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agu66666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uagu66666

博文

两地花 精选

已有 1131 次阅读 2017-3-20 18:51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杂感

两  地  花

沾衣欲湿樱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

人间三月芳菲盛,又是一个人头攒动齐赏樱花的季节。

在南京,最惹人注目的赏樱胜地当属鸡鸣寺的樱花大道,道路两旁的白色樱花齐齐开放,引得路人纷纷驻足观看,十分艳丽,若是能够登上解放门段的明城墙,俯瞰整条樱花大道,两条白色长龙尽收眼底,自是美不胜收。只是,今年樱花盛开的时节,天气灰蒙蒙的,不似往年风和日丽,更添几分光泽。况且,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第一次认认真真地观赏南京的樱花,竟回想起前几年在武汉赏樱花的那些人来。

图1/玄武湖樱花节

图2/玄武湖樱花

图3/夜赏鸡鸣寺樱花

华农的老图书馆前面,有一片大大的樱花林,有鲜红的早樱,也有洁白的晚樱,由于花期的不同,整个3月都能在老图书馆的门前见到纷纷点点的樱花,十分惬意。在农业大学的好处之一,就是每年的春天都可以遨游各色的花海;在华农,除了绚烂的樱花之外,花魁大金鸡菊、“有才华”的油菜花、“垂涎三尺”的桃花和李花,以及品种多样的苜蓿花,次第开放,将整个校园装点成花的海洋,华农校园很大,花花草草星罗棋布,要想一日看尽华农花实不易矣。如果一日难尽兴,那么三年,甚至更长呢?

图4/老图书馆樱花

图5/老图书馆樱花

图6/老图书馆樱花

图7/老图书馆樱花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在武汉求学的那段岁月,我们住在华农最有年代感的那栋宿舍楼,其实说直白点,就是最破旧的那栋的宿舍楼。“谈笑有鸿儒,往来不白丁”是我跟别人说起这个整个求学时期住过的最破旧宿舍时常给自己开的一剂安慰药。那是一间破旧的小屋,陆陆续续有五个同学住进过这个房间,也就是在这间陋室里,长出了我们硕士期间五位赏花人最珍贵的室友情感。其实,除了宿舍的五位赏花人,还有武汉这座大宿舍里的几位“室友”也常常聚会,谈天说地,温出一杯杯三年、七年的浓酒。

图8/室友5人

图9/宿舍室友

图10/和武汉的“室友”们一起

相似的家庭条件,略有差异的人生经历,在一番花景、几杯杜康之后,纷纷决堤而出,交融不分,发生了不可逆转的化学反应,再难生分。为了应相互激励的景,我将室友微信群的名称改为“逆袭”,寓意大家都能实现自己的理想,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逆袭群十分活跃,常常隔三差五地约酒约诗、推杯换盏,直抒胸臆,畅谈人生。毕业以后,五位室友,只有一名留在了武汉继续深造,其他四位,除我之外,一位去了事业单位,一位去了公司,还有一位去了政府部门。

图11/和武汉的“室友”们在一起

来到南京以后,最开始的那段时间,面对陌生的人和环境,想起那些在人生岔路口分别的人,“你在蓬莱靠岸,我往东瀛未果”,我常常会陷入孤独。人说“大隐隐于世”,于我,偶尔也有“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这种“喧嚣在侧心意难平”之感,人生经历随着时空的变化生出别样的滋味。无论是工作还是读博,都有难言之隐,这种体会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其中滋味。也许,人生是羡慕不来的,也许我们奋斗一生也抵达不了别人出生时就有的起点,但希望我们在抵达自己的终点时,逆袭不逆袭的已经不那么重要,一句“我这一生认真活过”就足够了。

图12/毕业留念

三月的樱花雨下得淅淅沥沥,我在那下落秒速五厘米的花瓣里,看到你。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25565-1040606.html

上一篇:土壤:地球的皮肤
下一篇:谈谈我的读书经历

15 赵克勤 戎可 张珑 李学宽 强涛 陈小润 李颖业 张焱 陆俊茜 徐耀 徐令予 徐长庆 樊采薇 xlsd wangqinli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3-26 03: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