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人类社会中的8种不对称 精选

已有 10988 次阅读 2018-8-14 07:46 |个人分类:换一个角度|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人类社会中的8种不对称

武夷山

 

    我在不同时间发表的博文中谈到过人类社会的8种不对称,现在汇总于此,供博友们批评、参考。

 

自然界中的宇称不守恒定律,简单地说,是指在弱相互作用中,互为镜像物质的运动不对称。弱相互作用下宇称不守恒的发现和实验验证,可以说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伟大的发现之一。正是由于这一震惊物理学界的杰出贡献,李政道和杨振宁共同获得了1957年诺贝尔物理奖,这时距他们发表宇称不守恒的研究成果还不到两年,速度之快在诺贝尔奖金史上是罕见的。

我发现,在人类社会中,不对称的现象也很多,下面我列出8种不对称。

 

1.处罚不对称

《汉书 武帝记》说,“有司奏议曰:……夫附下罔上者死,附上罔下者刑”。你看,勾结基层势力欺骗君上的,杀头;长官勾结起来欺压百姓的,只不过给以刑罚。所以,千百年来,尽管“谄上”是不得人心的,“欺下”也是有风险的,但是,很多做官的仍旧宁愿冒“谄上”的风险,而敢于“欺下”,也就不奇怪了。

在某些单位,我们发现干部考核评分标准在不断调整,上级领导对被考核者的评分之权重有增加之势,而被考核者的部属给出的评分之权重则有降低之势。一方面,这一趋势体现了考评组织者的指导思想:希望干部们大胆开拓,不要太顾忌群众的不理解而放不开手脚。因此,这一权重调整有合理的一面。另一方面,权重调整搞不好会使干部们本已存在的“眼睛向上”的风气更加严重。

“谗上”与“欺下”获得的惩罚不一样,是一种处罚不对称。行贿受贿获得的处罚不一样,则是另一种处罚不对称。按说,行贿受贿应该是同等的罪。没有行贿的,受贿的受什么?可是在实际生活中,行贿者受罚较少,或者对受贿者的处罚要比对行贿者重,好像行贿者总归有点情有可原。李曙明在2006718日的《民主与法制时报》发表题为“刑法关于行贿罪的条款被司法“架空”了》的文章,文章说,“几乎每天,我们都能从媒体看到听到大小贪官因为受贿东窗事发的报道。与此对应的是,把这些贪官拉下水的行贿者被逮捕、被判刑的消息,却少之又少。想想2001年底那场著名的“足坛反黑风暴”吧,第一个也是到目前为止唯一一个被揪出来的“黑哨”龚建平,因受贿罪被判了10年,并已于2004年郁郁而死。那些为了赢球给他送钱的人呢?他们在干什么?有没有可能正在以行贿的方式“培养”新的“黑哨”?”我觉得,行贿与受贿处罚不对称的状况不改变,行贿受贿现象必将不绝如缕。

2. 价格不对称

《瞭望东方周刊》20081819期合刊发表了浙江读者流沙的来信,信中说,他老家的农民有满园竹笋,但农民不想挖笋卖钱。为什么?因为早笋的收购价才3毛钱一斤,挖100斤笋需时一天,才挣30元,但打短工一天至少挣50元。又如,雪灾压断了他老家村里的很多竹子,断竹收购价每百斤才17元,可是如果雇人来砍倒断竹背下山,工钱就是每百斤1213元,路远的则要20元。所以,别想靠卖断竹挽回一点雪灾损失。如果农民想养猪挣钱又如何呢,养一头猪的成本约需1500元,而把生猪卖掉也就这个价。如果让屠户宰杀,屠户每宰杀一只赚150200元。故农民说:“养猪的还不如杀猪的”。这是价值链上端与下端之间巨大的不对称,已经到了荒唐的地步。

同理,歌星出场唱一首歌挣多少钱?作词者、作曲者的创作稿费才多少钱?再如,一个再牛的电视剧编剧能挣多少?等电视剧热播后,投资方和电视台(通过广告)挣了多少?有人说,这就叫价值规律。价值链后端比前端多挣些,这符合价值规律,但是,如果把价值链前端的生产者逼得太惨,那就同竭泽而渔差不多了。

还有另一种价格不对称,是买进与卖出的价格不对称。一般说,这种不对称是合理的,要不批发商与零售商就无法生存了。但是,不对称的程度不能过分。政府征购土地时,给了农民或原居民多少钱?房地产商为了拿到地皮,又付给了政府部门多少钱?这一差价有多大比例回馈给了失地农民或搬迁居民?

3. 信息不对称

掌握了内部信息的人,就能在股市上呼风唤雨,大把大把地捞银子,散户只能撞运气;掌握了内部信息的人,投标就百发百中,把看似公正的公开招标过程变成了掩人耳目的幌子。这方面例子太多了,不用一一列举。

另一种信息不对称,则是一帮人联合起来欺上瞒下,实情无法上达,使得农民出身的毛泽东最终也相信了亩产万斤的神话。20083月第11届全国人大会议期间,吴仪副总理在听取江西代表团讨论后作了发言,她说:我当了国务院副总理后,最大的苦恼就是听不到一线群众的意见。地方的领导干部有些情况是不会告诉我的。事实上,我国各方面工作的一些重大失误,就是这种信息不对称造成的。

4.去留不对称

去留不对称说的是该如何对待传统。

学者刘军宁在《天涯》2006年第一期发表题为《开放的传统:从保守主义的视角看》,文章说:

保守主义作为一种政治哲学,其独特之处在于强调传统是智慧的来源,而且是大智慧的来源。

保守主义哲学家切斯特顿指出,传统是作古之人的民主。这就是说,那些还活着的人应该尊重他们的先辈以自己积累的经验和智慧所投下的选票,即在历史中形成的习俗与传统。在这种意义上,传统是在过去的岁月中积累起来的智慧,过去的传统与实践经受了时间的检验,因此为了活着的人及其后代的利益必须加以维护。

 在批评保守主义的人看来,信奉保守主义与否是利益问题,而在保守主义看来,信奉保守主义是能否把良心与智慧统合起来的问题。英国保守主义政治家温斯顿·邱吉尔曾经说过,小于三十岁的人如果不是自由主义者,那他是没有良心;大于三十的人如果不是保守主义者,那他是没有脑子。

传统保护自由,自由改造传统。2

我对贴“主义”标签没有什么兴趣,也不管刘军宁属于哪个阵营,但是,我对他的以上观点很是服膺。把邱吉尔的话与我们的老话“老不看三国,少不看水浒”对照一下,很有意思。为什么少不看水浒呢?因为年轻人血气方刚,看了《水浒》容易仿效书中英雄好汉去造反,反传统,反权威,因为年轻人倾向于成为“自由主义者”(不是从学理意义上说)。

我本人在“从传统文化扬弃看中医药发展”一文中说:

在英文当中有“conservative”一词,翻译成中文就是“保守的”。在我们中文词汇里面,“保守”往往是贬义词,保守就是落后、反动。其实,看看英文词典,查查它的英文含义,“保守”这个词在他们那里往往是个褒义词。因为与conservative同词根的“conservation”就是能量守恒中的“守恒”,节约用水中的“节约”。在建筑学里面,古建筑的保护,强调“整旧如旧”。古建筑破损了,如果把它修得焕然一新,那么就完了,就把古建筑破坏了。在这一方面,我们可以获得一些启示,就是不能盲目地认为古旧的就是坏的。英国的著名中国科学史专家李约瑟说过一句话:“中国文化是令人眼花缭乱的金矿。”如果我们不好好继承的话,就等于没有把那些金矿拿来炼金,而是当作一般的石头去铺路。这将是非常可惜、非常遗憾的。[3]

传统到底是桎梏还是智慧之源泉?要看后人的能耐。需要特别小心的是:一个人(或一个社会)在不怎么成熟时,往往倾向于反传统,破坏传统,到这个人(或社会)逐渐成熟起来后,可能自然而然想去寻根,去寻找源头活水,可是却发现传统被破坏得不成样子,满目疮痍,此时后悔也没有多大用了。

这是一种“去留不对称”:你保留了不该保留的东西,后人还可以将它毁掉;你丢掉了不该丢掉的东西,后人就再也找不回来了。所以,对待历史遗产,对待文物,对待传统,首先要取呵护的态度。

 

5.敌友转化不对称

作家刘兴雨(呵呵,一个与“流星雨”谐音的名字)在《追问历史》 一书中说:“有时,原来的敌人可以成为朋友,但朋友变成敌人后,再也不会成为朋友了。” [4] 像国民党与共产党原是死敌,目前,在反对民进党、反对台独方面成了盟友。原来革命队伍内部的人若成了叛徒,人们对叛徒的仇视程度甚至要超过对宿敌的仇视程度。因此,交友一定要慎重。这不仅是因为坏朋友可能把人带坏,而且是因为,朋友掰了之后带来的恶劣后果,也许比根本未交成朋友还要严重。我们很多人都十分尊重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杨振宁和李政道,可是他俩闹翻了之后简直是势不两立。令人叹惋。

 

 6.评价标准不对称

哥伦比亚大学教授N. T. Wang说过:我总觉得要做一个被所有教师认为是好学生的人要比被所有学生评为是好教师要容易。

(出处:N. T. Wang,我的九条命,技术经济与管理研究,2001年第4期)

    我将这个现象称为“评价标准不对称”,在评价的其他方面亦有表现。

 

7. 科学传播效果不对称

  Public Understanding of Science杂志2014年第4期发表荷兰学者Peter Achterberg的文章,Knowing hydrogen and loving it too? Information provision, cultural predispositions, and support for hydrogen technology among the Dutch.

  该文以氢能技术为例,考察荷兰公众获取关于该技术的信息后是否改变其对该技术的支持程度。调查对象是有代表性的1012人。每人被给以7条随机抽取的信息,这些信息的“基调”可能是正面的(支持发展氢能技术)、负面(反对发展氢能技术)的或中立的。调查结果与框架理论是一致的。对于那些本来就对科学技术高度信任的人,正面信息可强化其对氢能技术的支持,负面信息可减弱其支持性态度。对于那些本来就对科学技术不信任的人,无论获取什么样的信息都改变不了他们的态度。“中间派”人群(他们对科学技术有所信任,但信任度不很高)本来就应该是科学传播的重点对象,但本研究吃惊地发现,对于这个人群,即使接触正面信息也不能使其更加支持氢能技术。

 博主:对于原本高度信任科技的公众,接触负面信息后会减弱对有关技术的支持;对于原本对科技信任程度不很高的公众,接触正面信息不能使其加强对新技术的支持。这种现象,我称之为“科学传播效果之不对称”。迄今似乎未见过国内有类似的调查研究,如果我们有这样的调查,且得出与荷兰调查类似的结论,那就对媒体宣传部门敲响了警钟――别以为你们只要加强某种声音的宣传,压抑另一种声音,就能达到目的。你瞧,负面信息使本来支持科技的人也不太支持了,而本来不太支持科技的人对于正面信息是无动于衷的,那么,所谓“加强宣传”有什么用?

   无独有偶。本期杂志另一篇文章(Contested evidence: Exposure to competing scientific claims and public support for banning bisphenol A) 调查了946名美国公众,考察不同说法(claims)对公众是否支持政府制定禁用双酚A法规之立场的影响。研究发现,接触到“没有足够的科学证据表明双酚A有害人体健康”说法的人,就不太支持政府制定禁用双酚A的法规,但接触到“有足够的科学证据表明双酚A有害人体健康”的人,并未比过去更强烈地支持政府制定禁用双酚A的法规。瞧,另一个国家的调查,仍然出现了传播效果的不对称。

   总之,科学传播效果如何,一定要依靠事后的调查,不能想当然。不然,科学传播可能是徒劳无功的,甚至是事与愿违的。

8. 人类控制力不对称----会放不会收

 

美国俄勒冈州的决策研究学者Donald G. MacGregorFutures(未来学)杂志2006年第4期发表文章,The future of fire in environmental management(未来环境管理中的火情控制)。作者写道:

 

也许,由于我们坚信自己能够控制火,我们就以为,只要我们愿意,我们就可以消除火。而在现实中,无论是过去还是未来,这恐怕是做不到的。就技术本事(prowess)而言,我们一向是较善于创造释放能量的方法,而不是捕获和吸收能量的方法,只要尚未开发出更好的能量“归宿”(sink),我们控制火的能力将总归是达不到完善水平的。

 

博主:我觉得,作者所说的“我们一向是较善于创造释放能量的方法,而不是捕获和吸收能量的方法”具有普遍意义,这是人类发展进程中的又一种不对称。人有本事制造出速度越来越快的汽车和火车,但是迄今没有能力发展出相应的制动水平以保证安全。人有本事开采和炼制石油,但是碰到像美国墨西哥湾石油泄漏事故那样的灾难就几乎崩溃了。人有本事建造越来越高的大坝,但是地球人谁都不知道万一大坝决口了怎么办。

再推衍一下,不仅在能源领域,我们在其他方面也是“会放不会收”。

在材料方面,我们较善于制造物品,而不是回收处理废弃物。所以田松博主一再指出:按照现在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走下去,即使人类能解决能源危机,也解决不了垃圾危机。

在信息方面,我们较善于生产越来越多的知识和信息,但是不知道如何有效过滤不合适的信息,不知道如何应对信息污染。

总之,认识到自己控制力的不对称,“会放不会收”,对人类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至少,做事会谨慎些,而不是那么狂妄。

 

自然界的宇称不守恒,是自然规律的一部分。我们认识了这个规律,就得遵从它。上述8种社会生活中的不对称,可以粗分成三类。“去留不对称”、“敌友转化不对称”、“人类控制力不对称”和“评价标准不对称”似乎有些接近准规律,而“处罚不对称”、“价格不对称”与“信息不对称”则并不属于什么“社会发展规律”,完全是人为造成的。科学传播效果不对称则也许是个暂时的现象。我们之所以需要政府,需要建立一些制度的原因之一,就是要纠正那些人为产生的极度不对称现象。应该扪心自问:我们做得怎么样呢?

 

下面还有一种不对称,是别人提出的,我也放在这里供大家参考。

 

科技进步非对称性

河南大学黄河文明与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王国印先生在《中国人口、资源和环境》2008年第1期发表“环境问题探源研究”,全文可见http://qkzz.net/magazine/1002-2104/2008/01/2425308.htm。他认为:

环境问题的人类根源,是科技进步非对称性。

18世纪产业革命以来,科技进步在变迁中分化出ABC三种类型。 
  A型科技进步是一种具有开发和生产功能而客观上却容易造成环境问题的科技进步。它能为其实施者带来直接的经济利益、为经济增长做出贡献,但又会由于实施不当或实施规模过大而造成环境问题。

B型科技进步是一种具备环境治理和环境优化功能的科技进步,属于环境科技进步的范畴。其实施能为社会带来环境效益和远期经济效益,有利于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C型科技进步是一种环境友好型的兼有经济功能和环保功能的绿色科技进步,如清洁生产技术、循环经济技术等等。它被用于经济活动而不会对环境构成负面影响(或对环境影响很小)。但它会通过科技进步的替代效应(C型科技进步替代A型科技进步)减轻环境污染。 
  A型科技进步由于受到特别重视而得到有力的推动和规模化实施;而BC型科技进步则往往不被重视而较少得到推动和实施。其结果是,前者在水平、成果数量和实施规模上都占有绝对优势,而后者则处于绝对劣势的地位。我们把A型与BC型科技进步的这种不匹配现象称为科技进步非对称性。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129050.html

上一篇:去维也纳开会----日记摘抄658
下一篇:拒收咨询费----日记摘抄659

35 张忆文 崔锦华 李剑超 刘立 赵克勤 李学宽 黄永义 曾杰 郭景涛 吕乃基 杨正瓴 徐旭东 张学文 董全 曹俊兴 惠小强 汪波 邢志忠 陈小润 陈楷翰 俞立平 史晓雷 刘浔江 陈奂生 侯沉 王兴民 许培扬 程少堂 张海霞 王安良 汤茂林 李颖业 程娟 蒋永华 汪晓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19 01:3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