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当我升入高中的时候所想到的(高一作文)

已有 1080 次阅读 2019-10-13 13:25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当我升入高中的时候所想到的(高一作文)

武夷山

 

    我已经是快到十七周岁的人了。可是,刚刚进高一年级。离毕业还有两三年呐!而我迫切地希望早一点为社会主义做贡献。铁梅说;“年龄十七不算小,为什么不能帮助爹爹操点心?!”常宝急切请战受到参谋长劝阻时喊道:“啊?还小哇,都十七啦!”她们都认为,十七岁应当是成年的标志了,我的心思也一样的。

    XX是初中毕业分配工作的,到如今是一个响当当的正式工人了。她为社会主义开了三年车床,已经做出了贡献----哪怕是很微薄的一星贡献。我初中毕业了继续读高中,还要让国家“供养”我两三年。对比之下,是很不情愿的。虽然我从来没讲过要求初中毕业后就下乡的话----因为我知道父母、校方都不会同意,况且我的心情也是矛盾的----但是实实在在那种心情就是如此。

    有人把热望早做贡献的思想斥为“天真”,“思想好得很呢!”可是我自觉“单纯”本是好事,只要再具有莲藕般入污泥而不染的品质,就是一个比较高尚的----至少是正直的人了。

    读高中好不好呢?当然好的,除非杜林式的掌握了“终极真理”的人,才无需继续学习。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进军速度如白驹过隙,有多少新课题有待研究,更何况我们连旧有知识的掌握,也还不到半桶水哩!“学习,学习,再学习”,本是共青团员的任务。

    有人暗自思忖:“读完高中,至少为以后上大学垫一个名义上的底子。”这是他读高中的动机,而他上大学的目的何在呢?自然,他的“聪慧的”双眼又看到了一幅“金碧辉煌”的景象。这样的动机,是我所鄙夷的。

    我想,在小学时是想着中学的,在初中就想着高中的情景,在高中则总要想大学,无论是想了后“心如死灰”呢,还是想了后“信心百倍”。前些天,我特意查了一下伟大革命导师们的学历,马克思是大学毕业的,列宁也上了大学,不过还没毕业就被开除了,恩格斯却连中学都没上完就去工作了,斯大林也是在中学里就被开除,我们的伟大领袖毛主席也没上过大学。查了学历,我也“信心百倍”了。确实,“学历”无关紧要,自学是顶好的。要讲究学历的固然也有,但那是苏修社会帝国主义而不是无产阶级。现在,社会上还是有相当一部分人爱看学历,据我家一个亲戚说,他有一个同事想调往南方工作,经过种种努力,终于成功,而接纳单位原先卡得是较紧的,但终因看上了来者是一名“研究生”。我想作为一个革命青年,不应当为了投社会上的旧思想所好而谋取学历,以利于个人前途。当然,如能有一个深造的机会也是很好的,可以为社会主义做出更大的贡献。

    无论我初中毕业时心情如何,对“学历”的看法怎样,现在我仍在高一。正如想入非非,飘飘然如入仙境之时,两只脚仍踏在地上一样。下一步如何走法?我不禁想起初中时常听孙月平等高二同学说,现在感到学习时间太短了,眼看就要毕业,恨不得把睡觉的时间也拿出来学习。这心情我完全理解,但毕竟没有他们那么感情真切,因为我还没到高二。可以肯定的是,他们的立足点,必然也是在为社会主义做贡献上,若是为己,心情就“别开生面”了。有共同的立足点,也可以有共同的行动,我也要像他们----往届高中生中的许多孙月平、陈仪、孙松庆一样的同学一样,以十二分的热忱学习,为着社会主义,珍视这寸金难买的光阴。我也看到一种“金碧辉煌”的情景,可那是马克思指明了的东西,而不是那些“黄金屋”“千钟粟”“颜如玉”等等污垢。

 

一九七四年九月十七日

   

博主今记:文中提到的孙月平、陈仪都是我们中学当时的“先进人物”。孙月平、陈仪都下乡插队了。恢复高考后,两人都考上了大学。孙月平后来是江苏省委党校经济学部主任、教授,陈仪大学毕业后去南通港务局工作,因病英年早逝。

    网上查到南京五中有物理名师孙松庆,不知是不是我文中提到的南师附中校友?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201737.html

上一篇:女性在大数据中继续缺位
下一篇:[转载]贺龙与娃娃“文艺兵”

3 张鹰 杨正瓴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4 06:5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