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艺术情报的例子 精选

已有 1762 次阅读 2018-2-13 06:33 |个人分类:图书情报学研究|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艺术情报的例子

武夷山

    我有个简单的“情报”定义:影响了决策的就是情报。影响了作战决策的是军事情报,影响了经营决策的是经济情报,影响了科技规划、科技战略、科技优先领域安排之类的是科技情报,等等。那么,下面要谈到的电影脚本“黑名单”的例子显然就属于艺术情报了。

    美国畅销书作家、市场营销专家、曾获“未来思想家奖”的

Nilofer Merchant女士于2017年8月在维京出版社出版了一本书,The Power of Onlyness: Make Your Wild Ideas Mighty Enough to Dent the World(唯一性的伟力:如何使你的疯狂想法强大到在世界上留下痕迹)。

    Merchant女士讲过一段关于电影脚本“黑名单”的有趣故事,便是“疯狂想法”在“世界上留下痕迹”之一例。我本来想编译这段故事,但发现已经有人编译过更详细的内容,那么还是转录别人的现成东西吧(但我订正了该文中的一些录入错误)。

 

富兰克林·伦纳德的“剧本黑名单”是如何改变好莱坞的

http://www.kejilie.com/tmtpost/article/iquuiy.html

 

    演员光芒万丈而很多成绩归功于导演,不过富兰克林·伦纳德对编剧情有独钟。他声称自己是写作群体的炒作人:“我可以做每个人背后的吹牛老爹。”然后他创造了一个每个创作者都想要登上的黑名单。

黑名单1.0:一个量化爆款的途径

   伦纳德喜欢说他是偶然间才创造了黑名单。2005年12月,他在小李的制作公司纠结找不到好剧本。他从通讯录里找到那年谈过的90个高管的联系方式。他用匿名的方式发邮件给这些人询问他们最喜欢的但是没能被制作的剧本,之后他用PDF把答案统一回信。然后他就去墨西哥度假了。

    之后他去查邮件的时候有75封都是关于这个黑名单的。人们都在说“这个名单是太棒了!它是从哪里来的?”伦纳德保持了低调,但几个月后一个经纪人打电话向他推荐一个客户的剧本,他的一个吹牛让伦纳德明白他做了一个大事件:“听着,不要告诉任何人,但这将是明年的黑名单上最棒的一个。”

    这件事让他坚持下来。2008年黑名单开始正式得到关注,因为其中出现在2005年黑名单上的两个剧本被提名奥斯卡最佳原创(《充气娃娃之恋》和《朱诺》)。黑名单上的剧本被陆续拍成电影,包括《社交网络》、《爆裂鼓手》、《宿醉》和《僵尸世界大战》等。

    伦纳德强调黑名单不是关于最好的原创剧本,是最受欢迎的。这说明了黑名单不是关于剧本的质量或外部所以为的美学标准,反而是其本质:一个挑剔的群体被感动、刺激、觉得有趣的故事。

    好莱坞是保守的。高管们整天说着“no, no, no”然后就去吃饭,因为说yes可能导致被解雇。所以像一个男人和一个充气娃娃的故事“已经传了有几年,但它仍然默默无闻。”黑名单改变了这一切,因为它可以让高管匿名表达赞赏。因为聚合了很多意见,所以黑名单具有了衡量的效果,成为了一个标准。

    黑名单本身的数据也证明了它自己:过去6个奥斯卡最佳影片里的4个来自黑名单;过去14个奥斯卡最佳改编和原创里的10个来自黑名单。在11年的1067个剧本中,有322个成功地被拍成了电影,并且一些作者被大制片厂挖掘参与了大片。漫威聘请了克里斯·麦考伊(上过黑名单三次)为《银河护卫队》编剧。

    乔什·泽特默,前律师助理,开始为詹姆斯邦德系列写对白,此后不久又为《机械战警》写了剧本。随着黑名单的公布成为年度事件,伦纳德扩大了他的调研范围。他的范围扩大到550至650人,回应率约为50%. 现在黑名单上的剧本会通过Twitter或者YouTube进行公布。

    伦纳德自己是这么形容的:“我没有做任何事情。没有写剧本、没有导演、没有制作它们。我甚至没有从一个人给到另一个人。我唯一做的就是改变了人们看待剧本的方式和态度。

黑名单2.0:造梦机器的升级

    如果黑名单始于机缘巧合,它的下一步就是深思熟虑的结果。2009年,伦纳德通过一个朋友认识了软件工程师迪诺·西蒙娜,他们都想为电影研发找到值得的素材。

    他们的解决方案是建立一个网站,2012年10月上线,叫做“实时黑名单”。这是一个在线中心,经纪人、高管、制片人、投资人、导演和演员都可以找到有前景的项目。编剧按月付费让黑名单发布他们的剧本,并且从1000个标签中去标注剧本。标签包括类型(“外星人入侵”、“史前幻想)、主题(“自我发现”、“内疚/遗憾”),和其他元素(“带武器的打斗”“100万美元预算”)。

    如果想让自己的作品被更多人看到,可以付费让网站固定的匿名专业评委团给出意见,包括打分、简短的长短处评价以及商业可能性。打分高的剧本可以被推到好位置,并且在邮件期刊中重点推荐。

    一般来讲挤进编剧圈有两条路。

(1)参加奥斯卡的剧本比赛Nicholl Fellowship, 如果能进前30,应该会有人给你打电话。

(2)搬去L.A.,在星巴克兼职然后不断社交拓展圈子。但是如果是一个普通的父亲或者单亲母亲,就很难举家搬迁了。黑名单这样做,等于冲破了好莱坞很久以来的封闭体系。

    黑名单的哲学是,资本是可以为文化产业带来效率和精英文化的。这个结果可以通过一个系统实现。如果设计得当,系统可以找到各类角色(投资人、创作者和观众等)都得益的最佳素材。这个工业化的艺术生产体系将在资源集中、惧怕风险以及数据渴望的好莱坞非常吃香。

    在数据方面,伦纳德、西蒙和伦纳德曾在谷歌工作过的朋友学习了Netflix Prize和亚马逊的推荐系统,建立了黑名单自己的强大体系。不过这里面有个矛盾,因为每个人都想要感觉自己的口味让他们与众不同,谁会愿意被预测?然而黑名单的成功恰恰在于让人们看到自己的选择也是同行的选择。

    黑名单也融了资,资金用途在给优秀剧本免费放在网站上和被评价的机会,旨在解决一些编剧的经济压力。网站举办各种比赛,算法会自动形成入选名单,然后决赛的选手可以附带个人简历信息。

    目前比赛的奖励包括和华纳及迪士尼等大公司的合作,以及由谷歌和橄榄球联盟等支持的奖金。另外,作者可以将个人信息与剧本捆绑,以便搜索人和素材都可以找到。黑名单也想过做电影基金,对于手握内容源的组织来说这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黑名单还在十几个城市举办线下happy hour活动,由当地志愿者运营。比如芝加哥的活动就旨在“把编剧拉离电脑并且让他们感觉自己是得到支持的”。路易安纳的活动就试图振兴本地电影工业,让当地的投资人支持拍摄本地电影。另外, “Black List Live!” 是关于没有进行拍摄的剧本的朗读会。

    伦纳德本人成为了一个兼职电台主播和一名制片人。电台让黑名单从业内的B2B变成了B2B2C.

    对于黑名单的长期发展,AngelList是一个目标。这是一个对接创业、投资和招聘的网站。如果更野心一点,黑名单想做“剧本搜索的谷歌”,也就是说不止满足于作为一个资源型网站,而是作为一个标准的默认存在。

 (本文编译自The Outsiders’ Insider:How Franklin Leonard's Black List is reshaping Hollywood, by Sophia Nguyen)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099637.html

上一篇:唱了三首歌----日记摘抄608
下一篇:李小文老师请客----日记摘抄609
收藏 分享 举报

16 郑永军 王从彦 张铁峰 李颖业 毛进 刘钢 徐令予 杨正瓴 赵克勤 杨国立 沈律 黄永义 王秉 张晓良 陆泽橼 姚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4-25 05: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