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20年前的迂人故事 精选

已有 4115 次阅读 2018-9-18 06:22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20年前的迂人故事

武夷山

 

    我于1996年底被任命为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信息分析研究中心主任。后来,所内搞机构改革,信息分析研究中心不复存在,其多数研究人员被派遣到万方数据公司,其少数研究人员与原培训中心的人员并在一起,成为“研究培训中心”,由我担任主任。我在1998年的一封家书中叙述了发生在我这个迂人身上的故事,下面我将书信中的内容稍作编辑(隐去当事人姓名)后放在下面:

 

    这一段时间,我们研究培训中心的主要工作是研究生录取。我当干部以来,头一次体会到权力的讨厌。本所的招生规模是15人,但今年考分够教委分数线的不足15人。教委规定(历史上第一次),招生规模不满的单位,可酌情降分录取,并将降分录取的新分数线报教委备案。今年下达的分数线是325分,任何单科不得低于51分。但教委规定,凡来自偏远地区的考生,在毕业后回偏远地区工作的前提下(签协议),可对他们降至总分320、单科45分的录取标准。我们决定,参照这个标准来降低录取线,即总分达到320、单科不低于45分亦可录取。这样,上线的考生人数刚好够15人。做出决定后,本所一位我很熟悉的老同志不断地来找我,为某考生求情,希望我们将其录取。这位考生总分够了,但英语只有39分,仍不够降分后的新分数线。所以我们不能录取。这位老同志就不断找我磨,我始终未答应。还有一位考生,其父亲是国家科委的,姓X,我还认识。这位考生的总分只有315分,英语、政治各50分。降分后,其总分标准仍不够。这位考生的父亲没直接找我,而找了本所某领导。领导未替那位考生说情,只是找我问了问那位考生的情况。我告诉领导,我们确定新分数线的考虑依据是怎样的,领导就没再说什么。但这位老X又是某人(今注:我的熟人)的邻居,二人很熟。有一天,某人给我打电话,问情况,为老X转达恳求的意思。我对某人说明了情况。某人告知老X后,老X很着急,说要给我送礼,被某人劝住了。但他要某人再帮忙对我说一下,要把他孩子的名字也报到教委去,即多报一个人。我回答说,教委不允许多报人,只能报15个。某人只好给XX(我的另一熟人)打电话,让XX再同我说。我请XX转告某人四点:(1)因降分后,那位考生的总分仍差5分,不能录取;(2)教委不允许多报人;(3)本所一位老同志也在为类似的事求我,我没有答应;(4)某所领导的孩子去年报考本所研究生,不够分数线,当时的培训中心也没照顾领导的孩子(去年,信息分析研究中心还存在,我还在信息分析研究中心工作)。我觉得,如果考生都过了分数线,不录取考分最高的,而录取考分相对较低的,那是研究生管理部门权限范围内的事,不算违规。但录取根本不够分数线的人,就属于违反原则了。这两天,老X和所里那位老同志没再来找我,我希望到此平息下来。

    从这件事我体会到,在中国的环境里,只要握有一定的权力,要想不犯错误,实在是很难很难的。在信息分析研究中心时,虽说我也是处级干部,但没有类似的麻烦事。

 

    今记:本迂人20年前就认识到,“在中国的环境里,只要握有一定的权力,要想不犯错误,实在是很难很难的”。这是因为,即使你本人不想谋私利,别人也会为实现其私利对你展开请托攻势。而在人情社会中,坚持原则,难免就要堵上自己的路。本迂人虽迂,虽愚,但具有这样的“超前认识”,对自己做到警钟长鸣,也还是不错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135419.html

上一篇:鞭打快牛----日记摘抄670
下一篇:郑融博主去世----日记摘抄671

28 张忆文 刁承泰 刘玉仙 尤明庆 俞立平 章成志 李由 徐义贤 陈奂生 郑永军 杨正瓴 冯大诚 毛宏 苏德辰 史晓雷 王振亭 李春来 郭景涛 晏成和 周忠浩 冯兆东 雷宏江 王庆浩 刘全慧 张铁峰 程少堂 张焱 刘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0-16 01: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