约瑟芬·贝克:追踪传染病的“猎手”

武夷山

(发表于2020年10月30日《科技日报》)

萨拉·约瑟芬·贝克


  美国医生萨拉·约瑟芬·贝克(Sara Josephine Baker ,1873—1945)是为公共卫生与儿童福利作出过卓越贡献的先驱人物。

  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传染病对美国人民健康产生严重威胁。即使在纽约和波士顿这样的大城市,卫生状况也很糟:大街上正在腐烂的尸体无人处理,未经高温消毒的牛奶敞着瓶口卖。痢疾、天花和伤寒导致很多人尤其是儿童的死亡。纽约市全部死者中,有三分之一是不足1岁的婴儿。在曼哈顿区内一个号称“地狱厨房”的地区,1902年夏天每周有1500名婴儿死亡。那时,人们完全不知道预防医学是怎么回事。为改变这个恐怖的状况作出重大贡献的人物之一是女医生贝克。那时,女医生占医生总数的比例还不到1%。

  贝克原先并未打算学医。16岁时,她在纽约州波基浦西市就读于女校,打算考入著名的瓦萨学院。不幸的是,她父亲患伤寒热去世。为了帮衬母亲,减少家庭支出负担,她决定到纽约妇幼保健院的女子医学院去学医,这是她所知道的唯一招收女生的学校。

  从医学院毕业后,她去波士顿的新英格兰妇幼医院实习,同时也在一处贫民窟出门诊。在这些地方,她亲眼目睹了医学服务水平是多么糟糕。

  1901年,她进入纽约市卫生局就职,开始了自己的公共卫生职业生涯。她在卫生局的第一项工作是担任医学检查官,给公立学校的孩子做体检。若发现哪个孩子得病了,她可以打发病孩回家,以免传染其他孩子。

  她的相关工作促使纽约市政府在全市设立了学校护士计划,该计划很成功,学生的头虱症和沙眼的发病率几乎降为零,而原先这两种病很普遍。1907年,贝克成为纽约市卫生专员的助理。

  纽约市好几项史无前例的预防医学和公共卫生计划,都是在贝克的协助下建立起来的。比如,1908年夏天,贝克给30位护士安排了一项任务,让她们寻访新生儿的家庭,指导产妇科学地照护婴儿。结果,与1907年夏季的统计数据相比,纽约市1908年夏季的婴儿死亡减少了1200例。不久,纽约市卫生局成立了儿童卫生处(后来升格为儿童健康局),任命贝克为处长。

  贝克的功劳数不胜数,下面仅仅是几个例子:如经过长期的努力,市政府终于同意给民间接生婆发放执照并给以指导,而不是简单化地禁止她们营业;研制了一种简单易用的滴液器,用以给新生儿的眼睛滴硝酸银滴眼剂,以防止淋菌性眼炎,因为这种炎症可能致盲;研制了一种新的奶制品配方;成立了“小妈妈联盟”,教导八九岁的小女孩在母亲外出工作时如何照料弟弟妹妹。不过,此举也引起了一些争议。

  现在的人很难想象,贝克做这些事要顶住多大压力,克服多少困难。例如,儿童卫生局刚成立时,纽约市布鲁克林区的30位医生联名给纽约市长写信,要求撤销这个机构,信上说:“把婴儿照料得那么好,那我们医生怎么挣钱啊?”贝克坚定地对市长说,这封信其实相当于对儿童卫生局的表扬,某些旧规矩该破的就得破。

  贝克的另一项壮举是在1907年间参与了追踪“伤寒玛丽”。女厨子玛丽带有伤寒病毒,她自己平安无事,但她服务过的家庭中很多人都得了伤寒,于是她成了怀疑对象。每次医生要取她的血样化验时,她都暴力抵抗。贝克奉命去找玛丽的头一回,玛丽当着贝克的面把门砰地关死,不让贝克进门。第二天,贝克带了几位警察再次上门,玛丽开门后发现来人是取血样的,又想把门关死,一名警察伸进来一只脚,门关不上了,玛丽就飞奔进屋,不见踪影。后来,贝克发现房屋后窗外雪地上的脚印和架在篱笆墙下的椅子,就到隔壁邻居家搜查,才找到了玛丽。玛丽仍坚决不配合,有关方面只好对她采取了强制措施,才取到了血样。一培养,大量伤寒杆菌赫然在目,这才找到了病源。

  有时候,社会歧视比医学挑战还要严峻。当贝克被任命为儿童卫生处处长时,曾经与贝克同时担任过医学检查官的6位男士都提出辞职,他们觉得在女性领导下工作是奇耻大辱。贝克对他们说,你们干1个月试试,看看我是什么样的人。结果,那6位都一直长期干了下去。1919年,一些人接受不了女性担任儿童卫生局局长这一事实,想方设法要把贝克拽下来。但是,当地的媒体和很多母亲游行示威,反对将贝克解职。

  了不起的萨拉·约瑟芬·贝克,永远受到民众的敬仰。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256439.html

上一篇:域外新书——理解媒体文化: 社会理论和大众传播(2002)
下一篇:我为《技术发展预测与评论》一书写的后记(2003)

6 许培扬 杨正瓴 王庆浩 黄永义 陆仲绩 周明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2 21:0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