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读《基于信息理解的信息构建》一书的体会

已有 1649 次阅读 2020-8-15 07:12 |个人分类:图书情报学研究|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读《基于信息理解的信息构建》一书的体会

武夷山

 2007年1月12日

 

    我个人最欣赏的是此书中的两个看法:

1 信息组织过程中充分考虑用户的思维逻辑。

    这一点,国内重视的人太少。国外有些学者观察少儿的网上搜索过程,发现其思维逻辑,以便设计符合少儿特征的搜索引擎。这样的研究成果已经发表多篇。而国内,研究用户思维逻辑的成果似乎就没见过。

2 信息组织不能只满足于信息的序化。

    这一点与上一点密切相关。过去,能把序化做好就不错了。现在提出了新挑战。我觉得人至少分三大类:有条不紊型,他们能适应序化的信息组织(恩格斯是这一类);乱七八糟型,他们基本上什么也适应不了,可以忽略;表面紊乱其实心中有数型(马克思),我估计这类人最多。如何适应这些人的特点进行信息组织也许是未来最大的挑战。序化整理的缺点,一方面只能满足一小部分人群,另一方面其成本会越来越高,人类社会很快就要不堪其负了。但是,怎么满足第三类人的需求,我一点都不知道。

 

博主注

1.  《基于信息理解的信息构建》,周晓英著,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

2.  马克思的二女婿拉法格在《回忆马克思恩格斯》中有如下的话。我说马克思是“表面紊乱其中心中有数型”,就是根据拉法格的回忆。

 

       他(博主:指马克思)从来不允许任何人去整理,或者更确切地说,去弄乱他的书籍和文件。它们只是表面上杂乱而已,实际上,一切东西都在一定的地方,不需要找,他就能很快拿到他所需要的任何书籍或笔记薄。即使在谈话时,他也常常停下来,指出书中有关的引文或数字。他与他的书斋已融为一体,其中的书籍与文件就象他自己的四肢一样服从他的意志。

    他放置书籍时并不注意外表的整齐,各种开本的书和小册子紧挨着放在一起,他不是按书本的大小而是按内容来安排书籍的。书对于他乃是脑力劳动的工具,而不是装饰品。他常说:“它们是我的奴隶,一定要服从我的意旨。”他不重视书本的样式、装订以及纸张和印刷的美观;他常折叠书角,画线,用铅笔在页边空白上做满记号。他不在书里写批注,但当他发现作者言过其实的时候,就常常忍不住要打上一个问号或一个惊叹号。画横线的方法使他能够非常容易地在书中找到所需要的东西。他有这么一种习惯,隔一些时候就要重读一次他的笔记和书中做上了记号的地方,来巩固他的非常强而且精确的记忆。在少年的时候他就听从黑格尔的劝告,用一种不熟悉的外国语去背诵诗歌,借以锻炼他的记忆力。 

 

 

 




读书荐书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246415.html

上一篇:一位作家对两种文化的思考
下一篇:了不起的胡寄窗先生

4 杨正瓴 李升伟 魏瑞斌 许培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4 04: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