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aotubie

博文

我的“裸奔”心得

已有 13423 次阅读 2009-5-11 23:14 |个人分类:唧唧歪歪|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你说美国经济不景气也好,中国加大砸钱力度也罢,反正大家公认的一个事实是,海龟越来越多了,如过江之鲫。甭管是大海龟还是小海龟,同样面临一个严肃的问题:老婆孩子怎么办?(这里只谈公海龟,母海龟我实在没经验。)
 
诸位还别笑,我的一位师兄一直在归国问题上摇摆不定,他在国外做得很好,回来也有的是地方抢,他跟我几次越洋长谈,打听国内的情况,权衡两边的利弊。后来有一次我跟他说:“别的都别扯了,其实在哪儿都一样,经费啦,学生啦,Politics啦。我只问你一句,嫂子愿意不愿意?”大师兄如醍醐灌顶,后来再也没跟我讨论过这个问题,但是遗憾的是,他至今未回国。
 
好,等你挥动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了老婆孩子(一般而言,五岁以上的孩子比老婆更难说服。)还有一个技术性问题,就是归国的程序。
 
我个人的例子是比较罕见的,不过放在这里也许可以给大家一点参考。与绝大多数先出国然后回来讨了老婆带出去,或者一毕业就带着老婆一起飞越重洋的大多数公海龟不同,我老婆拿到了全额奖学金先我出国,而我则留在国内继续读我的北大博士。那时我们刚刚领了结婚证,蜜月也没过。老实说,当时心里很不是滋味——同学中一直传言留学生里男多女少,女生特吃香。把老婆送上飞机,我大哭了一场。
 
跟老婆分开的那几年是我这辈子最阴暗的几年。我几次想退学出国算了,我老婆则多少次抱着电话一边哭一边跟我道歉,宣称要退学回国。(她的电话后来坏了,她说是被眼泪泡坏了。)好容易熬到我们两个都拿到了毕业证。搬到一起住的第一天我们发誓,天涯海角,这辈子再也不分离。
 
但是几年以后我们就食言了。老婆确信我真的想回国以后,自己到网上订了回国的单程票,她自己的和我十个月大的女儿的。我因为在斯坦福的工作正在关键期,不能马上走开。我担心她一个人带孩子坐飞机太辛苦,而且我也舍不得她们娘俩。她说,没事,你放心, “我Take care 那边,你Take care 这边,赶紧把活儿干完,我们很快就能又在一起了。”
 
于是她一个人带着两个最大号的旅行箱、一个登机箱,背上背一个巨大的双肩包、左右各一个大挎包,推一辆推车,胸前的Sling挂着我女儿上了飞机。(行李超重被罚了好多钱)。我后来听说女儿在飞机上吐得厉害,前后左右的中国大老爷们没有一个问候一声或者伸手帮忙的。
 
我丈母娘在机场一见到我老婆孩子就哭了。不是高兴的,而是因为我老婆孩子看上去好像三天三夜没睡觉没吃饭了,蓬头垢面,污臭不堪。
 
老婆在家里狂吃狂睡了半个月后,开始马不停蹄地办手续、找房子、找工作,还跑到北大去侦察工学院的建设情况。和我们担心的一样,她跟女儿很快开始生病,而且一场接一场,在回国的前几个月里她平均每个月大病一场,每次闹到非输液不可的地步。而她们在美国的时候几乎从来不生病。
 
我在斯坦福每天工作十六七个小时,深夜回到空无一人的房子就开始打包,把几年积累下来的那点零碎装成一箱一箱的,有些该送人的就送人了,实在带不走的放到网上去卖。每天都干到后半夜一身臭汗,冲个凉,倒头就睡。开始的时候还有床睡,后来就打地铺了。再后来,卖掉了心爱的CR-V,卖掉前照了张相——这新车到我手上才一年多,亏了好多钱;另一辆老Camry是挺到快走了才让人拿走的;之后骑了两个星期的自行车,上下班一共要花大约2个小时。
 
我每天给老婆打个电话,通报各自的进展。老婆坚持认为我们必须尽快买房,事实证明这是非常英明的,否则以当时北京房价上涨的速度,我们恐怕十年八年都买不起房了。她把孩子丢给我丈母娘,到处去看房子,看了大概有十几个小区几十套。
 
老婆是初夏回国的,等到秋天的时候,我的工作差不多告一段落。老婆电话里说,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都办完了,女儿适应得很好,她的病生的差不多了,房子心里也有数了,她问我“你什么时候回来啊?”于是在深秋的一天,我把几十个箱子送上货运公司的卡车,登上了回国的飞机。
 
多亏老婆顶着炎炎夏日调研了一个夏天,我们很快锁定了购房的目标,家中长辈们倾其所有,凑钱为我们付了首付——我们攒的那点钱大都花在这次搬家上了。现在想到这一点,我还很汗颜。
 
回国后的这两年可以用疯狂来形容。北大工学院实行的是Tenure制,三年一考评,两次考评不合格就走人,毫不含糊。实验室白手起家,除了我都是新上手的学生,我每天工作十五六个小时,除了睡觉六七个小时,吃饭一个小时,上下班一个小时,基本上都在工作状态。我很少十二点以前进门,回家后擦把脸喝口水还得接着看文献备课。有几次我十一点多回家,老婆有点紧张地问我,今天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怎么这么早回来?
 
老婆善解人意,女儿可就没那么好对付了。虽然睡在一个屋檐下,我经常接连几天看不见女儿。我老婆上班后她特粘她妈,常常逼着她妈讲故事讲到十二点才睡。有一次我回家早点,还听到讲故事的声音,就摸进卧室,想给她们一个惊喜,结果还不到三岁的女儿从床上跳下来,尖叫着“出去,你给我出去!”拼命把我往门外推,然后把门“砰”地一声在我面前关上。我在门外呆若木鸡,耳听着门内老婆训斥女儿的声音:“你怎么这么跟爸爸说话?爸爸多伤心啊?爸爸很爱你的,跟妈妈一样爱你……”女儿说不出什么来,就反复嚷:“我不要他,我不要他了。”第二天我跟老婆抱怨,还被老婆数落:“谁让你在家呆的那么少?你怪谁?”后来我努力尝试着连着几天多在家呆一会儿,给她讲个故事或者吃顿晚饭什么的,女儿就变得非常粘我,一口一个“爹”叫得那个亲,指挥我给她干这个干那个。赢得孩子的爱其实很简单。
 
(我说这些,希望不会被人误解为炫耀。其实跟身边的很多老师比,我绝对算不上工作狂。其实北大、清华、科学院这些老师里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的大有人在,很多人靠咖啡和浓茶提神,有的干脆靠抽烟。)
 
再接着说回国的技术程序,我不知道我家这个“女士优先”的模式对多少人有效。因为我和我老婆两家家境都还可以,老人们年记不太大,身体还过得去,回国等于回娘家,有家里人照顾着。(即使这样,我们装修房子的时候还是把我丈母娘累得心脏病发作住了半个月的院,赶紧把亲娘叫来顶缸。那一阵子真是昏天黑地,想想也很对不住老人们,在这里说声“谢谢”,虽然他们并不看我的博客。)所以情况跟我们差不多的海龟可以考虑“女士优先”,说服老婆带着孩子先回来。这样做的好处有几点:
 
1. 根据我的个人经验和道听途说,一般海龟回国需要半年左右的适应期,在国外的时间越长、中间越少回国需要的时间越长,而老婆孩子需要的时间就更长一些,所以让他们先回来,等你回来的时候就可以少听点抱怨。
 
2. 增强接受单位的信心,尽快兑现承诺。
 
3. 要是她坚持说她和孩子呆多久也适应不了,那你还有个大本营可以撤退。大不了就算送老婆回国旅游探亲了一趟。
 
4. 在某些方面,让老婆给你打前站摸国内的底,比满世界打电话咨询师兄师弟师姐师妹更靠谱。
 
5. 你留在外面处理房子车子家具电器玩具书CD银行学校保险养老金等等,没有老婆孩子在旁边指手画脚,你处理起来更决断;而且单身汉需求少,你可以把生活变得非常简单,尽快处理掉手上的东西。
 
6. 能干的老婆会把乱七八糟的事情都给你解决了,把孩子安顿好,把房子弄好,等你回来的时候就可以撸袖子大干一场,少点儿后顾之忧。
 
7. 最妙的是,万一你们家房子车子买的不满意,孩子学校选得不好,你可以最小程度地减少挨骂的风险,嘿嘿。
 
“女士优先”的前提是你老婆回国的决心足够强,而且独立处理事情的能力也足够强,不是那种买瓶酱油还要问你哪个牌子好的那种。最好在你回迁的城市有绝对信任的亲朋好友罩着。要不然的话,大约还是传统的“男士优先”更保险一点。
 
美国大学和研究机构招PI,常常会开出很人性化的条件。除了工作上的Package,对生活上考虑也很周到。比如会指定专业移民律师协助办理全家的移民手续,你只需提供最原始的个人材料;提供数个月带全部家电家具的免费高级公寓;数个月免费租车服务;甚至还有垫付房子首付,无息或者超低息,每月从你工资中扣除。更要命的是,其手续之简单明了,接待之专业和殷勤,连我当年一个受惯了Staff白眼的小小博士后都觉得受宠若惊。我们当年都是三下五除二几天工夫把所有的事情都搞定了,可以立即投入火热的工作和生活。所以很多人“裸奔”到国外却不觉得有什么麻烦就是这个道理。
 
中国国力有限,这样要求中国的大学和研究机构未免不近人情。当然现在很多地方也推出了各类人才计划,但是常常不能兑现。就算兑现了,也是千拖万拖,七折八扣,或者走上一堆繁杂的手续,生上一肚子的气。我知道一些人就因为听说这种事情打消了回国的念头。
 
我刚回国的时候,一次一个朋友介绍我认识另一位海龟教授,说我是刚回来的,开始的时候人家冷冰冰的,也没怎么正眼看我,后来问了一句:“老婆孩子在哪里?”我说,在我前头就回来了,那位仁兄立刻热情地抓住我的手:“这才是同志!老婆回来了那是真回来了!欢迎欢迎!”
 
所以,还真别小看海龟妈妈和海龟宝宝们的意见和感受,她们的三言两语也许抵得上百万年薪。
 
(注:有网友质疑我的土鳖身份,特此声明,我只是到海里洗了个澡的土鳖。我有朋友说我应该改叫“土龟”或者“海鳖”。但是小土鳖的名号已经跟了我十几年,我本科一年级就开始号称“小土鳖”,我老婆跟了我就是小母土,我女儿是小小土,虽然她生在美国。我从来不觉得土鳖有任何贬义,所以绝对不会因为在海里洗了个澡就“基因变异”了。)
 


聊聊“海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41-231292.html

上一篇:话糙理更糙——人为什么会犯低级错误?
下一篇:给我的齐齐——2011年新年祝词

29 翟保平 李侠 武夷山 张志东 王晓明 肖立志 杨玲 陈学雷 廖永岩 桂耀荣 孟津 郭胜锋 鲍得海 张光明 张乾兵 任胜利 肖重发 曹聪 杨秀海 颜宁 陈国文 李宁 刘颖彪 魏东平 郭磊 魏玉保 赵文锋 luckydog mychinasea

发表评论 评论 (2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3 12:0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