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转载]贺龙与娃娃“文艺兵”

已有 614 次阅读 2019-10-13 18:08 |个人分类:东鳞西爪|系统分类:人文社科|文章来源:转载

贺龙与娃娃“文艺兵”

来源: 北京晚报     2019年10月13日        版次: 12     作者:

    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军区政治部京剧院少先队建队纪念照(第一排右起第五人为作者)


    西南军区京剧院剧团、剧校演、学员在康藏高原原始森林留影

    康藏筑路纪念章


    ▌吴宗麟

    1949年4月北平(京)解放初期,贺龙司令员为了解决“西北军平剧院”演员的增补问题,指示西北驻北平(京)的军区办事处在北平(京)招收学员和演员,一下子招收了近百名娃娃“文艺兵”。

    贺龙和王震、李达同志曾亲自到北平邀请、拜托京剧女名丑梁花侬代办成立了“西北戏剧学校”。梁花侬任校长,李洪春任副校长;聘请了杜奎三、霍文元、钱富川、贾多才、孙盛文、陈世鼐、李盛荫、朱盛富、刘博阳、薛广福、唐长利、吴宝亭、李善卿、刘砚芳、陈丽芳、梁先庆、邢德月等著名演员担纲教师任教,校址就是现在的北京北长街79号。它是解放初成立的第一个戏剧学校。

    虽说招收的这些文艺兵大的才十几岁,小的不到十岁,但因为他们大部分是梨园子弟,学校仅用了两三个月的时间,就排出了历史剧《大名府》《天河配》《江汉渔歌》等剧目,在北京的吉祥戏院演出,受到观众热烈欢迎。

    当年八月,西北戏剧学校遵照西北军区野战军的指示,开赴大西北。

    从北京宣武门乘坐无篷拉煤运货火车出发,行程数日,小学员们都在货车车皮里吃、喝、睡。火车到陕西潼关,小学员们换乘从日本缴获来的小土豆汽车奔往西安。

    一个多月的行程中,小学员有的患了疥疮、夜盲症,因饥饿头晕,因颠簸,从车上掉下来等情况也有发生。但大家都没有叫苦,没有害怕、哭泣和怨言,而是愉快顺利地到达西安并在西北军区平剧院集体参军。

    在集体参军仪式上,贺龙和李达同志到剧院祝贺,并讲了话。在欢迎小战士入伍的晚会上,演出了《三打祝家庄》。舞台上方的横幅上悬挂着毛主席题词“推陈出新”。这是小战士小演员们第一次看到毛主席亲笔写的四个大字。为了更好地管理和培养小战士,剧院成立了实验剧校。

    这批小战士小学员天真活泼,虽然文化不高,但知道共产党好,是毛主席、贺龙领导的队伍,故也不征求家里家长意见,只和同去的兄弟姐妹商量,就都毅然自愿决定参军,成了光荣的革命小战士。戏校教师梁先庆、邢德月等也一起参了军。

    为了使小战士们更快了解共产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性质和解放军取得革命战争胜利的法宝——铁的纪律,指导员第一课给小战士讲的就是党制定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不久,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团进军大西南,1950年初,西北军区平(京)剧院随军进驻四川重庆,改名为“西南军区政治部京剧院”。除重新排演在延安时期上演的剧目外,还排演了《石达开》《伯夷叔齐》《白蛇传》等具有教育意义的传统剧目。小战士演员们也排演了许多历史剧和折子戏。

    京剧院除了对小战士进行革命传统教育,每周指导员讲《新儿女英雄传》里老蔡、小梅等英雄闹革命,打击日本鬼子和揭露张金龙等汉奸丑恶嘴脸的故事。使小战士的阶级觉悟和认识迅速得到很大提高。根据小战士小演员的年龄特点,还于同年为小战士们成立了一支“中国少年先锋队”。

    在革命大家庭里,小战士们得到军区、京剧院领导和老战士、老演员的全面关怀、教育和培养,很快,小战士小演员们的艺术水平和思想觉悟都有了极大的进步。

    尤其是贺龙司令员经常到剧院看望了解小战士小学员的学习、思想和生活情况,观看他们的演出,还经常叫一些小战士小演员到家里去汇报各方面情况;小战士小演员们还为贺龙司令员和其他军区首长们演唱、表演他们学到的京剧片段和唱腔。

    为了使小战士得到更多的革命意志的锻炼,1953年11月,贺龙司令员指示小战士小演员们赴康藏高原慰问筑路部队,并为藏族牧民们演出。

    进藏时小战士只有十二三岁,最大的不过十五岁。他们乘坐六轮大卡车,穿越著名的“抬头是山低头是水”的二郎山、雀儿山、安顺场大渡河、怒江天险、原始森林等。进藏行军中,正是康藏高原冰天雪地时,为了行车安全,小战士小演员们用自己的背包、被褥轮番为汽车防滑铺垫,一直到上了安全行车路面为止。连续的整天的行军,困了、累了、饿了,小战士小演员们就唱歌、讲故事。生活中,热水让给女战士用,小伙子们则主动用冰冻冷水洗脸漱口。

    近一年的高原演出锻炼,小战士小演员们不但经住了高原严重缺氧、空气稀薄、严寒酷冻,睡帐篷、牦牛棚,吃凉饭,远行军过险路等极差生活条件的考验,同时都能严格遵守民族风俗政策。他们的慰问演出,受到西藏军区首长、部队战士、藏族牧民的热烈欢迎。他们还初次尝试由西藏军区歌舞团用西乐为武戏《雁荡山》伴奏,演出时演员呼吸困难就到后台吸一口氧,然后继续上台翻打、唱念表演。演出化妆勾画脸谱时,笔还没落到脸上就被冻结住了,只好把画笔在汽油灯上烘烤,冰化了再继续勾画。一次,一个小战士遇见坏人,生命受到威胁,他急中生智翻筋斗吓跑了那个歹人。

    就这样,小战士小演员们齐心努力,圆满完成了贺龙司令员和军区首长给予的任务。

    1955年,野战军区调整,小战士小演员们或被分配到军事院校学习,或支援边疆,或复员转业到地方京剧院团……直到现在,这批人也算是年轻离休的老兵,他们共同迎来了新中国成立70周年及自己参加革命工作70年两项盛大纪念。大家同心同声祝愿伟大祖国披荆斩棘奋勇前进,取得越来越巨大的成就!

    (题头贺龙照片Takefoto提供)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201761.html

上一篇:当我升入高中的时候所想到的(高一作文)
下一篇:我收藏的一本“老”书《词学新探》

1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21 18: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