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我是多样性的信徒(我提及多样性的发言、博文、文章和邮件)

已有 1192 次阅读 2020-2-17 07:01 |个人分类:鼓与呼|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我是多样性的信徒(提及多样性的发言、博文、文章和邮件)

武夷山

 

    我是多样性的信徒。

 

    2002年11月22日上午,我去社科院世界政治与经济研究所参加XXX召集的“全球化与国家创新体系研讨会”,我是除召集人以外的与会者中唯一准备书面发言稿的。讨论很热烈,有收获。科技部XXX对我说:听了你的发言,要修改自己“知识增量代替存量”的理论。我在讨论中提出假说:全球化有利于短期效益,多样化有利于长期生存。

 

    我在《科学时报》(《中国科学报》的原名)2004年8月6日发表文章,“多样性强于单一性”(http://www.sgst.cn/xwdt/shsd/200705/t20070518_129137.html)。

 

    2008年7月1日,我发表博文“科学、民主与多样性”(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30874.html)。


    2009
年12月27日,我与朋友在邮件中讨论大学发展的相关问题。我写道:

我是多样性的信徒,亦以此观察教育。

首先,在自然界,万物构成一个生态系统。大家都当恐龙,生态系统就崩溃了。生态系统持续发展的前提就是各物种各安其位。同理,只需要(也只可能是)少数大学成为研究型大学,多数大学是培养素质更高的Worker的,这样才符合规律。

其次,中国的教育资源分配太畸形,向北大、清华之类的顶尖高校高度集中。当局希望由此培育世界一流大学,实际结果是造就了一个又一个留美预备班。这些学校自身筹款能力已经很强,外企都拼命去设奖学金,国家可以少管。因此,政府今后的经费分配应该向为本国做贡献较大的高校倾斜(可调查历年毕业生的就职单位和毕业生多年后的实际成就)。

 第三,中国文化中的“等级因子”太重,这是对民办学校最不利的。因此,民办大学可能会以多少毕业生考上“正规大学”的研究生为荣。民办校长必须物色几个好苗子,“威逼利诱”他们毕业后干该干的事(从事与学校使命相一致的职业),待他们日后成功后,将这些成功故事说给后人,作为示范。在此之前,民办大学只好先“潜伏爪牙忍受”。

 

2011年3月16日,我发表博文“我是多样性的信徒”(http://wap.sciencenet.cn/blog-1557-422878.html)。

 

2011年4月13日,我发表了博文“不可逆性与多样性”(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432552.html)。

 

2014年12月10日,我发表博文“科研团队成员族裔多样性的益处”(http://wap.sciencenet.cn/blog-1557-849786.html)。

 

2015年7月7日,我发表博文“人类的多样性是怎么来的?”(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903406.html),介绍Humankind: How Biology and Geography Shape Human Diversity(人类:生物学和地理学如何形塑了人类多样性)一书的观点。

 

2018年9月5日,我发表编译的博文“团队多样性、信任和创新”(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132871.html)。

 

我在发表于2020年1月16日《中国科学报》的题为“多样性与博物学”的书评(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214454.html)中写道:

 

 我多次说过:我是“多样性”的信徒。无论是生物多样性、文化多样性、语言多样性还是技术形态多样性,对于人类的可持续发展都至关重要。按我粗浅的理解,博物学显然具有促进和保护多样性之效,而人们欣赏、推崇的其他很多事物,比如颠覆性技术,在给人类生活添彩的同时,却也在破坏着广义的多样性景观,不可不引起我们的警惕。我也愿意从多样化的视角,来赏析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刘华杰主编的著作《西方博物学文化》。

刘华杰在“引言”中写道:“相对于把博物学仅视为科学事业的从属部分,我们愿意在此提出更有吸引力的一种新的‘平行论’定位:博物学平行于自然科学存在并发展。在这种新的定位中,博物学的价值、意义并不完全依据科学来评定。此定位有一个宏大的时代背景:在全球范围内建设生态文明。”

作为多样性的信徒,我对这一主张是完全支持的。如果博物学是科学事业的一个从属部分,而科学好比人类文明进步的一条腿,那么就只有一条腿;如果“博物学平行于自然科学存在并发展”,则博物学好比人类文明进步的另一条腿。两条腿走路,交替迈步,总比一条腿蹦着走要稳健得多。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218878.html

上一篇:刷标语----小学六年级日记
下一篇:斯坦福大学工程学院的“斯坦福工程英雄”计划

25 郑永军 曹俊兴 王林平 魏瑞斌 梁洪泽 张珑 杜学领 薛泉宏 周忠浩 杨正瓴 尤明庆 晏成和 黄秀清 李学宽 张忆文 吕健 籍利平 赵凤光 张海霞 李杰 王安良 刘全慧 刘立 朱晓刚 谢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4-1 01:3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