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我收藏的一本“老”书《词学新探》

已有 827 次阅读 2019-10-14 07:32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我收藏的一本“老”书《词学新探》

武夷山

 

    1982年初我离开南京到北京的中国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读研,不可能把高中和大学期间买的书都带到北京来,只带了少数几本。我自己特别喜欢又无法带走的书有七八本,我将它们包成一包,外面写上“妥为保存”。感谢家人,一直为我保存了下来。

   其中一本书是孙正刚先生的《词学新探》,天津人民出版社1980年9月出版,定价三毛七分(在孔夫子旧书网上,该书标价从3元到15元不等)。我是1981年3月8日购得此书的。

    周汝昌先生为此书作序,其中写道:

    前人讲“大江东去”,误“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为“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又误“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为“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

    脚注说:

    “当年”,谓“正当年”“年力正富”,非“昔年”义。“了”,全然,“了雄姿英发”,犹言“全然一派......气度气象”;“了”字此种正面用法,六朝唐宋之后,至明人尚偶一见之,后唯反面句如“了无意味”“了不可辨”之类用之,正面句用法遂不为人知,将“了”字归于上句“初嫁”之下,正缘此故。试思“初嫁”,谓容光焕发时也,“初嫁了”是何语?只一寻思,便知东坡绝无如此造句造语法矣。

    这样的说法,我以前从未听说,很震惊,也很服气。

    该书第11页,是“辩体”小节。孙先生说,“词是承诗之前,而启曲之后的”。我当年在书上标注说:“承诗之前”的“之”最好换成“于”字。

该书60页开始谈“五声备”。平声分阴、阳,仄声分上、去、入,合起来就叫五声。一句诗词,最低要求平仄分明;较高标准五声齐备。孙先生举了很多五声齐备的例子,如杜甫诗句:朱门酒肉臭,月涌大江流;柳永《雨霖铃》: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他还说,毛主席的《浪淘沙》词在五声齐备上达到了极高的水平。“往事越千年”就是五声齐备。

我个人十分支持这个观点,因为我从小觉得,四字成语若四个字属于汉语的四个不同声调(也就是“四声齐备”喽),则分外好听。我曾写过博文“四声成语”(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376468.html),举了10个例子:

英雄好汉

身强体壮

柳暗花明

天长地久

花好月圆

马到成功

弥天大谎

靡不有初

山明水秀

强弩之末。

后来博友们又补充了六七十个例子。

 

    孙先生这本小书只有8.8万字,135页,而且,其中47页是“附录 新词韵”。篇幅虽短,但这是学问之书,没有虚头巴脑的废话。8.8万字的书,印了4.4万册!


    百度百科对孙先生的介绍极简单:

    孙正刚,宋词专家,对宋词的内容、体制、声律、风格都有独到研究。1979年将17年前在天津市和平区语言文学业余讲习班讲解诗词格律稿结集出版为《词学新探》。

    魏新河的“寇梦碧及其词学”(http://www.360doc.com/content/17/1115/20/33766713_704141452.shtml)一文介绍说,寇梦碧、周汝昌和孙正刚早年被称为“津门三才子”。孙先生此书请周汝昌先生作序,请寇梦碧先生作跋,不亦宜乎!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201799.html

上一篇:[转载]贺龙与娃娃“文艺兵”
下一篇:四位英国学者讨论智慧

5 郑永军 周忠浩 杨正瓴 张晓良 晏丽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22 13: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