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科研伦理大事年表(四)

已有 1585 次阅读 2019-6-4 07:09 |个人分类:图书情报学研究|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科研伦理大事年表(四)

武夷山

 

出处:https://is.muni.cz/el/1431/podzim2014/ZX120/Research_Ethics_Timeline-1.pdf

 

科研伦理大事年表(四)

 1932年至2012年)  

编制者David B. Resnik,法学博士、哲学博士

      Resnik先生先后获得哲学专业的学士学位、硕士学位和博士学位(1990),又获得法学博士学位(2003)。19852004年,他在多所大学任教,担任医学人文学讲师、助理教授、副教授、教授、生命伦理学中心副主任等职务。2004年至今,以生命伦理学家身份在国立卫生研究生院国立环境健康科学研究所(NIEHS)工作,并担任北卡州立大学哲学和宗教兼职教授。他已发表了250篇论文和9部著作,这些论著主要涉及哲学和生命伦理学主题。他是Accountability in Research(科研问责)杂志的副主编,国立环境健康科学研究所伦理审查委员会主席,是拥有专业资格证书的伦理审查专业人员。2017年他获得美国科学促进会会士称号。

 

1993,针对DaubertMerrell Dow制药公司案,美国最高法院判定,法官乃决定是否接受科学证词的把门人,为此他们可以采用多种准则,如可检验性、可靠性、同行评议、普遍接受,等等。

 

1994,哈佛大学心理学家 Richard HerrnsteinCharles Murray发表合著的著作The Bell Curve(钟形曲线), 此书引起很大争议,再次激起已争论了几百年的关于生物学、种族与智力关系的辩论。

 

1994Roger Poisson 承认,为了让自己的病人有资格成为科研对象从而获得试验性治疗的机会,他伪造或篡改了乳腺癌临床研究的患者数据。

 

1994,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申请了几千项基因片段专利,以防私人企业率先获得基因片段专利。 但专利局拒绝了NIH的这些申请。

 

1994-1995NIH成立的 The Ryan CommissionRyan委员会)举行多次关于科学不端行为的会议。

 

1994,克林顿当局解密了美国政府在20世纪40年代至80年代开展人体辐射实验的有关文件,并表示道歉。  

 

1994,两位任职于Philip Morris烟草公司的科学家 Victor DeNobel Paul Mele在国会作证,披露了该公司关于尼古丁成瘾性的秘密研究。如果该研究的结果泄露出去,联邦食品药品管理局或国会可能早已采取一些进一步的措施,将烟草作为药品管起来。很多州和个人纷纷向烟草公司提起诉讼,最终,众多烟草公司共付出2.06亿美元与46个州达成和解。科学界也发表了关于二手烟危害的更多数据。  

 

1995Boots Pharmaceuticals联合博姿公司)逼迫 Betty Dong女士从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撤回一篇论文稿,这篇论文表明,该公司的药品synthroid(左旋甲状腺素)在治疗甲状腺功能减退方面,并不比其他等效药物的疗效更好。  

 

1995-2003,生物医学期刊上发表了几十项研究,这些研究提供的数据揭示了科研经费来源和科研结果之间的关系、生物医学研究人员的经济利益、学术研究人员同制药和生物技术行业之间的密切关系,等等。

 

1995,国立卫生研究院和国家科学基金会修订了利益冲突相关政策。

 

1995,日本奥姆真理教成员在东京地铁站里释放沙林毒气,导致12人死亡,5500人住院治疗。该组织还试图在东京市喷洒炭疽病孢子,但未能得逞。在此之后,科学家和国防分析师十分担心恐怖组织采用化学武器或生物武器进行袭击。1998年间,反恐专家曾警告说,本.拉登和萨达姆.侯赛因都可能使用生物武器或化学武器。

 

1995,以生物技术批评者杰里米.里夫金为首的200多名宗教界领袖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抗议政府允许人们以植物、动物和人体器官申请专利。

 

1996,世界首例克隆羊多莉诞生;其诞生是1997年宣布的。欧洲几个国家禁止克隆人。美国国会本打算通过一个禁止所有形式人类克隆的法案,但科学家们争辩说该法案会妨碍生物医学研究后,国会改变了主意。

 

1997,代表着400多家生物医学期刊的 国际医学杂志编辑委员会(ICMJE)修改了关于作者署名的指导方针。

 

相关阅读

科研伦理大事年表(三),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181948.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182923.html

上一篇:[转载]“成功”二字怎么写 我与侯宝林大师的一次床头夜话
下一篇:接受画金训华的任务----日记摘抄846(时在初一暑假)

2 杨正瓴 姚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21 15: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