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gdn

博文

[转载]燕山大学教授“跨界”推翻爱因斯坦相对论引争议

已有 3858 次阅读 2021-6-22 23:26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文章来源:转载

燕山大学教授“跨界”推翻爱因斯坦相对论引争议

私募工场 今天


图片


近期,一项国内研究宣称「推翻」爱因斯坦相对论。这项研究名为「坚持唯物主义时空质能观发展牛顿物理学」,来自燕山大学李子丰教授的一个获奖项目,并于近日入选 2021 年度河北省科学技术奖。(网络综合/江淳编辑)

图片


爱因斯坦在1905年提出了狭义相对论,至今越来越多的科学实验不断地验证相对论,然而从过去到今天依然有不少人孜孜不倦的想要证明爱因斯坦是错误的,这就是所谓的“碰瓷”吧。近期,河北燕山大学的一位教授李子丰撰写了一个项目叫做《坚持唯物主义时空质能观 发展牛顿物理学》,在简介中写道这是“颠覆性创新的理论物理项目”。在这一项目中,李教授用哲学来反对相对论,可以说项目思维和结论都让人大受震撼!

图片


在项目的研究内容里,提到了哲学对物理学的指导作用,旗帜鲜明的指出了狭义相对论的四点错误:(1)“同时性的相对论”是个伪命题,“混淆了感觉与存在,映像与实在”;(2)相对论的数学基础毫无价值;(3)狭义相对论没有得到任何形式的实践验证;(4)狭义相对论是“科学体系中的一颗毒瘤”。可能是单纯对相对论输出还有点不过瘾,李教授顺带还把霍金批判了一顿,内容包括但不限于:霍金的物理和天体学理论基本没有对的。他还举了一个例子:“霍金不可能与牛顿、爱因斯坦同桌打牌”。

图片


是不是看得一头雾水?但凡对哲学或者物理学稍有理解的人,都不太知道李教授在说什么,要搞什么。别急,还有更震撼的呢,他在项目的科学价值里对自己的这个得意之作列出了11项“价值”。第一个就是“解决了物理学与哲学之间可能存在的矛盾”,让人直呼好家伙。再看第二个“确定了意识的来源”......后面的简直不敢看了。话说马哲不是早就讲了意识不是源于物质吗,李教授难道确定了意识的新来源?还真让人好奇呢。

图片


以上举例只是截取了该教授项目的一部分,要看全他的大作,才真是一出魔幻大戏呢。让人好奇的是,以前写这类文章的多是“民科”,就是那些没接受过正规高等教育,在床上想当然解决了世界难题的人。堂堂正规大学的教授竟然也搞这些,究竟是推动了人类物理学大发展,还是吃得太多了?


图片


李子丰现任燕山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石油专业研究,可以说和理论物理学跨了专业了,能够跨专业去打爱因斯坦的脸,还真是个人才。他可以说是个燕山大学的“网红教师”了,他一直在网络上发声颇多,早就被称为“民科中的战斗机”了。当然这也不影响李教授在燕山大学一路高歌,培养着从本科到博士各层次的人才。有意思的是,这个话题刚刚上了热搜,半天就被撤下了,看来学校的公关还真是厉害啊。


图片

更有意思的是,这个项目竟然还入选推荐2021年河北省科学技术奖,难道河北一省都出不了什么科技项目了,拿着个“马哲反相对论”的噱头去摆台面,这不是哗众取宠嘛。说起来,从来还有河北科技大学的韩春雨造假事件,如今看来河北的高教水平还真让人困惑呢。

图片

微博哈勃观察员——写的短评

荒诞闹剧:燕山大学教授推翻“相对论”,还入选了河北科技奖?

近日,一项国内学者的研究宣称「推翻」爱因斯坦相对论。

这项研究名为「坚持唯物主义时空质能观发展牛顿物理学」,作者为:燕山大学教授李子丰。

图片

图片

图片

在项目简介中可以看到,该项目的特色为:属于坚持唯物哲学的、颠覆性创新的、非共识的理论物理项目。

图片

更令人惊掉下巴的是,该项目于近日入选 2021 年度河北省科学技术奖。

图片

无需多言,这是一出荒诞不经的、反科学的闹剧。

稍有科学常识的人都知道,爱因斯坦相对论是现代物理学的重要根基,是一百多年来全世界的顶尖物理学家们,用实验和观测一次又一次证明了的伟大理论。用哲学原理去推翻?真是天大的笑话!

推翻相对论,何其牛逼哦,诺贝尔奖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大发现,怎么才入选河北省的科技奖?应该授予全宇宙的超级大奖!

图片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36597-1292305.html

上一篇:[转载]关于印发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八版)的通知
下一篇:[转载]武大老师回应燕山大学教师反相对论打擂:论文幼稚,不值一辩

2 杨正瓴 杨学祥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18 21: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