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m9393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sm9393

博文

[转载]厦大“艳照门”院长为表结婚决心委托准岳父保管房产证

已有 1204 次阅读 2014-7-23 12:11 |个人分类:博客|系统分类:博客资讯|关键词:厦大“艳照门”| 厦大“艳照门” |文章来源:转载

厦大“艳照门”院长为表结婚决心委托准岳父保管房产证
2014年07月23日 07:53:49来源: 华商报
分享到:2

  原标题:“艳照门”院长为表结婚决心把房产证交给准岳父

  近日,厦门大学处在舆论的漩涡中。从厦大女教师炮轰校长就餐特权,到厦大历史系博导被举报“诱奸”女生,而去年曾轰动全国的“厦大教授艳照门”事件也有了最新进展。2013年11月,网曝厦大外文学院院长纪玉华谎称单身,欺骗重庆一高校27岁女教师小琴(化名)并致其怀孕,网友还上传了纪玉华亲吻一名女性隆起肚皮的照片。今年3月,小琴生下一个孩子。近日,小琴起诉该教授涉嫌重婚罪。

  张智勇,知名刑辩律师,昨日,张律师作为小琴代理律师向华商报记者表示,他们搜集了大量的刑事自诉的证据和材料,并且近日已经接到了重庆市九龙坡法院的正式通知,法院已经就纪玉华重婚一案正式立案。

  在教学活动中与纪玉华相识

  一个27岁的高校女教师,为何轻易相信一个54岁的已婚教授,并为其生下孩子?昨日,华商报记者多次联系,但当事人小琴一直不愿意接受采访,她的代理律师张智勇向华商报记者介绍了他所知道的一些内情。张智勇告诉华商报记者,小琴曾向他介绍过她与纪玉华的认识过程。去年5月19日,小琴所在的学校举行教学活动,活动结束后,她正收拾东西,一个中年男人突然出现在她面前。这位中年男人对小琴说:“我是厦门大学纪玉华,你能不能留个电话。这本书送给你,上面有我的电话。”本来,小琴不愿意留电话,但是她经不住纪玉华的一再索要,旁边的一个老师劝她说,人家纪教授很诚心,你就给他吧,后来小琴才把手机号码留给了他。

  对于这次初次相遇,纪玉华后来曾告诉小琴“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穿着粉色的上衣、白色的百褶裙,一双白色板鞋,很美。就像风中的百合花。”

  5月20日,纪玉华到了小琴家楼下,并给她打电话。那天,他送了只熊猫玩偶给小琴,之后他就回了厦门。

  两人的第三次见面是一个星期之后的周末,纪玉华又来到小琴所在的学校。在学校旁的咖啡店里,纪玉华向小琴表白,还拿出一张离婚证,告诉小琴说,他二十多年前就离婚了。那个周末,应纪玉华的要求,小琴陪他在重庆四处参观。回厦门之后,纪玉华就经常给小琴打电话。纪玉华第三次到重庆刚好是端午节,他拿出一块玉,在小琴家所在的小区门口向她求婚。小琴当时拒绝了他。

  曾以“儿媳”身份为纪母送葬

  端午节那天晚上,纪玉华在酒店给小琴打电话,说他手被烫伤了,让小琴帮忙买点烫伤药。小琴带着药去了,没想到酒店房门刚打开,小琴就被纪玉华按在了墙上。他强吻了小琴一下,然后就跪下了。他又拿出那块玉,说,如果愿意结婚,会一辈子对她好。小琴当时觉得太突然了,打开门跑到电梯口。但纪玉华追了上去,一把抱住她,把她拉回酒店房间……之后,他们就在一起了。

  去年7月3日,纪玉华带小琴去厦门。张智勇律师说,小琴曾告诉他,其实,在小琴去厦门之前,学校的所有领导都知道了她。那个暑假,他们几乎都黏在一起,他们一起去了很多地方,纪玉华总是向别人介绍说,小琴是他的夫人。他们甚至去了纪玉华在厦门大学的家。在那期间,小琴还陪着纪玉华一起回到他山东青岛的老家奔丧,以“儿媳”的身份为纪玉华的母亲送葬。

  医院体检发现怀孕四个月

  小琴发现自己怀孕是在去年10月8日,她去医院检查身体,发现已怀孕四个月。当时纪玉华就在外面,看到B超结果后,他甚至给他们学校的书记和校长都打了电话,告诉他们小琴怀孕了。

  纪玉华还给小琴父母打电话,介绍了自己之后,说“你女儿怀孕了。”后来,他还在医院附近租住了房子给小琴住。小琴的父母听说纪玉华54岁,都不同意他俩在一起。但纪玉华一直恳求他们,保证会一辈子对小琴好。而且由于小琴已经怀孕,她的父母才勉强同意两人的婚事。

  但去年10月13日下午,纪玉华说,因为没跟第二任妻子离婚,办不了结婚证了。小琴当时很不能接受,说要报警。纪玉华就哄她,向她家人保证,一定会跟她结婚,很快就会跟第二任妻子离婚。

  张智勇律师说,纪玉华为了表达要跟小琴结婚的决心,2013年10月19日,准备离开重庆回厦门前,亲自给小琴的父亲出具了委托书:自愿将纪玉华厦门大学的房屋产权证(原件)交给其小琴父亲,委托他代为保管,待纪玉华与前妻离婚事宜处理完毕后再取回房产证

  希望对方承担父亲的责任

  但没想到事情会在10天内急转直下。去年10月21日,纪玉华说要回厦门离婚,小琴和母亲就一起去了厦门,住在厦门大学建文楼552房间。纪玉华告诉她们说,他23日回家处理离婚的事。但23日那天,他电话打不通,小琴就去找厦大外文学院领导,晚上六点多,纪玉华总算出现了。但他说他离不了婚了,因为离婚他就会净身出户。他还说,他可以赔偿,但小琴必须去做亲子鉴定。

  24日晚,纪玉华又说可以不做亲子鉴定,直接给小琴赔偿,但小琴必须放弃胎儿,在厦门做引产手术。之后,纪玉华再次失去联系。

  26日,小琴一直联系不上他,校方也找不到人,小琴情绪崩溃,趁她母亲上厕所的时候,准备从5楼的窗户跳下,后来被工作人员和保安救下。

  今年3月,小琴生下孩子。孩子出生后,小琴不希望孩子没有父亲,经过多方联系,希望纪玉华能来看看孩子,但他一直不闻不问。心灰意冷之下,决定起诉纪玉华重婚罪。面于网络上有关她及家人曾经索要巨额赔偿的质疑,小琴说“他自愿给我们的45万元至今一分钱都没有动。我可以还给他,我的要求是,第一,他要负法律责任,第二,他要对我们的孩子承担父亲的责任。”

第三方介入是厦大艳照门事件解决的途径。厦大校長和调查组是何态度?尚不可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339385-813947.html

上一篇:科普是什么?(3)---科普作品的属性
下一篇:[转载]形象思維与科普创作

1 wo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14 05: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