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uioz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auioz

博文

而立之后也能重新开始学数学 精选

已有 6973 次阅读 2017-12-3 15:08 |个人分类:数学之美|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而立之后也能重新开始学数学

刘新宇


在“二十一世纪是生命科学的世纪”的感召下,我高考后成功地“被忽悠”进生命科学研究领域,直至今天。当然,作为一名理科生,数学和物理都不怎么样,恐怕也是我一直没有选择生物以外学科的一个重要原因。

大学四年里,数学简直就像梦靥,《微积分》、《线性代数》和《概率论与数理统计》三门数学课,好像都是在非常努力的学习后才勉强及格。对大学数学老师的印象已经渐渐模糊了,但是数学老师在讲台上面讲:“它导它不导,它不导它导”,而我在教室里面只想倒,这一画面至今仍记忆犹新。

抱歉现在已经是大学老师的我还在这里diss我的大学老师,我想我只是把自己对数学的厌恶转嫁到您的身上。其实您在我印象中还是一位非常好的老师,要不是您题目简单兼手下留情,恐怕我的《微积分》早就挂了。

大学三年级的时候,开始选修专业课,当时生物信息学研究方兴未艾,但是数学和计算机都比较差的我,当然不会对这个热门学科感冒。考研的时候,我还暗自庆幸,生物学研究生是为数不多不需要考《高等数学》的理科生。真正开始读博士了,发现在做科研的过程中,和数学有关的只不过是用SPSS软件进行诸如方差分析的一些统计计算,也还算好。看来选择生命科学是很明智的,这辈子可能不用为学习数学而烦恼了。


但是,人比人,气死人。当我读博士的时候,很是羡慕隔壁研究所从事生物信息学研究的老师,刚博士毕业就能当博导。当我真正成为“隔壁研究所”的博士后,继续为导师打工的时候,发现我们的研究中心又来了一位新博导,年龄比我这个准学生还小一岁……

于是我就安慰自己,让心态不至于太失衡:那些从事数学相关研究的,大都很早就成名。我还特意百度了一下:陈省身26岁就成为清华大学教授,丘成桐27岁就成为斯坦福大学教授,科学网某位知名博主,也是27岁就成为教授。

心态放宽,认清现状:为这些老板们打工,不是我力所能及的,还是去三流大学混日子吧。珍爱生命,远离数学。

但是,真正来到地方院校,发现这里竟然也有数学带来的烦恼。这些年,生物组学技术开始蓬勃发展,迫切需要对组学检测产生的大数据进行分析。我逐渐怀疑,是不是不能完全拒绝数学了?百度后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二十一世纪是生命科学的世纪,里面有很多未解之谜。生物学还不能像物理学一样,进行定量研究。一门学科只有能够熟练使用数学,才能称为科学。”

我想既然不可避免地要用到数学,自己又不会,那就请教自己的研究生吧。“方差分析你们会做吧?”“没学过……”“平均值和标准差你们会算吧?”“不会……”“你们大学学过《概率论与数理统计》吧?”“没有,我们只学了《文科数学》,就是特别粗浅地学习了一下微积分。”就连我这个比较排斥数学的人,也通过耳濡目染,知道了生物信息学和生物统计学对生物学研究的重要性。但是现在生命科学本科教育对数学的排斥,比起十几年前我上大学的时候,恐怕是更加严重了。

以前数学在我身边的时候,我只是个打工仔,并没有对它留意。现在我开始自己做事情,需要数学协助我修炼内功的时候,却发现它逐渐离我远去。求学生不如求自己,于是勉励自己还是自学试试吧。但是学数学的黄金年龄似乎是在30岁之前,已经早过而立之年的我还能再从新开始学数学吗?


一个好的榜样能给自己打点鸡血,我想应该有生物学家是像我一样,半路出家学数学的。他们是怎么做的呢?于是我第三次百度了一下:爱德华·威尔逊(Edward OWilson),美国生物学家、博物学家,《社会生物学》作者,最早宣传“生物多样性”的人之一。他曾为TED做了一次题为“给年轻科学家的忠告”的演讲(https://v.qq.com/x/page/r0187xbjqpd.html),专门提到了生物学家怎样学习数学的问题。

“在哈佛41年的教学生涯,我曾无数次看到很多有天赋的学生因为害怕学习不好数学而放弃从事科学事业,这令我痛心疾首。”

“如果你的数学不太好,大可不必为此太过担心。很多非常成功的科学家,数学能力却很一般。……我就是一个极端的例子。”

“我直到大学一年级才在阿拉巴马大学学习代数,在我上大学之前那里甚至没有代数课。”

“在我32岁已经成为哈佛大学终身教授时,我才和比我年龄小一半的本科生很不舒服地坐在一起学习微积分,其中有几名学生还是我教的《进化生物学》课的学生。我收敛了我的骄傲,学习了微积分。”

我能想见一位已过而立的年轻教授,为了修炼内功,收起自己的骄傲,无视旁边学生的诧异,这个画面简直是励志的典范。这可能是为什么威尔逊能成为社会生物学奠基人的原因之一吧。


鸡血打完,浑身抖擞,重新开始学数学吧。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359077-1088030.html

上一篇:科学正成为自身成功的牺牲品
下一篇: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科学哲学家们
收藏 分享 举报

17 余海涛 杨森 赵克勤 杨正瓴 文克玲 李毅伟 康建 强涛 李颖业 王安良 张丽娜 蒋永华 王德华 杨波 张学文 蒋迅 柳文山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2-14 14:0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