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译诗一首:慵懒的苏珊

已有 2456 次阅读 2016-11-7 06:17 |个人分类:译海扁舟|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慵懒的苏珊

作者 Adrienne Su

发表于2016年11月7日出版的《纽约客》

武夷山译 版权所有©

若是在古代,慵懒的苏珊会是一团火。

父母整夜豪饮,从不喝醉。

这是一种陈酿,加上坚果、瓜子和水果

打发长夜,开亮吊灯。

煮茶机的橙色灯提示我们:

他们在餐厅里,用中文说笑

而我们在这边玩拼字游戏和大富翁。

他们正在讲的故事,我们根本不想记下来

因为夜漫漫。我们听过多少遍了。

我们听不懂那关键的笑点。他们疲惫不堪。

他们是为着我们才这样生活。

我们是因为他们才这样生活。

我们听不懂关键的笑点。他们疲惫不堪

因为夜漫漫。我们听过多少遍了,

他们讲的那些我们根本不想记载的故事。

我们在这边厢玩拼字游戏和大富翁,

他们在餐厅里,用中文说笑。

煮茶机的橙色灯提示我们

该为度过长夜加点餐,开亮吊灯。

这是一种陈酿,以坚果、瓜子、水果为原料。

父母整夜豪饮,从不喝醉。

慵懒的苏珊,若是在古代,会是一团火。

博主:这首诗的前一半与后一半,除了“他们是为着我们才这样生活”、“我们是因为他们才这样生活”两句颠倒了主语和宾语的位置外,就是把所有诗行都一行行颠倒过来。

我觉得,诗歌反映的是代沟、文化冲突以及父母和孩子都为了对方而憋屈地生活的困境。原文理解及中文翻译不当之处,敬请指正。我觉得最难理解的是to light a center,我现在理解为打开安在大厅天花板中央的吊灯。

   诗人苏女士生于1967年,她在美国亚特兰大长大,现为宾州狄金森学院的教师。她在哈佛大学获得文学士学位,在弗吉尼亚大学获得艺术硕士学位。已有多部诗集问世,包括Middle Kingdom (中国,1997年出版), Sanctuary (庇护所,2006年出版), Having None of It (一无所有,2009年出版)。关于诗歌的选题,她说,“宁写日常生活,不写稀奇古怪”。她的作品还被选入三本诗选,分别是  The New American Poets (新一代美国诗人,2000年出版), The Pushcart Prize XXIV (24Pushcart奖获奖作品集,2000年出版),  Asian-American Poetry: The Next Generation (第二代亚裔美国人的诗歌,2004年出版)

诗歌原文:

The lazy Susan, in antiquity, would have been a fire.

Drinking all night, the parents never get drunk.

This is an ancient brew, with nuts, seeds, fruit

to fuel the hours, to light a center.

The tea dispenser’s orange light reminds us:

they’re in the dining room, laughing in Chinese

while we play Scrabble or Monopoly out here.

They’re telling stories we don’t bother to record

because the nights are long. We’ve heard them before.

We don’t comprehend the punch lines. They’re tired.

They live this way because of us.

We live this way because of them.

We don’t comprehend the punch lines. They’re tired

because the nights are long. We’ve heard them before,

telling stories we don’t bother to record.

While we play Scrabble or Monopoly out here,

they’re in the dining room, laughing in Chinese.

The tea dispenser’s orange light reminds us

to fuel the hours, to light a center.

This is an ancient brew, with nuts, seeds, fruit.

Drinking all night, the parents never get drunk.

The lazy Susan, in antiquity, would have been a fire.

This article appears in other versions of the November 7, 2016, issue, with the headline “The Lazy Susan.”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013155.html

上一篇:初一时的作文:在烈士墓前
下一篇:惠特曼与金斯堡两位诗人的异同

8 许培扬 徐令予 钟炳 魏瑞斌 鲍海飞 李颖业 陈楷翰 史晓雷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26 21:1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