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gli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ongling

博文

我的医学梦

已有 4210 次阅读 2018-3-2 17:58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我的医学梦

                刘延龄

我有一个梦,就是当一名医生,为病人解除病痛。

我萌发学医的梦想是七十年代初在农村上初中时,无意中惊奇地发现日历牌上每一页有一个治疗常见病的民间验方,我剪下来贴在小本子上并给家人如感冒发烧一试,还颇有效果。中学毕业后,我当上了“赤脚医生”,实现了我学医的梦想,当时走家串户,不管白天黑夜,谁叫随到,虽没有神农尝百草的才能,但也识别认识了当地许许多多的中草药,就地取材,如采集马齿笕治疗痢疾,野菊花治疗眩晕,蒲公英消炎治疗痈疖,就地取材为农牧民治病服务,那时农村医学书非常奇缺,偶有新华书店下乡买几本书也非常难得,记得当时去农民家里打针输液,青霉素皮试是用自制的蒸馏水,反复稀释现场操作计算,几年实践下来还颇有成就感,如能准确地诊断和治疗一些传染病和常见病,如流行性脑膜炎、麻疹、猩红热、小儿麻痹、肺炎、肺结核、痢疾、胃肠炎等,如我给几例流脑患儿诊断准确治愈,受到了同行和家属的称赞。我的学医进步得益于我中学的教育,我偏好化学,学到化学六六六的分子式非常兴奋,认为药物治疗就是化学反应,磺胺药治愈脑膜炎就如同六六六杀死病虫害一样;胃痛、吐酸水,用小苏打、氢氧化铝片治疗就是与胃酸的氯化氢中和反应,确立了没有受过正规医学教育的初步的化学治疗理念。

十年浩劫结束,拨乱反正,恢复高考,我考上了一所卫生学校,实现了我的学医梦,限于当时的条件,有许多教材还是油印本,比较系统地接受了医学教育,由于成绩优异毕业留校任教,我们那个时代对知识的渴求正如同高尔基的名言:我扑在书上,就像饥饿的人扑在面包上”记得参加五四青年智力竞赛,我跑遍了市区所有的书店和图书馆查阅资料。一九七七年美国医学家恩格尔提出了医学模式转变成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引起我极大关注,医学模式就是高屋建瓴,它站在高层次水平来俯视认识疾病、解释疾病、诊断疾病、治疗疾病,你是什么医学模式或理念,你就用什么方法治病。医学模式历史经历了神灵主义(巫医治病)、自然哲学主义(希腊的四元素和中医的阴阳五行治病理论)、机械主义(人是机器来解释治疗疾病)、生物医学(细菌病毒寄生虫致病,杀死病菌单因单果)、到现代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人的社会性,增加了政治、经济、心理压力致病的重要性),我撰写了关于医学教育增加人文课程的论文应该从教育开始抓起,参加了一九八四年中华医学会第五届医学教育学术讨论会并发表,时至今日唯技术机械主义医学模式大行其道、割裂了现代医学模式中的人文主义情感情怀的关心,重视“病灶”而不重视“人心”,造成医患矛盾在中国和世界泛滥成灾,正如十八世纪伟大的启蒙思想家卢梭所说“人类的幸福前景有赖于不倦的科学探索,而无穷的求知欲又可能造成人类伦理道德的堕落,美德消失了”。医生是健康所系,性命相托, 我们一定要铭记十二世纪阿拉伯名医迈蒙尼提斯的名言: 启我爱医术,复爱世间人愿绝名利心,尽力医病人。爱与憎,不问富与贫。凡诸疾病者,一视如同仁

我学习学习,再学习,继续去深造,我考上了北京协和医学院,聆听了协和的院士教授老师的授课,如薛社普、陈妙兰、刘培德、、刘国仰、章静波、叶丽珍、黄尚志、刘春芸、刘庆辉、郑德贤、黄秉文、陈敏钧、邱长春、周文郁、寇星灿、方德福、万选才、曹成刚、陆丽娜、杜慧群、沈岩和杨焕明等等老师的教诲,也参与了导师的重大科研项目PDK2基因定位工作,也聆听了中外专家学者的学术报告,值得一提印象最深的是令人兴奋人类基因组计划学术报告,在协和图书馆,看到了中国最早的第一份中华医学杂志,学习到“万婴之母”林巧稚院士的哲理名言:“科学家也许更多地诉诸理智,艺术家也许更多地倾注感情,医生则必须把冷静的理解和热烈的情感集于一身。”学习到“协和泰斗”张孝骞院士的座右铭戒慎恐惧,湘雅轩辕,鞠躬尽瘁,作丝为茧,待患似母的精神。大学就是University 由你玩世界,这种插科打诨或许正暗示了大学的目的能更广阔的观察世界,研究世界。而我选择了教师,正是选择了爱的教育,教育家夏丏尊在翻译《爱的教育》时说:教育之没有情感,没有爱,如同池塘没有水一样.没有水,就不成其池塘,没有爱就没有教育。著名教育家马卡连柯说:爱是教育的基础。没有爱就没有教育,或者说,一个没有爱心的教育工作者,就别谈什么教育艺术。教育英文是Education 谐音“爱得够深几分耕耘,几分收获,从医从教已44年,创新创造,自己也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得以自我实现,我参加了首届世界创新医学大会,论文人体不对称学理论获得二等奖,该论文与左右大脑机能不对称性研究者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美国加州理工学院罗杰·斯佩里教授进行了学术交流,他给我寄来了他科研生命最后写的论文,愿望心理学为世界和平做出贡献。我也从一名中专生成为了医学院校的一名大学教授,我的医学梦就像基因的功能一样遗传下去,即“传道,授业,解惑。”看到一届又一届毕业的白衣天使,她们到了祖国的四面八方服务病人;而教师正像大哲学家培根所说:“教师她们是种子的传播者,文明之树的培育者,人类灵魂的设计者。”从医从教四十多年的生涯,老师的奉献真像诗一样传颂“采得百花酿成蜜,为谁辛苦为谁甜,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虽然没有成为一名妙手回春的医生,在即将转身踏入另一段人生旅程时,同时实现了我的“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医学梦

奥斯特洛夫斯基《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中写到“生命属于每一个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时,不会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碌碌无为而愧疚。这样,在临死的时候,他就能够说我把自己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解放而奋斗。”而我把整个生命和爱都献给了崇高的医学教育事业,这里有人会记得你。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354693-1101973.html

上一篇:人体解剖组织学发展简史拾偶
下一篇:游阿尔丁植物园有感

5 郑永军 范振英 陆玲 吕健 杨金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5 05: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