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xueren07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kexueren07

博文

由新冠病毒引发的实验室安全管理之思

已有 2365 次阅读 2020-2-12 21:30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新冠病毒, 实验室安全管理, 生化武器, 野生动物买卖, 疫情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牵动人心,也引发了各种猜测。有网民猜测是美国制造了这种专门针对中国亚裔的生化武器;也有人基于印度一篇尚未经过同行评审的论文认为可能是中科院武汉P4验室制造的生化武器外泄。对此,中科院武汉病毒所新发传染病研究中心主任、中科院武汉病毒所P4实验室副主任石正丽研究员在朋友圈用生命担保进行辟谣,并表示愿意接受调查。

用猜想代替证据的阴谋论并不为主流学界支持,但与此同时,国内生化类实验室安全管理的问题再次浮出水面。有相关人员发帖指出,国内有实验室将实验动物作为宠物或野生动物兜售,也有将小鼠等实验动物作为宠物外带;有的实验室为节省医废处理费用,将实验动物尸体随便丢弃;还有实验室人员将鸡蛋等实验用材料煮着吃。也许病毒的变异属于偶然、巧合或实验意外,但实验室管理混乱的潜在风险不容忽视。

NCP病毒是否可能人造?什么特性使其风险独特?国内实验室安全管理存在哪些可能诱导风险的漏洞?就相关问题,记者采访了曾经的微生物学实验室工作人员郭强。

NCP病毒是否可能人造?

郭强认为,不能百分百排除人造的可能。越高级的生物,基因序列越长。正常的人类基础基因序列经过大批科研团队几十年的人类基因组计划才得以基本被检测并收录。病毒的基因编码数量与人类的呈级数化的差异,病毒基因测序也相对容易了许多,制造一个新型病毒的难度远非攻克人类癌症那么高。

病毒作为最原始的生物体,仅由一段DNARNA与一些蛋白质组成。它们只有细菌的千分之一大小,基因序列很简单。举例来说,想要造出一个新病毒,只要把一段新的基因序列接到一段既有病毒的基因序列上即可。这虽然需要高层次的技术,但理论上是可能的。中国和美国目前都能做到创造一个高传染性的病毒。中科院武汉病毒所P4实验室作为全国同行中具备最先进装置的实验室,也应具备这个能力。

要想彻底研究NCP病毒,找到源宿主是关键,中间宿主也是必须的。但是,不能因为暂时在自然界找不到中间宿主,就确定中间宿主是由实验室人为提供的。虽然优秀的科研人员大多有无边的探索精神,但不能因此说他们就会去致力于创造一个生物武器。关于冠状病毒已发表的一些论文与NCP病毒不完全是一回事,只是属于一个研究方向。从2018年初武汉病毒所发现一种新型冠状病毒迄今,一两年的时间可能满足有些病毒在中间宿主体内的演变,这种演变不排除是人为的,也完全可能来自自然界。

尽管人造NCP病毒存在可能,从常理上说,没有哪个科研人员主观上真的会这么丧心病狂地去创造并传播这种有可能伤害自己和亲友的超级病毒。

  NCP病毒的独特风险

郭强告诉记者,病毒是最低级的生物,仅靠自己既不能运动,也不能繁育,必须依附于其它生物体内物质进行繁育。但就是这么一个低级生物,拥有强大的功能。

人体的细胞表面有一种蛋白质特异构象好像一把锁,NCP病毒外壳的蛋白质构象如同钥匙,让NCP病毒很容易与人体细胞结合。可能在肺部,甚至口腔、鼻腔、眼睑,也许食道的黏膜上就已经结合在人体细胞上,并进入血液。

结合细胞并侵入细胞后,NCP病毒基因有可能在人DNA链中插在一个比较柔和的点位,人体细胞在进行复制繁育时,它不会加速复制并把细胞撕裂,能长期潜伏。

  从NCP肺炎患者的肺部感染症状来看(从下而上感染;双肺同时感染),这与病毒易结合细胞的特性以及潜伏特性相关。

要杀死一个NCP病毒并不是大家想象的那么容易。虽然离开保护性物质,NCP病毒就会失去活性,但现实中,唾液微滴、PM2.5、PM10、雾滴、灰尘等,以及最近专家们频频提到的带着病毒“跑”的气溶胶,都是巨大的病毒载体和保护伞。而且,暂时失去活力后,NCP病毒在遇到可依附的细胞时,是否仍可恢复活性,这还没有定论。更让人惊讶的是,粪便中检查出NCP病毒的研究证明,该病毒还能够忍受高酸度的胃液

国内实验室安全管理漏洞

郭强介绍:实验室里有两类毒性物质:一是化学毒性物质,应作为医疗废弃物处理;二是动植物、微生物等生物毒性物质。装有生物毒性物质的器皿,会在实验室自备灭菌锅进行全部生物的灭活,之后清理出来作为医疗废弃物。猴、狗、兔、鸭、大白鼠、小白鼠、青蛙等实验动物在实验之后均应作为医疗废弃物。如果管理有漏洞,有些实验动物,例如狗,可能会对外接受领养。也会有实验人员食用仅经过无毒害实验的实验动物,但经过其它生物实验的动物是肯定不会被尝鲜的。

“实验室里放置或者寻找食物的念头根本连动都不该动。”郭强说,此外,很多实验人员平时不戴口罩,做具有微量放射性的实验时不穿防护服,受各种侵害、感染的可能性太大了!不难想象,一个没有充分防护措施的实验员打碎了一个培育有霉菌的实验器皿,再怎么小心,处理过程中飞起来的霉菌孢子也可能会侵入人体。一些科研单位的老一辈实验工作者很多得了癌症。郭强呼吁有必要提高每一个实验人员的防护等级和日常工作规范性管理水平。

郭强指出,P3、P4实验室有很严格的规程,实验动物决不可能跑掉,唯一的可能是被人为带到实验室外。对于P3、P4级别的管理,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在一些极特殊的情况下也可能会发生。

他给记者做了一个假设:假设实验室用10只猴子做病毒药物有效性实验,一个实验周期结束,其中的8只猴子感染了病毒,这8只中有5只被药物治愈。那么可以得出结论:2只未被感染,5只治愈,一共得到7只“安全”的猴子。对这7只猴子应该如何处理呢?眼睁睁看着具有人类灵性的生物被人道毁灭?还是被人领养甚至回收利用?回过头来说说,这7只猴子到底安全与否?假设实验设定的病毒潜伏期为28天,那么那2只未被感染的猴子,是实验员在经过28天观察未发现发病迹象后确认的,然而,如果实际潜伏期大于28天,这2只猴子就被误判了。一旦实验室缺乏严格的管理,无论是出于失误,还是出于违规,病毒都有可能被带出实验室,如果这是一种超级病毒,情况就会变得失控。

    早年玛丽·雪莱的小说《弗兰肯斯坦》里就表达过这个意思:人自己创造出怪物,却不知它有超出人所能控制的力量。一旦实验室管理不善,玛丽·雪莱的小说真的有可能变为现实。但同时郭强也提出,如果一个禁止野生动物买卖的法令早就被严格制定并执行,如果民众没有购买野生动物的需求,即便实验室管理存在疏漏,若实验动物没有被接纳之所,此次疫情是否也可能避免?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341506-1218232.html

上一篇:提升都市鸡蛋品质需更多生产端工程技术人才
下一篇:病毒变异与实验室生物安全

1 姜进举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4-8 11: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