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学术出版属于俱乐部物品 精选

已有 4571 次阅读 2017-12-8 06:33 |个人分类:图书情报学研究|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学术出版属于俱乐部物品

武夷山

澳大利亚Prometheus杂志2017年10月31日在网上发布了五位澳大利亚学者合写的文章,A journal is a club: a new economic model for scholarly publishing(一种期刊就是一个俱乐部:关于学术出版的一种新的经济模型),原文见http://www.tandfonline.com/doi/citedby/10.1080/08109028.2017.1386949?scroll=top&needAccess=true。我觉得,本文观点很有启发性。顺便说一下,club goods(俱乐部物品)指的是介于私人物品和纯公共物品之间的一种形态。

下面,大致介绍该文的“结论”。

结论:知识俱乐部在演化

学术出版作为俱乐部物品的时候,运作得最好。这一点对于经济学是很重要的,因为标准的诊断是:学术出版是具有公共物品侧面的私人物品,因此,通过信息经济学和市场失效的视角对之进行分析。其结果是误诊:事实上,学术出版的危机也许并非一场具有复杂后果的产业变革。如果学术出版其实是俱乐部演化过程,那么,学者们就需要建立更好的、新的治理模型来维护知识生产共同体的生产力,而不是维护一些受限制头衔的声望。

知识俱乐部是这样一些共同体,其治理结构通过差分变异和选择而演化(主要是通过新学者的进入和另一些学者的退出),演化的背景则是俱乐部的制度结构(学者们在制度结构中发生相互作用,其中一部分相互作用是经由发表机制)。卡尔.波普和托马斯.库恩关于科学革命之性质和结构的论证强化了科学动力学的类俱乐部侧面。将学术出版作为俱乐部物品来建模的第一步,就是了解学术产品是如何生产和消费的。知识生产者寻求与其他一些知识生产者互动,如果他们能将后者的想法作为同一种知识的模糊集进行消费。知识生产者形成俱乐部的益处,是能够以阅读、批评、理解的方式相互传递外部性,与此同时,他们要面对拥塞成本,以及俱乐部行为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一旦排他性(地位)在社会网络市场上成为可交易物就会带来这种影响。拥塞成本指的是,期刊窗口就那么大,想投稿的人越多,竞争越激烈。俱乐部规模越大,拥塞成本越高。一般均衡的逻辑是,学术俱乐部(期刊)的数量有一个最优值,学者们在不同俱乐部之间有一个最优分配方案。俱乐部的数量是有限的,每个俱乐部能容纳的学者数也是有限的,每个学者可以成为几家或很多家俱乐部的成员。俱乐部理论正是对学术出版进行经济分析的自然语言。

然而,知识是可扩展的,动态变化的,不是零和博弈。正如科学之文化进路所表明的,知识既是经济性的,也是文化性的,二者随着通信技术而共同演化。因此,“一般均衡”和“有限数量”只是相对于一个更大的参考系而言的,只适用于在位博弈者(已被认证的学者)。但是,通信技术,比如颠覆了现有商业模式的互联网,又在不断产生出超出目前学术交流范畴的新一类的俱乐部。学术机构仍然面临着“创造性破坏”的外部竞争压力,这些压力可能是认识论方面的(学科)、空间的(大学)、局域的(专业知识俱乐部)或机构性的(如大学出版社之类的出版者)。这启示我们,学者们需要关注俱乐部形成的动力学,而在DIY(自己动手)社团、初创公司等领域,俱乐部形成要比同行评议期刊要活跃得多。创造性破坏就在我们身边发生。出版商当然应该警醒,但是最应该警醒的是那些尚未充分认识到知识俱乐部和知识公地之价值的知识生产者和消费者。如果一种期刊就是一个俱乐部,那么我们就应该创造新型的期刊,促进新型知识俱乐部的动态形成。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088740.html

上一篇:病人不是同质的,医生也不是同质的----清点自己的评论(104)
下一篇:英诗汉译:秋天

19 李世春 熊泽泉 刘钢 郑学军 王晓峰 李东风 杨顺华 谢平 李万春 苏德辰 汤茂林 徐令予 鲍海飞 黄永义 徐耀 王启云 赵凤光 zjzhaokeqin shenl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17 02: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