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美国一位穆斯林母亲的感受

已有 952 次阅读 2018-5-17 06:44 |个人分类:换一个角度|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美国一位穆斯林母亲的感受

武夷山

美国《大西洋月刊》20183月号发表了一位美国穆斯林母亲DILSHAD D. ALI的文章, Raising My Kids to Be Unapologetic American Muslims(培养我的孩子成为身份无悔的美国穆斯林),该文是“在不确定的年代做父母”系列中的一篇。虽然中美两国国情不同,但都面临如何处理民族矛盾与宗教矛盾的复杂问题。因此,我觉得此文有参考意义。下面编译该文的一小部分内容。

 我是20世纪8090年代间在北达科他州长大的。在我们小镇,除了我们家,没人姓“胡塞尼”。老师有时会问我,你家与侯赛因家族有什么关系?我得向他们解释半天,Husain(胡塞尼)与Hussein(侯赛因)拼写不一样,我家与他家没关系。

我进高一时,第一次海湾战争爆发了。大福克斯空军基地的军人子弟都上的是我们这个高中,大约每三个同学中就有一个同学的亲属或亲戚参与了海湾战争。那一阵子,我会成为恶作剧的对象,还有人给我家里打威胁电话,有人向我的储物柜里塞进威胁信,不过,我还没来得及看这些信,信就被我哥哥夺走了不让我看。

但总体说来,我对我们那个小镇社区还是有归属感的,并未感到受排斥。

30年之后,我成了三个孩子的母亲。现在两个孩子读中学,一个读小学。我自然要对比一下我的父母作为移民的感受与我的感受。最近几十年来,美国长大的穆斯林孩子经历了三个时期。对于20世纪80-90年代长大的穆斯林孩子,关键是尽可能地将自己同化于美国社会,同时悄悄地坚持自己的文化和信仰。第二个时期,9.11之后,即将成年的穆斯林青年接受到一种特殊的信息,受到特殊的压力:要谴责恐怖主义,表示自己的爱国心,有时还得贬低自己的穆斯林身份。如今,穆斯林青少年面临全新的境遇。在这个时期,他们被鼓励成为身份无悔的穆斯林,同时宣示自己的美国人身份。

Amani Al-Khatahtbeh在其著作Muslim Girl: A Coming of Age(《穆斯林姑娘:我的成年过程》,西蒙舒斯特出版社,201610月出版)中写道,她曾与一位非穆斯林美国妇女交谈,费尽唇舌希望对方了解:9.11同样给美国穆斯林带来了很大伤害。而事实是,对于美国穆斯林,9.11永远是翻不过去的一页。

后来,作为专业作家我经常报道美国穆斯林社区的活动,我观察到美国穆斯林发生了一点变化,这种改变也正是我想引导我的孩子的方向:更加自豪,更加坚强,更注意自我代言。但是,面对恐惧伊斯兰的潮流和不断增加的仇恨暴力事件,我的孩子们在前行路上必须处处小心。20176月间,在斋月的最后一周某一天的深夜,弗吉尼亚州一名17岁穆斯林女孩与朋友们一道从麦当劳餐厅出来后,去穆斯林社团中心的路上,被残忍地杀死。当地警察说,这是路怒症造成的悲剧;许多穆斯林认为,这是仇恨暴力事件。

        社会政策与理解研究所就校园欺凌开展的一项调查,访谈了2400位家长。调查发现,42%的穆斯林家长反映说,在过去一年,他们的孩子由于宗教信仰被欺凌的事件至少发生过一次。而在加州,这个比例高达55%。就全国而言,孩子经受校园欺凌的百分比是28%左右。

尽管如此,多少年来,我对孩子的要求没有变过:要热爱自己的信仰,但是要注意安全,保护好自己;要成为集体性美国体验的一部分,但是要坚守自己的文化与信仰。

我要自己的孩子成为身份无悔的穆斯林和美国人。他们与其他美国人有同样的权利去做他们自己,无论外在还是内在。他们要对自己负责,成为良好公民,成为美国以及地球上的好人。某些人残酷地歪曲穆斯林信仰所干出来的坏事,我的孩子不必为之道歉。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114363.html

上一篇:与硕博士生频繁接触的一周----日记摘抄639
下一篇:[转载]贾平凹:六十年后观我记

9 陈奂生 曾玉亮 俞立平 陈小润 刘建彬 张学文 陈楷翰 徐令予 刘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2 14:1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