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金友博先生解“莫等闲白了少年头”

已有 470 次阅读 2020-3-24 08:33 |个人分类:换一个角度|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学者

金友博先生解“莫等闲白了少年头”

武夷山

 

    金友博先生自编的《余修文稿(续辑)》(2019年8月编)上有一篇文章,《词句“莫等闲”置疑》。

    他认为:

   “等白了头”、“熬白了头”、“愁白了头”、“盼白了头”等,皆如电视剧歌词“这路太长,绕白了头”,总见“白头”之因由。笔者且以“莫等——闲白了少年头”,总比“莫——等闲白了少年头”更近宋词原文本义。

    他又检索《唐宋词鉴赏辞典》之全部《满江红》上片尾句(35个例子),发现并不是非得句首“三字”断句。比如辛弃疾的《满江红·饯郑衡州厚卿席上再赋》中,上片尾句是:

    “恨牡丹笑我倚东风,头如雪。”

 

博主:我个人认为金先生解释得好。

 

相关阅读

武夷山,金友博先生的《枝丫集》,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095624.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224996.html

上一篇:外来移民与本地技术能力建设的关系
下一篇:美国情报学家提出治疗COVID-19的思路

1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5-28 21:1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