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m9393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sm9393

博文

[转载]科普创作要不断创新

已有 1474 次阅读 2014-7-24 20:58 |个人分类:科普|系统分类:科普集锦|关键词:科普| 科普 |文章来源:转载

科普创作要不断创新

 

                                                            王  洪

科普事业只有不断创新才能不断进步 。科普事业创新的范围,一般说来涉及组织创新、机制创新、题材创新、形式创新、载体创新、观念创新、科普创作技巧的创新等等。在这里,我本人仅就科普创作在技巧上如何创新的问题,作一点粗浅的探讨,热忱欢迎科普界的同行们批评指正。

众所周知,关于科普创作技巧的创新,科普界的前辈们已经为我们做出了很好的榜样,并给我们留下了极其宝贵的精神财富。不过,关于科普创作技巧的创新乃是一个永恒的话题,因此它理所当然地应该成为每一位科普工作者毕生追求的目标之一。

已故著名文学大师叶圣陶先生,曾经建议某家报纸要多登载一些知识小品,要达到“叫人很乐意看下去……”当时所说的“知识小品” 实际上就是现在人们常说的科学小品,它是科普作品中的一个重要类别。其实何止科学小品,对其它各类科普作品的要求又何尝不是如此。因为科普作品本身若是达不到“叫人很乐意看下去” ,那就没有市场,没有生命力,达不到科学普及 (包括科学知识、科学精神、科学思想和科学方法的普及 ) 的目的。

要 始 终 想 着 读 者

美国出版了一部名叫《科技写作入门 》的书,它是教人们如何来撰写科普作品的。书中写道:“不管是对于什么样的读者对象,我们都要首先想到他们的实际需要。在写作过程中的每一个阶段,即从调查研究、动手撰稿直至完稿,自始至终都要想着预期的读者对象。”

这就是说,作为科普作者,还在下笔之前,对于你这部 () 科普作品究竟是写给什么人看的,思想中一定要十分明确,要做到 “心中有数” 。如果你真的想使自己的作品将来能够受到读者的欢迎,那你就不仅在下笔之前要想着你的读者,而且“在写作过程中的每一个阶段”,“自始至终” 都不能忘记了你的读者。

不同层次的科普作品有着不同的读者对象。科普作品按其内容的深浅,我们可以把它分为高级科普、中级科普、一般科普和启蒙科普四大类。

高级科普的内容较深,它是以科学家、工程师以及其他大学本科毕业以上学历的人们作为主要读者对象的。高级科普不同于学术专著,学术专著是写给“内行” 看的,而高级科普则是写给那些科学文化水平较高的“外行” 看的。例如,著名科学家爱因斯坦和杨振宁都很喜欢阅读的《科学美国人》杂志,就是典型的高级科普;我国出版的《科技导报》杂志和《国外科技动态》等,也都是属于高级科普。另外还有某些属于高级科普的科普图书。

中级科普是以大学本科毕业以下、中专和高中以上文化水平的人为主要读者对象的。我国的《航空知识》杂志和《舰船知识》杂志等,大体上是属于中级科普。属于中级科普的书籍比属于高级科普的多。

一般科普是以高中以下、初中以至于小学高年级文化程度的人为主要读者对象的。在我国,属于这个文化层次的人数最多,因此我们的科普报刊、科普图书也是以面向这个读者群体占了绝大多数,报刊上经常登载的科学小品和科普短文大都属于这一类,而属于一般科普的科普图书其种类是最多的。

启蒙科普读物的读者,是从幼儿园的娃娃到小学高年级的学生,其目的是让孩子们懂得科学的 ABC

我们千万不要以为启蒙科普读物的内容最浅就最好写,实际上正好相反,从写作技巧上来说,对启蒙科普读物的要求是最高的。读者对象的年龄越小,文化程度越低,对作品的通俗性和趣味性方面的要求就越高。另外,科普作者如果不懂儿童心理学,要把启蒙科普读物 写好也是相当困难的。

初学科普创作的科普作者,在写作中往往不容做到深入浅出,在通俗性和趣味性方面难以达到要求,他们的作品往往是“内行不要看,外行看不懂” 。究其原因,大概是他们自觉不自觉地忘记了自己所写的作品到底是要给谁看的,也就是说未能做到“自始至终想着预期的读者对象”

头  脑  中  有  根  “主  线”

 

大凡优秀的科普作品,总是主线清晰、详略得当、剪裁得体的。我们撰写科普作品的根本出发点,在于满足社会的需要和读者的需求,而决应该是关起门来“自我表现” 。我们在下笔之前,应当对社会的需要和读者的需求有一个基本的了解和估计,做到“胸中有数” ,在这个基础上来确定作品的主题,明确作品的“主线” 。对于手头所掌握的材料要做到合理取舍,去粗取精,去伪存真。在整个写作过程中,作者的头脑自始至终都不能偏离了这根“主线” 。

某些初学科普创作的人往往容易犯“贪多” 的毛病,这也舍不得丢弃,那也不忍“割爱” ,于是乎“胡子眉毛一把抓” ,“鸡肉鸡毛一锅炒” ,枝蔓越来越多,文章越写越长,离题也越来越远!他们本来是想借助于内容上的“全面” 来博得读者之青睐,结果事与愿违,适得其反,令人“阅不终篇,辄欲睡去” !

举例来说:有一篇介绍水力采煤新技术的科普作品,文中却大谈特谈煤炭的成因,这样就偏离了作品的主题;有一部介绍光纤通信新技术的科普读物,其中在谈到某一位科学家是诺贝尔奖得主的时候,这本来是只用一句话就能说明问题的,可是作者却用了一大段文字来介绍诺贝尔是何许人物,越扯越远!

固然,目前多数科普作品的毛病并不像上述两个例子中所说的那样典型,但实际上偏离“主线” 的现象仍然时有发生,值得我们大家引以为戒。

避  免  平  铺  直   叙

已故著名前苏联诗人马雅可夫斯基说过这样耐人寻味的话:“一个字安排得妥当,就需要几千吨语言的矿藏!”可见要把诗写好,语言上的功力竟是何等的重要!其实岂止是写诗,写文章又何尝不是如此。文章的语言力求优美,切忌刻板、乏味。正所谓“言之无文,行而不远” ,没有文采的文章是没有生命力的。毛主席曾经把“语言无味,像个瘪三” 作为“党八股” 的一条“罪状” 。他老人家曾经语重心长地说:“语言这东西,不是随便可以学好的,非下苦功不可” ;“我们很多人没有学好语言,所以我们在写文章作演说时没有几句生动活泼切实有力的话,只有死板板的几条筋,像瘪三,瘦得难看,不像一个健康的人。”

在这方面如果说有什么“例外” ,那就是科学论文。科学论文都有固定的格式,一般都少不了“文前摘要” 、“前言” 、“实验材料与方法” 、“讨论” 、“参考文献” 等,平铺直叙,千篇一律;科学论文的修辞表达方式是“抽象的、概念的、理性的”  ,一段不需要生动、活泼和感情色彩。

科普作品要求语言明快,句子短小,段落分明,波澜起伏,要避免平铺直叙。在这方面,我们应当多吸取文学语言的优点,少受科学论文语言的影响。前苏联时代的一位世界级科普作家伊林曾经风趣地说:“没有枯燥的科学,只有枯燥的叙述。”他曾经尖锐地批评那些语言刻板、枯燥乏味的科普作品:“单调的语句一个接着一个,没有语气的变化,没有警言,没有问答;就像磨光了齿的齿轮,它们什么也不可能啮住,什么也不可能带动。读者的注意力休眠了!读者以惺忪的睡眼滑过字里行间, 就像车中的乘客从车内望着毫无生气的荒凉地带一样……”

许多著名的科普作家,他们无一例外地都是语言大师。

已故著名科普泰斗高士其先生,在他所撰写的《笑》这篇科学散文中,就把他那无限的想象力和超人的幽默感发挥得惟妙惟肖,淋漓尽致,其语言简直像诗一般的美:

“笑,是心情愉快的表现,对于健康是有益的……”

“笑在胸腔,能扩张胸肌,肺部加强了运动,使呼吸正常。”

“笑在心脏,血管的肌肉加强了运动,使血液循环加强,淋巴循环加快,使面色红润,神采奕奕。”

“笑,你是嘴边一朵花,在颈上花苑里开放;你是脸上一朵云,在眉宇双目间飞翔。”

“让全人类都有笑意、笑容和笑声,把悲惨的世界变成欢乐的海洋。”

著名科普作家王梓坤院士在谈到人的德识才学时,这样写道:

“才如战斗队,学如后勤部,识是指导员;才如斧刃,学如斧背,识是执斧的手。”

他在《人类是怎样揭开自然科学奥秘的》这篇科学散文中,这样写道:

“人类从群星争耀、高不可攀的天空,找出了天体运动的轨道;从看不见、摸不着的微观世界中发现了原子的结构,基本粒子的转化;从万象纷纭的生物界找出了进化的规律;从千千万万个机械运动中,发现了力学的奥秘……”

王院士很擅长于运用排比修辞,这许多平行的句子,反复排比,既加深了读者的印象,也使作品本身更加富有文采。

运  用  形  象  思  维

长期以来,有不少人存在着一种误解:以为只有文学艺术家才运用形象思维,科学家只需要运用逻辑思维。实际上,科学上的发现、发明和创造,无一不是科学家们发挥想象力的结果;而想象力本身也就是进行形象思维的能力。由于爱因斯坦的想象力极为丰富,想出了两个“理想实验” (就是想象中的而不可能进行实际操作的“实验”) ,才使得狭义相对论和广义相对论得以诞生。爱因斯坦曾经意味深长地说:解开科学之谜并不存在“逻辑的途径。”

科普作品是科学同文学相结合的产物,我们从事科普创作更是离不开形象思维。为了把深奥难懂的科学知识普及到“外行” 中去,科普作家不得不煞费苦心地把许多专业名词术语“还原” 为人们喜闻乐见的生活语言,这样一来才能“叫人很乐意看下去” ,这就不能不借助于贴切传神的比喻。

巧设比喻,这是科普创作中比较常用的一种技巧,而比喻乃是属于形象思维的范畴。科普作家们在创作实践中巧设比喻的例子可以说是不胜枚举的。例如,把焊接比做“工业生产            

的铁裁缝” ,把光学玻璃比做“眼睛的朋友” ,把煤炭比做“黑色的金子” ,把石油比做“工业的血液” ,把白血球誉为“抗敌英雄” ,把核反应堆称做“原子锅炉” ,把润滑油称做“机器的血液” ,把细菌农药叫做“活的杀虫剂” ,把遗传蜜码称做“神秘的生命蓝图” ,把酶称做“发酵世界里的魔术师” ,把氨基酸称做“蛋白质的骄子” ,把工业机器人称做“钢领工人” ……总而言之,运用之妙,唯存乎一心!如果我们把形象思维比做一棵大树,那么比喻就是树杈上抽出的沁人心脾的绿枝绿叶,它感染着读者的情怀,给人以精神上的享受和艺术上的熏陶。

不过,我们必须牢记:设喻贵新!好的比喻应当贴切传神,出神入化,给人以大胆出奇之感;而决不可牵强附会,生拉硬扯,张冠李戴!这样才能不落俗套。

独  辟  蹊  径 ,推  陈  出  新

为了把文章写得新鲜活泼,妙趣横生,“不可蹈袭前人,而要独辟蹊径” 。宋代诗人陆游说过:“文章切忌参死句。”所谓“死句” ,按现代语言来说,就是那些别人说过千万遍的“套话” 。在《红楼梦》中,薛宝钗在评论林黛玉所写的五首诗时, 说过这样一些耐人寻味的话语:做诗“若要随人脚踪走去,纵使字句精工,已落第二义,究竟算不得好诗……今日林妹妹的这五首诗,亦可谓命意新奇,别开生面了” 。可见,古人无论是写文章还是做诗,都是很注重“新颖” 二字的。

法国著名小说家莫泊桑,年轻时曾就关于如何撰写短篇的问题向当时的文豪福楼拜请教。福楼拜诙谐地对莫泊桑说:“请你给我描绘一下这位坐在商店门口的人,包括他的姿态和身体外貌;要用画家那样的手法来表达他全部的精神气质,使我不至于把他同别的人混同起来。”“还请你只用一句话就让我明白,马车站上有一匹马和前后左右的 50来匹马都不一样。”当时莫泊桑果然这样照做了,而且当即博得了福楼拜的嘉许。

我们从事科普创作,固然要努力学习群众的语言,但同时学习一点中国的古典文学并尽可能多看一点外国的作品 (包括文学作品和科学作品 ) ,也是很有益处的。鲁迅先生很善于运用洗练的文字来描绘事物,他本人就很重视对中国古典文学和外国文学进行研究。

我们从事科普创作,固然要虚心学习别人的经验,但也不能没有自身的独创,而且可以说贵在独创。有位作家风趣地说:“第一个说少女像花儿一样美的是聪明人,第二个跟着这么说的就是傻子。”有一部小说里有这么一句话:“最早来到的一只燕子,总是让北方的居民感兴趣的。”这就是说,它能给人以新鲜感。刚从水里捞上来的鱼活蹦乱跳,较之冰冻死鱼更能招来顾客,也是这个道理。懂得法语的人都知道,任何一个形容词,在同一篇作品中不能出现两次,否则就被认为是违反了法语的语法规则。他们为什么如此规定,无非也是认为第二次使用同一个形容词就缺乏新鲜感,语言就不优美了。在科普创作中,只有勇于和善于创新,学会运用富有创造性的语言,才能形成自己的个性,并在作品中逐渐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

固然,独创绝不意味着可以不负责任地胡来,我们决不能鼓励人们去制造那些除他自己谁也读不懂的话语,这是不言而喻的。

以  情  动   人  ,情  理  交   融

要把读者领进科学的殿堂, 既然不能采取生拉硬拽和强迫命令的办法,那么怎么办呢?只能晓之以理。可以说科学普及的过程就是“说理” 的过程。在科普创作中,既要运用形象思维 ,也要运用逻辑思维,既要讲究生动活泼有趣,又决不能违背生活逻辑和思维逻辑,这样才能使作品既具有可读性和趣味性,又能确保作品的科学性,简而言之,这样才能做到深入浅出而饶有情趣地把科学之“理” 说深说透。

从一般意义上说,在科普创作中如果我们能够严格按照上述要求去做,也就可以了。但是,如果再把要求更提高一步,那就更要求作者以自身的感情去激励读者,简言之就是“以 情动人” 。科学小品和报告文学便是具有强烈感情色彩的科学作品,要求达到“ 情”与“理” 的和谐统一 。科普泰斗高士其先生在《怎样写科学小品》一文中说:“必须使科学小品充满生命和感情,有了生命和感情,才能使读者读了激动。”这与唐代大诗人白居易所说的“感人心者,莫先乎情”是同一个意思。

固然,要使自己所写的科学作品“充满生命和感情” ,这决非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不过,就人的感情而言,它往往是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的。你究竟在赞美什么,鞭挞什么,这本身就带有浓厚的感情色彩。古罗马的一位文艺评论家说过这样耐人寻味的话语:“你自己首先要笑,才能引起别人脸上的笑容。”《文心雕龙》的作者刘勰说得更为深刻:“ 情以物兴,故义必明雅;物以情睹,故词必巧丽。”这后半句话的意思就是说:如果你是带着感情去观察某一个事物,那么你就必然会有美好的语言来赞颂它。

举例来说,法国启蒙运动时期的思想家布丰,在他所创作的科学小品《天鹅》中,就把他自己对于天鹅的怜爱之情表达得惟妙惟肖,淋漓尽致。他赞美天鹅那高尚、尊严、仁厚、酷爱自由的品格,是“太平共和国的首席居民” ;他欣赏天鹅那俊秀的身段,圆润的仪容,洁白的羽毛,是“爱情之鸟” ;他羡慕天鹅在水中浮游时那悠然自得的神态,是“大自然赐给我们最美丽的航行术模范” ……他说天鹅“似乎很喜欢和人接近,只要它在我们这方面看到的是它的朋友,而不是它的主子和暴君” 。

在我国,古人作文写诗也是特别强调感情色彩的。例如,在《庄子 . 渔父》中有这样的话语:“不精不诚,不能感人。”这个意思就是说,如果我们自己的心不诚,感情不真实,就必定写不出真正感人的作品来。

推  敲  锤  炼  ,字  斟  句   酌

古今中外,大凡优秀作家,在写作中无不极其注重对语言的锤炼。我国唐代大诗人杜甫的“语不惊人死不休” 的名句,贾岛对于“推、敲” 二字的反复斟酌,这些都已经成为千古美谈。“文章贵精,诗不厌改” ,此话已成为文人学者的千古信条。作为唐宋八大散文家之一的王安石,他的诗句“春风又绿江南岸” ,据记载其中的“绿” 字就是在反复修改了十多次之后才定下来的。鲁迅先生的那些语重心长的话语是令人终生难忘的:“写完后至少看两遍,竭力将可有可无的字、句、段删去,毫不可惜。” (《二心集》) 诗固不厌改,文亦不厌改,好的诗作和好的文章都是改出来的。在脱稿之前不妨多看几遍,提倡字斟句酌。“一字贴切,则全篇生色。”

自从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在科普事业上所取得的成绩是应当充分肯定的。但是与此同时,在这方面所存在的问题也并不少,比如科普作品本身存在的质量问题,由于有关方面对于如何繁荣科普创作不够重视因而也就缺少具体措施的问题,科普创作队伍后继乏人的问题,科学文艺作品萧条的问题……等等。现在存在的问题决不是方针政策方面的问题,而是有关方面在具体执行上存在的问题,表现在机制不得力,措施不得力,落实不得力,甚至某些科普专门机构的业务发展方向也不够明确……等等。

加强科普评论,提高作品质量

为了提高科普创作的实际水平,提高科普作品的质量,多出科普精品力作,必须下大力气加强对于科普作品的评论。科普评论对于促进科普事业的繁荣发展,具有巨大的推动作用。通过科普评论,可以清除污垢和尘埃,同时能给有新意的优秀科普作品以扶持和鼓励。

现在的科普作品评奖,每隔几年才评定一次。由于在平时缺少评论,所以每次进行集中评奖的时候,评委们在事先心中无数,加之参评作品很多,时间很紧,即使评委们不得不加班加点,而这样评定出来的结果往往仍然难以达到客观和公正,我本人对此也是有过亲身体会的。如果我们能够将科普评论经常化,尽可能地做到每出台一部 () 科普作品均有所评论,那么在进行集中评奖的时候,情况就会好很多,由于评委们在事先就对参评作品有所了解,因而在评定过程中可以减少盲目性和意见分歧,这样所评出来的结果也就比较容易达到客观和公正。

对于科普作品的评论必须具有权威性,它是一项高层次高水平的工作,非一般人所能胜任。为使这种评论产生预期的社会效果,必须有一支既具有理论基础作为指导,又具有丰富的创作实践经验作为依据的专家评论队伍。从实际效果来看 ,这支专家评论队伍最好是包含了专业的和业余的两支力量。专业力量是基础,它能确保常年不间断地开展这项工作;而业余力量则是分布于社会上的一支生力军或突击队,它往往也能在社会上形成某种轰动效应。从总体上说,科普评论队伍的专职人员应当由高级专家组成。建议由国家科学技术部和中国科协两家联手合作共同来抓这项重要的工作。固然,这项工作的具体实施仍然要由中国科普研究所和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共同来承担。具体说来,应当设置一个专门的机构,同时要有专项的拨款,并做到专款专用。此外还不能不提到,这种评论性文章的撰写难度是比较大的,因而其稿酬标准应当明显高于一般的科普作品。

目前,社会上对于科普作品的评论,可以说是完全处于自发的无序状态。一是这种评论少得可怜;二是评论的质量不够高,评论中往往多有溢美之词,而少有切中要害的评说。所以,这种所谓的评论往往是“不痛不痒” 的,其实际效果不大。当前科普界的这种现状,应当说是不够正常的。

科普创作是科普事业的源头和基础

科普创作是科普事业的源头和基础一一这已经成为当前科普界一些有识之士的一个共识。这个道理相当明白易懂,完全不难理解。这是因为,一旦离开了科普创作,那么科普作品从何而来?而没有科普作品的“科普” ,岂不是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在充分调查研究的基础上于 1994125日发布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科学技术普及工作的若干意见》。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党中央和国务院共同发布的第一个全面论述科普工作的纲领性文件,也是我国有史以来第一个公之于众的全面指导科普工作的官方文件。它从推动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发展和民族复兴的战略高度, 精辟地论述了加强科普工作的必要性和重要性,明确指出加强科普工作是提高全民科学文化素质的“关键措施” ,是加强两个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 ,是培养一代新人的“必要措施” ,也是促进我国“经济发展、科技进步和社会稳定的重要保证” 。这既是“一项长期的战略任务” ,又是“一项迫在眉睫的工作” 。

为了推进我国“科教兴国”战略的实施,中共中央、国务院于 199556日颁发了《关于加强科学技术进步的决定》。该决定强调指出:“提高全民族的科学文化素质是推进科技进步、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必要前提,是民族兴盛的基础。宣传和普及科技知识是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任务。”

科普泰斗高士其先生身残志不残,人老心不老,毕生孜孜不倦于科普创作,生命不息,奋斗不止,为我们这个民族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也给我们大家树立了崇高的学习榜样。                      

                                                                               

       

 

 

 

 

 

 

 

 

 

 

 

 

 

 

 

 

 

 

 

 

 

 

 

 

 

 

 

 

 

 

 

 

 

 

 

 

 

 

 

 

 

 

 

 

 

 

 

 

 

 

 

 

 

 

 

 

 

 

 

 

 

 

 

 

 

 

 

 

 

 

 

 

 

 

 

 

 

 

 

 

 

 

 

 

 

 

 

 

 

 

 

 

 

 

 

 

 

 

 

 

 

 

 

 

 

 

 

 

 

 

 

 

 

 

 

 

 

 

 

 

 

 

 

 

 

 

 

 

 

 

 

 

 

 

 

 

 

 

 

 

 

 

 

 

 

 

 

 

 

 

 

 

 

 

 

 

 

 

 

 

 

 

 

 

 

 

 

 

 

 

 

 

 

 

 

 

 

 

 

 

 

 

 

 

 

 

 

 

 

 

 

 

 

 

 

 

 

 

 

 

 

 

 

 

 

 

 

 

 

 

 

 

 

 

 

 

 

 

 

 

 

 

 

 

 

 

 

 

 

 

 

 

 

 

 

作者王洪先生是中国科普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科普作家。1958年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1982年4月,由他主持组编《科普佳作选》丛书,出版了10个分卷。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

 

 

 

科普创作要不断创新

 

                                                            王  洪

科普事业只有不断创新才能不断进步 。科普事业创新的范围,一般说来涉及组织创新、机制创新、题材创新、形式创新、载体创新、观念创新、科普创作技巧的创新等等。在这里,我本人仅就科普创作在技巧上如何创新的问题,作一点粗浅的探讨,热忱欢迎科普界的同行们批评指正。

众所周知,关于科普创作技巧的创新,科普界的前辈们已经为我们做出了很好的榜样,并给我们留下了极其宝贵的精神财富。不过,关于科普创作技巧的创新乃是一个永恒的话题,因此它理所当然地应该成为每一位科普工作者毕生追求的目标之一。

已故著名文学大师叶圣陶先生,曾经建议某家报纸要多登载一些知识小品,要达到“叫人很乐意看下去……”当时所说的“知识小品” 实际上就是现在人们常说的科学小品,它是科普作品中的一个重要类别。其实何止科学小品,对其它各类科普作品的要求又何尝不是如此。因为科普作品本身若是达不到“叫人很乐意看下去” ,那就没有市场,没有生命力,达不到科学普及 (包括科学知识、科学精神、科学思想和科学方法的普及 ) 的目的。

要 始 终 想 着 读 者

美国出版了一部名叫《科技写作入门 》的书,它是教人们如何来撰写科普作品的。书中写道:“不管是对于什么样的读者对象,我们都要首先想到他们的实际需要。在写作过程中的每一个阶段,即从调查研究、动手撰稿直至完稿,自始至终都要想着预期的读者对象。”

这就是说,作为科普作者,还在下笔之前,对于你这部 () 科普作品究竟是写给什么人看的,思想中一定要十分明确,要做到 “心中有数” 。如果你真的想使自己的作品将来能够受到读者的欢迎,那你就不仅在下笔之前要想着你的读者,而且“在写作过程中的每一个阶段”,“自始至终” 都不能忘记了你的读者。

不同层次的科普作品有着不同的读者对象。科普作品按其内容的深浅,我们可以把它分为高级科普、中级科普、一般科普和启蒙科普四大类。

高级科普的内容较深,它是以科学家、工程师以及其他大学本科毕业以上学历的人们作为主要读者对象的。高级科普不同于学术专著,学术专著是写给“内行” 看的,而高级科普则是写给那些科学文化水平较高的“外行” 看的。例如,著名科学家爱因斯坦和杨振宁都很喜欢阅读的《科学美国人》杂志,就是典型的高级科普;我国出版的《科技导报》杂志和《国外科技动态》等,也都是属于高级科普。另外还有某些属于高级科普的科普图书。

中级科普是以大学本科毕业以下、中专和高中以上文化水平的人为主要读者对象的。我国的《航空知识》杂志和《舰船知识》杂志等,大体上是属于中级科普。属于中级科普的书籍比属于高级科普的多。

一般科普是以高中以下、初中以至于小学高年级文化程度的人为主要读者对象的。在我国,属于这个文化层次的人数最多,因此我们的科普报刊、科普图书也是以面向这个读者群体占了绝大多数,报刊上经常登载的科学小品和科普短文大都属于这一类,而属于一般科普的科普图书其种类是最多的。

启蒙科普读物的读者,是从幼儿园的娃娃到小学高年级的学生,其目的是让孩子们懂得科学的 ABC

我们千万不要以为启蒙科普读物的内容最浅就最好写,实际上正好相反,从写作技巧上来说,对启蒙科普读物的要求是最高的。读者对象的年龄越小,文化程度越低,对作品的通俗性和趣味性方面的要求就越高。另外,科普作者如果不懂儿童心理学,要把启蒙科普读物 写好也是相当困难的。

初学科普创作的科普作者,在写作中往往不容做到深入浅出,在通俗性和趣味性方面难以达到要求,他们的作品往往是“内行不要看,外行看不懂” 。究其原因,大概是他们自觉不自觉地忘记了自己所写的作品到底是要给谁看的,也就是说未能做到“自始至终想着预期的读者对象”

头  脑  中  有  根  “主  线”

 

大凡优秀的科普作品,总是主线清晰、详略得当、剪裁得体的。我们撰写科普作品的根本出发点,在于满足社会的需要和读者的需求,而决应该是关起门来“自我表现” 。我们在下笔之前,应当对社会的需要和读者的需求有一个基本的了解和估计,做到“胸中有数” ,在这个基础上来确定作品的主题,明确作品的“主线” 。对于手头所掌握的材料要做到合理取舍,去粗取精,去伪存真。在整个写作过程中,作者的头脑自始至终都不能偏离了这根“主线” 。

某些初学科普创作的人往往容易犯“贪多” 的毛病,这也舍不得丢弃,那也不忍“割爱” ,于是乎“胡子眉毛一把抓” ,“鸡肉鸡毛一锅炒” ,枝蔓越来越多,文章越写越长,离题也越来越远!他们本来是想借助于内容上的“全面” 来博得读者之青睐,结果事与愿违,适得其反,令人“阅不终篇,辄欲睡去” !

举例来说:有一篇介绍水力采煤新技术的科普作品,文中却大谈特谈煤炭的成因,这样就偏离了作品的主题;有一部介绍光纤通信新技术的科普读物,其中在谈到某一位科学家是诺贝尔奖得主的时候,这本来是只用一句话就能说明问题的,可是作者却用了一大段文字来介绍诺贝尔是何许人物,越扯越远!

固然,目前多数科普作品的毛病并不像上述两个例子中所说的那样典型,但实际上偏离“主线” 的现象仍然时有发生,值得我们大家引以为戒。

避  免  平  铺  直   叙

已故著名前苏联诗人马雅可夫斯基说过这样耐人寻味的话:“一个字安排得妥当,就需要几千吨语言的矿藏!”可见要把诗写好,语言上的功力竟是何等的重要!其实岂止是写诗,写文章又何尝不是如此。文章的语言力求优美,切忌刻板、乏味。正所谓“言之无文,行而不远” ,没有文采的文章是没有生命力的。毛主席曾经把“语言无味,像个瘪三” 作为“党八股” 的一条“罪状” 。他老人家曾经语重心长地说:“语言这东西,不是随便可以学好的,非下苦功不可” ;“我们很多人没有学好语言,所以我们在写文章作演说时没有几句生动活泼切实有力的话,只有死板板的几条筋,像瘪三,瘦得难看,不像一个健康的人。”

在这方面如果说有什么“例外” ,那就是科学论文。科学论文都有固定的格式,一般都少不了“文前摘要” 、“前言” 、“实验材料与方法” 、“讨论” 、“参考文献” 等,平铺直叙,千篇一律;科学论文的修辞表达方式是“抽象的、概念的、理性的”  ,一段不需要生动、活泼和感情色彩。

科普作品要求语言明快,句子短小,段落分明,波澜起伏,要避免平铺直叙。在这方面,我们应当多吸取文学语言的优点,少受科学论文语言的影响。前苏联时代的一位世界级科普作家伊林曾经风趣地说:“没有枯燥的科学,只有枯燥的叙述。”他曾经尖锐地批评那些语言刻板、枯燥乏味的科普作品:“单调的语句一个接着一个,没有语气的变化,没有警言,没有问答;就像磨光了齿的齿轮,它们什么也不可能啮住,什么也不可能带动。读者的注意力休眠了!读者以惺忪的睡眼滑过字里行间, 就像车中的乘客从车内望着毫无生气的荒凉地带一样……”

许多著名的科普作家,他们无一例外地都是语言大师。

已故著名科普泰斗高士其先生,在他所撰写的《笑》这篇科学散文中,就把他那无限的想象力和超人的幽默感发挥得惟妙惟肖,淋漓尽致,其语言简直像诗一般的美:

“笑,是心情愉快的表现,对于健康是有益的……”

“笑在胸腔,能扩张胸肌,肺部加强了运动,使呼吸正常。”

“笑在心脏,血管的肌肉加强了运动,使血液循环加强,淋巴循环加快,使面色红润,神采奕奕。”

“笑,你是嘴边一朵花,在颈上花苑里开放;你是脸上一朵云,在眉宇双目间飞翔。”

“让全人类都有笑意、笑容和笑声,把悲惨的世界变成欢乐的海洋。”

著名科普作家王梓坤院士在谈到人的德识才学时,这样写道:

“才如战斗队,学如后勤部,识是指导员;才如斧刃,学如斧背,识是执斧的手。”

他在《人类是怎样揭开自然科学奥秘的》这篇科学散文中,这样写道:

“人类从群星争耀、高不可攀的天空,找出了天体运动的轨道;从看不见、摸不着的微观世界中发现了原子的结构,基本粒子的转化;从万象纷纭的生物界找出了进化的规律;从千千万万个机械运动中,发现了力学的奥秘……”

王院士很擅长于运用排比修辞,这许多平行的句子,反复排比,既加深了读者的印象,也使作品本身更加富有文采。

运  用  形  象  思  维

长期以来,有不少人存在着一种误解:以为只有文学艺术家才运用形象思维,科学家只需要运用逻辑思维。实际上,科学上的发现、发明和创造,无一不是科学家们发挥想象力的结果;而想象力本身也就是进行形象思维的能力。由于爱因斯坦的想象力极为丰富,想出了两个“理想实验” (就是想象中的而不可能进行实际操作的“实验”) ,才使得狭义相对论和广义相对论得以诞生。爱因斯坦曾经意味深长地说:解开科学之谜并不存在“逻辑的途径。”

科普作品是科学同文学相结合的产物,我们从事科普创作更是离不开形象思维。为了把深奥难懂的科学知识普及到“外行” 中去,科普作家不得不煞费苦心地把许多专业名词术语“还原” 为人们喜闻乐见的生活语言,这样一来才能“叫人很乐意看下去” ,这就不能不借助于贴切传神的比喻。

巧设比喻,这是科普创作中比较常用的一种技巧,而比喻乃是属于形象思维的范畴。科普作家们在创作实践中巧设比喻的例子可以说是不胜枚举的。例如,把焊接比做“工业生产            

的铁裁缝” ,把光学玻璃比做“眼睛的朋友” ,把煤炭比做“黑色的金子” ,把石油比做“工业的血液” ,把白血球誉为“抗敌英雄” ,把核反应堆称做“原子锅炉” ,把润滑油称做“机器的血液” ,把细菌农药叫做“活的杀虫剂” ,把遗传蜜码称做“神秘的生命蓝图” ,把酶称做“发酵世界里的魔术师” ,把氨基酸称做“蛋白质的骄子” ,把工业机器人称做“钢领工人” ……总而言之,运用之妙,唯存乎一心!如果我们把形象思维比做一棵大树,那么比喻就是树杈上抽出的沁人心脾的绿枝绿叶,它感染着读者的情怀,给人以精神上的享受和艺术上的熏陶。

不过,我们必须牢记:设喻贵新!好的比喻应当贴切传神,出神入化,给人以大胆出奇之感;而决不可牵强附会,生拉硬扯,张冠李戴!这样才能不落俗套。

独  辟  蹊  径 ,推  陈  出  新

为了把文章写得新鲜活泼,妙趣横生,“不可蹈袭前人,而要独辟蹊径” 。宋代诗人陆游说过:“文章切忌参死句。”所谓“死句” ,按现代语言来说,就是那些别人说过千万遍的“套话” 。在《红楼梦》中,薛宝钗在评论林黛玉所写的五首诗时, 说过这样一些耐人寻味的话语:做诗“若要随人脚踪走去,纵使字句精工,已落第二义,究竟算不得好诗……今日林妹妹的这五首诗,亦可谓命意新奇,别开生面了” 。可见,古人无论是写文章还是做诗,都是很注重“新颖” 二字的。

法国著名小说家莫泊桑,年轻时曾就关于如何撰写短篇的问题向当时的文豪福楼拜请教。福楼拜诙谐地对莫泊桑说:“请你给我描绘一下这位坐在商店门口的人,包括他的姿态和身体外貌;要用画家那样的手法来表达他全部的精神气质,使我不至于把他同别的人混同起来。”“还请你只用一句话就让我明白,马车站上有一匹马和前后左右的 50来匹马都不一样。”当时莫泊桑果然这样照做了,而且当即博得了福楼拜的嘉许。

我们从事科普创作,固然要努力学习群众的语言,但同时学习一点中国的古典文学并尽可能多看一点外国的作品 (包括文学作品和科学作品 ) ,也是很有益处的。鲁迅先生很善于运用洗练的文字来描绘事物,他本人就很重视对中国古典文学和外国文学进行研究。

我们从事科普创作,固然要虚心学习别人的经验,但也不能没有自身的独创,而且可以说贵在独创。有位作家风趣地说:“第一个说少女像花儿一样美的是聪明人,第二个跟着这么说的就是傻子。”有一部小说里有这么一句话:“最早来到的一只燕子,总是让北方的居民感兴趣的。”这就是说,它能给人以新鲜感。刚从水里捞上来的鱼活蹦乱跳,较之冰冻死鱼更能招来顾客,也是这个道理。懂得法语的人都知道,任何一个形容词,在同一篇作品中不能出现两次,否则就被认为是违反了法语的语法规则。他们为什么如此规定,无非也是认为第二次使用同一个形容词就缺乏新鲜感,语言就不优美了。在科普创作中,只有勇于和善于创新,学会运用富有创造性的语言,才能形成自己的个性,并在作品中逐渐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

固然,独创绝不意味着可以不负责任地胡来,我们决不能鼓励人们去制造那些除他自己谁也读不懂的话语,这是不言而喻的。

以  情  动   人  ,情  理  交   融

要把读者领进科学的殿堂, 既然不能采取生拉硬拽和强迫命令的办法,那么怎么办呢?只能晓之以理。可以说科学普及的过程就是“说理” 的过程。在科普创作中,既要运用形象思维 ,也要运用逻辑思维,既要讲究生动活泼有趣,又决不能违背生活逻辑和思维逻辑,这样才能使作品既具有可读性和趣味性,又能确保作品的科学性,简而言之,这样才能做到深入浅出而饶有情趣地把科学之“理” 说深说透。

从一般意义上说,在科普创作中如果我们能够严格按照上述要求去做,也就可以了。但是,如果再把要求更提高一步,那就更要求作者以自身的感情去激励读者,简言之就是“以 情动人” 。科学小品和报告文学便是具有强烈感情色彩的科学作品,要求达到“ 情”与“理” 的和谐统一 。科普泰斗高士其先生在《怎样写科学小品》一文中说:“必须使科学小品充满生命和感情,有了生命和感情,才能使读者读了激动。”这与唐代大诗人白居易所说的“感人心者,莫先乎情”是同一个意思。

固然,要使自己所写的科学作品“充满生命和感情” ,这决非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不过,就人的感情而言,它往往是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的。你究竟在赞美什么,鞭挞什么,这本身就带有浓厚的感情色彩。古罗马的一位文艺评论家说过这样耐人寻味的话语:“你自己首先要笑,才能引起别人脸上的笑容。”《文心雕龙》的作者刘勰说得更为深刻:“ 情以物兴,故义必明雅;物以情睹,故词必巧丽。”这后半句话的意思就是说:如果你是带着感情去观察某一个事物,那么你就必然会有美好的语言来赞颂它。

举例来说,法国启蒙运动时期的思想家布丰,在他所创作的科学小品《天鹅》中,就把他自己对于天鹅的怜爱之情表达得惟妙惟肖,淋漓尽致。他赞美天鹅那高尚、尊严、仁厚、酷爱自由的品格,是“太平共和国的首席居民” ;他欣赏天鹅那俊秀的身段,圆润的仪容,洁白的羽毛,是“爱情之鸟” ;他羡慕天鹅在水中浮游时那悠然自得的神态,是“大自然赐给我们最美丽的航行术模范” ……他说天鹅“似乎很喜欢和人接近,只要它在我们这方面看到的是它的朋友,而不是它的主子和暴君” 。

在我国,古人作文写诗也是特别强调感情色彩的。例如,在《庄子 . 渔父》中有这样的话语:“不精不诚,不能感人。”这个意思就是说,如果我们自己的心不诚,感情不真实,就必定写不出真正感人的作品来。

推  敲  锤  炼  ,字  斟  句   酌

古今中外,大凡优秀作家,在写作中无不极其注重对语言的锤炼。我国唐代大诗人杜甫的“语不惊人死不休” 的名句,贾岛对于“推、敲” 二字的反复斟酌,这些都已经成为千古美谈。“文章贵精,诗不厌改” ,此话已成为文人学者的千古信条。作为唐宋八大散文家之一的王安石,他的诗句“春风又绿江南岸” ,据记载其中的“绿” 字就是在反复修改了十多次之后才定下来的。鲁迅先生的那些语重心长的话语是令人终生难忘的:“写完后至少看两遍,竭力将可有可无的字、句、段删去,毫不可惜。” (《二心集》) 诗固不厌改,文亦不厌改,好的诗作和好的文章都是改出来的。在脱稿之前不妨多看几遍,提倡字斟句酌。“一字贴切,则全篇生色。”

自从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在科普事业上所取得的成绩是应当充分肯定的。但是与此同时,在这方面所存在的问题也并不少,比如科普作品本身存在的质量问题,由于有关方面对于如何繁荣科普创作不够重视因而也就缺少具体措施的问题,科普创作队伍后继乏人的问题,科学文艺作品萧条的问题……等等。现在存在的问题决不是方针政策方面的问题,而是有关方面在具体执行上存在的问题,表现在机制不得力,措施不得力,落实不得力,甚至某些科普专门机构的业务发展方向也不够明确……等等。

加强科普评论,提高作品质量

为了提高科普创作的实际水平,提高科普作品的质量,多出科普精品力作,必须下大力气加强对于科普作品的评论。科普评论对于促进科普事业的繁荣发展,具有巨大的推动作用。通过科普评论,可以清除污垢和尘埃,同时能给有新意的优秀科普作品以扶持和鼓励。

现在的科普作品评奖,每隔几年才评定一次。由于在平时缺少评论,所以每次进行集中评奖的时候,评委们在事先心中无数,加之参评作品很多,时间很紧,即使评委们不得不加班加点,而这样评定出来的结果往往仍然难以达到客观和公正,我本人对此也是有过亲身体会的。如果我们能够将科普评论经常化,尽可能地做到每出台一部 () 科普作品均有所评论,那么在进行集中评奖的时候,情况就会好很多,由于评委们在事先就对参评作品有所了解,因而在评定过程中可以减少盲目性和意见分歧,这样所评出来的结果也就比较容易达到客观和公正。

对于科普作品的评论必须具有权威性,它是一项高层次高水平的工作,非一般人所能胜任。为使这种评论产生预期的社会效果,必须有一支既具有理论基础作为指导,又具有丰富的创作实践经验作为依据的专家评论队伍。从实际效果来看 ,这支专家评论队伍最好是包含了专业的和业余的两支力量。专业力量是基础,它能确保常年不间断地开展这项工作;而业余力量则是分布于社会上的一支生力军或突击队,它往往也能在社会上形成某种轰动效应。从总体上说,科普评论队伍的专职人员应当由高级专家组成。建议由国家科学技术部和中国科协两家联手合作共同来抓这项重要的工作。固然,这项工作的具体实施仍然要由中国科普研究所和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共同来承担。具体说来,应当设置一个专门的机构,同时要有专项的拨款,并做到专款专用。此外还不能不提到,这种评论性文章的撰写难度是比较大的,因而其稿酬标准应当明显高于一般的科普作品。

目前,社会上对于科普作品的评论,可以说是完全处于自发的无序状态。一是这种评论少得可怜;二是评论的质量不够高,评论中往往多有溢美之词,而少有切中要害的评说。所以,这种所谓的评论往往是“不痛不痒” 的,其实际效果不大。当前科普界的这种现状,应当说是不够正常的。

科普创作是科普事业的源头和基础

科普创作是科普事业的源头和基础一一这已经成为当前科普界一些有识之士的一个共识。这个道理相当明白易懂,完全不难理解。这是因为,一旦离开了科普创作,那么科普作品从何而来?而没有科普作品的“科普” ,岂不是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在充分调查研究的基础上于 1994125日发布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科学技术普及工作的若干意见》。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党中央和国务院共同发布的第一个全面论述科普工作的纲领性文件,也是我国有史以来第一个公之于众的全面指导科普工作的官方文件。它从推动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发展和民族复兴的战略高度, 精辟地论述了加强科普工作的必要性和重要性,明确指出加强科普工作是提高全民科学文化素质的“关键措施” ,是加强两个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 ,是培养一代新人的“必要措施” ,也是促进我国“经济发展、科技进步和社会稳定的重要保证” 。这既是“一项长期的战略任务” ,又是“一项迫在眉睫的工作” 。

为了推进我国“科教兴国”战略的实施,中共中央、国务院于 199556日颁发了《关于加强科学技术进步的决定》。该决定强调指出:“提高全民族的科学文化素质是推进科技进步、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必要前提,是民族兴盛的基础。宣传和普及科技知识是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任务。”

科普泰斗高士其先生身残志不残,人老心不老,毕生孜孜不倦于科普创作,生命不息,奋斗不止,为我们这个民族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也给我们大家树立了崇高的学习榜样。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339385-814377.html

上一篇:[转载]形象思維与科普创作
下一篇:探索“小宇宙”为何这样难?(2)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23 10: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