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liu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nanliu

博文

辅导员“受贿记” 精选

已有 3594 次阅读 2019-2-9 12:29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我们学校的辅导员都是“双肩挑”辅导员,有着“教师”和“学生”的双重身份,既要负责对所带班级本科生的引导、突发情况的处理,又要完成自己的学习科研工作。所以,担任辅导员,对自身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别处绝不可能找到的、多面能力都可以得到锻炼的机会;对所带的学生来说,辅导员和学生们的年纪、阅历相仿,能够更好地起到引导作用,并对突发情况进行有效地处理。可是,这么好的学生工作机制,经常偏偏因为有些家长的“老练”做法,让人哭笑不得、气氛尴尬。在这,说几个亲身经历的事。

 

(一)   

2016年的十一假期,被学生A家长请吃饭,推脱不掉,去吃饭。

(好在我们辅导员在上岗培训的时候讲过如何应对被请吃饭)我在吃饭期间,去了趟“洗手间”(把饭钱结了)。

吃完饭后,学生家长一阵懊恼,连连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经过一阵商量,最后改成了饭钱AA。

我准备打车返校。事情发展到这,还都在掌控范围内。接下来这位家长的做法,真是让我眼界大开、眼花缭乱。

出租车来到,我打开后门,这时感觉背后有人拍我右肩膀。回过头,只见A家长说,“辅导员再见,路上慢点”。我还没来得及回应,左手不由分说地被他打开、迅速塞进一个手提袋,然后后背被一推,进了出租车。出租车的门,他顺手一关,对着司机说,“师傅,走吧!”这一套流程下来,全程不超过2秒。真是令人震惊啊,我还没回过神,车已经走出去老远了。手提袋里,有5000元钱和一个手表。

我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受贿”了。不由得感慨啊,电视剧里那些贪官们经常用的四个字,“内心忐忑”,真是把我当时的心态描述得非常真切。

回到学校,我给A家长打了电话。果然,姜还是老的辣,A家长随便一两句话就让我觉得如果我不收下这些东西,我都不好意思。

好在辅导员的“良知”和底线还在,这个东西绝对不能留下。我说,“您要不取回去,我就交给您孩子啦,让他捎给您。”这句话,后来被我总结为,拒绝家长“好处”的绝佳理由!所有家长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知道他们的父母在给他的老师们送“好处”。最终,这次“受贿”案,顺利地解决了。

 

(二)

一个临近教师节的晚上,我们正在开组会。

学生B家长着急地打电话来,说,“辅导员,我来看孩子,明天就回老家。有件急事需要见一下您”。

这电话可把我吓一跳,以为那个学生急病,抑或课没选上。我立马从实验室出来,骑着自行车去见B家长,乱想了一路。

B家长聊了一会儿他孩子,我也趁这个机会聊了他孩子的学习、生活以及社工的近况。(我们学校的辅导员和学生吃住都在一起,所以学习、生活的状态都比较熟。)

临走的时候,B家长说,“教师节快到了,我们孩子给您做了一张贺卡还有祝福,请您收下”。哎呀,当时可把我感动坏了。学生能够给我做贺卡,还给我祝福,真是超级感动啊。

贺卡是密封的,厚厚的。我回到宿舍,拆开贺卡的塑料封皮,一张手写“教师节快乐!”并署名的信纸露了出来,随之是2000元现金。在这次“受贿”案里,我感到的不再是“忐忑”,而是气愤。立马打电话,让B家长来取回2000元现金,并以“否则把钱交给你们家孩子”为要挟。

第二天,B家长在回老家之前,来找我取回了2000元现金。他还说了一段话(大意),“辅导员,这些钱真的不算什么,这也不算是啥好处。再说了,你们也不是官。你年纪和我孩子差不多,这些钱就是让你改善改善生活而已。其实,我也是一名老党员,让我感到很汗颜。你们学校的人,就是不一样!”

我听了这些话觉得很爽,却又觉得尴尬,而怪怪的。后来我总结:其实,这也许也算是一种“贿赂”——精神“贿赂”?而这种“贿赂”要比物质“贿赂”更让人有快感,也更难辨别和抵制啊。

 

(三)

某个周末,学生C家长来北京看孩子,期间打电话给我说,带了点家乡“特产”:几箱苹果和一箱蜂蜜。

我内心掂量了一下这些东西的重量,登时回想起,自己在县城上高中时的父母照顾我的那些场景。

我在读高中的时候,一般一个月或者两个月回家一次。平常如果缺什么了,都是打电话给家人,让他们送过来,而我却很不愿意我妈送东西过来。因为我们家在农村,而且我妈还不识字。她如果过来的话,需要先走几里路,搭车来县城,然后再找到我们学校。我总担心,她会搭错车、迷路、被骗。有一次(应该是高考报名),急需身份证。我给我妈打电话,她说她马上送过来。我在教室坐立不安等了一个多小时,总算看见我妈了:她挎着篮子,篮子沉沉地装满了她平常攒着腌下的咸鸡蛋、鸭蛋,沉沉的。我当时在楼道里,泣不成声……

这么大老远,C家长带着这些沉沉的“特产”。虽说是何必,但是我内心却非常触动。

我收了一箱苹果,然后按照京东商城上的价格,把钱打给了他孩子。

 

(四)

2017年中秋节前后,收到一个快递。看着包装,应该是大月饼。

我开始一个一个给家人、朋友打电话问,是不是给我寄月饼了。结果,他们都说没有寄东西。我隐约着猜到,可能是哪位学生家长寄来的。在弄清这是谁寄的之前,我没有动这个快递。

一个星期之后,学生D家长打电话过来。先是寒暄了几句,祝福中秋节快乐,然后说,“辅导员,上个星期我和孩子他爸给您寄了一盒我们这儿的月饼,不知道您收到了么?”当我听到这的时候,特别开心和庆幸,可让我给等着了。

还是那句话,“如果您不告诉我您的地址,我就把这盒没拆封的月饼交给您孩子了。”最后,我把月饼又给原封不动地寄了回去。By the way,快递到付。

还有一次在快递到之前,我就接到学生家长的电话。然后,快递拒收。

 

(五)

听说的一个辅导员的事。一位学生家长为了感谢他,又担心他不收礼物、现金,就给他充了3000元话费。这可把那个辅导员给坑惨了。最后,他只得把自己银行卡里的3000元钱转给了那个学生家长,然后打电话给中国移动,问,能不能退话费,退话费,话费,费……

不能。


必须要坦白的是,收过这些东西:12月24日同学们送的一个苹果(还有班级送橙子,这脑洞可以的);出国交换的同学回来后送的postcard;男生节的时候班级给送的台历等等。


每一个辅导员,都曾经历过半夜陪学生奔到北医三院或者协和医院,也都曾经历过一遍遍查看同学的成绩单,经历了同学们保研、找实验室、找工作期间一个个的询问。其实,大学辅导员,是学长、朋友以及和学生家长有着共同目标的人而已。辅导员,需要做到对得起所带的所有的同学们,容纳有着各种各样的个性的同学;对同学们对奖助勤贷补等等所有辅导员相关的事,需要做到无所偏倚,就得做到不能和家长有任何的“好处往来”。而这就是辅导员在开年级会的时候,能够大声讲话的底气与正气的来源。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452130-1161344.html

上一篇:Presentation!Presentation!注意技巧!——清华学堂有位刘老师

22 黄永义 周忠浩 李由 刘玉仙 薛斌 陈智文 刘全生 李炳新 郑永军 武夷山 刘建兴 雷宏江 余洪波 刘山亮 任胜利 文克玲 蔡宁 李哲林 彭真明 王俊杰 冯大诚 钟定胜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2-18 11:5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