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m9393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sm9393

博文

50年后 同学聚会北京

已有 911 次阅读 2019-11-21 11:31 |个人分类:文化|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50年后, 同学聚会, 北京, 桐城中学, 科学联想

50年后 同学聚会北京

都世民

1953年到1958年,我在桐城中学就读。当时初中是8个班,高中是两个班。每个班50个人,男同学女同学不分。在初中时,女同学比较多,到高中女同学就少了。

1958年高中毕业了,高考前大家忙着复习功课,准备高考。高考结束后,都等待发榜。每天同学们都要到学校去,看看高考录取状况,有没有自己的名字?这一年,张安中同学录取保送清华,陆大道同学保送北大,还有录取北京邮电学院、哈尔滨工业大学、南京工学院、南京航空学院、南京林业学院、合肥工大、安徽医学院……大部分都在本省高等院校。从此开始,同学们各奔东西,到全国各地,继续深造和走向工作岗位。

同窗学友京都聚会邀请函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200310月,是母校桐城中学校庆100周年,部分同学曾返乡赴会。在这个纪念日,我们得到了同学的通讯录。2004年,光求旺同学来到北京找我,联系了在北京的几位同学沈长生、王维民,光求旺同学提出在北京聚会,并且表示赞助。我们4人商议决定在北京聚会。

1958年,我们分手后,已经近半个世纪,往日同学们上课、做操、自习、玩耍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如今同学们却在祖国的四面八方,回忆往日同窗生活,年轻时的模样,今日若再重逢时,我们都已头发斑白,欢度夕阳。50年后,“同窗学友大团聚,东西南北来相会,昔日校园盼北京,今日圆梦在京城”。这是一个大胆的倡议,是同学们重逢的大好时机,真是难得一见啊!我们真诚的向您发出邀请,欢迎您来京参加“同窗学友聚会的活动”。

这次活动准备安排在51日黄金周后,确切日期另行通知,参加人员包括初中团结班和高三(1)班全体同学。

这次活动期间的全部费用都由民营企业家光求旺同学全力赞助,包括在北京的饮食、住宿、聚会、旅游等费用。路费个人自理。如有陪同,费用自理,可以一同安排所有活动。

来京注意事项,随身携带个人身份证件、告知来京车票日期、到达站以及返回日期和地点。

在京期间的医务人员,由来京同学方文、盛玉年、吴芝兰三位主任医师负责处理有关情况。如果有特殊关照,请事先告知。

此致

敬礼

                                                     筹委会主任  光求旺

在京联系人  都世民  沈长生

分片联系人  胡立达  汪吟城

        

        疏日华  邱庆民

                                                                        王霄云

                                                             2005321

50年难得一见

光求旺同学来京给我打电话,我很惊讶!他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听声音与五十年前有些相似,谈话内容也可信。事后,我上网搜索了他的名字,了解了他的一些情况,于是到旅馆与他见面,见到他我不敢认,他的外表形象已经变了,但是房间只有他一个人,我就上前打招呼。在房间里坐了好大一会儿,我在思索他往时的形象,与他现在的形象对比,才慢慢的感觉他就是光求旺。我想如果我在外面路上碰见他,我绝对不会认为他就是光求旺。

曾记得35年前,到南京十四所出差,在该所食堂门口碰见了一位老同学房章乐,我一眼就认出他了,他很惊讶!为什么我能认出他来?因为他的脸型基本没有变化,否则分别十几年,一般说来是不会认识的。

200559日,来自祖国16个县市,实际签到39位。第1位到达北京的是疏日华同学,来自纵阳县。这次来了三十五位同学,有一多半儿认不出来了,他们不仅是头发斑白,胖瘦也不一样,脸型也变了,走在路上是不敢认的。如果不是这次聚会,来到面前说出他的名字,也想不起他小时候的模样,回到房间看一看毕业照,在脑子里仔细比对,仿佛已经有了一点儿像,越想越像,这就是分别50年后,老同学重逢的感觉。如果这几十年有联系的话,也不至于这样。我来北京国防科委五院三支队,单位对外全部是信箱,没有任何地址,也就是说单位是保密的,所以与外界联系很少。因此50年难得一见,是一句实在话。人生何处不相逢,见时难,别时也难,有缘方能再相见。

天安门前拍个集体照

510号早饭后,同学们一起上车,前往天安门广场,然后游览故宫。同学们来到天安门广场,大家都渴望拍一张集体照,留个纪念。同学们分成三排,前排蹲下,后排站立。可以把天安门全部拍下。

20191120.jpeg

 

施国新老师当年教我们物理课,他的课讲得好,概念清楚,逻辑性很强,容易让你听懂。然而他人生坎坷,因被划成右派,从桐中调到了九华山中学。在拍照时,同学们都请他站到了中间,在这一张合照上,有民航的局级干部、所长、有特级教师、主任设计师、主任医师、有教委领导、有中学校长、有研究员、高工,同学们互相谦让,不分职位工资高低,满脸微笑呈现在照片上。

照片拍完后,同学们建议写上几个字:“桐中同窗学友50年 京都聚会”,放在照片的上方。照片的下方写明了时间,2005510日。同学们离京之前每人免费发一张12寸集体照。与此同时,每人两张毕业照照片。

 

游览北京名胜古迹

510号下午,同学们游玩故宫后,到北海公园,恭王府花园,王府井步行街,东华门夜市。

511号早饭后,同学们乘车前往八达岭长城,不到长城非好汉,尽管大家都60多岁了,还是兴高采烈的前往,只有两位同学身体不好,没有去,有一位是刚做完心脏搭桥手术,有一位女同学身体比较虚弱没有去,我在旅馆陪同他们。同学们游完长城后,前往十三陵长陵,前往奥运村、亚运村,晚上大家品尝北京烤鸭。

512日,早餐后前往颐和园,午餐后前往圆明园

513日,同学们前往天坛公园,太平洋海底世界,皇家寺院雍和宫

几天的行程有专人携带摄像机,拍照了大家游览的珍贵画面,喜笑颜开,交谈亲密,真是老友重逢,难得在一起。人生有几个50年,能在毕业后50年重逢,游览首都北京,这种心情是难以表达的。游览后,特地制作了一个VCD光盘,每人发一张光盘,留作纪念。

来之不易的聚会、历史性的聚会、难以忘怀的聚会

张和贵同学在给我的来信中这样说道此次北京之行,同学聚会是一次十分难得的机会。感谢光求旺同学和其他组织联络的同学,聚会顺利实现、圆满成功,给同学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聚会已过,各奔东西,然而记忆犹新,历历在目,同学们见面时激动不已,问长问短,交谈别后之情的场景动人,难以忘怀,可谓是一次不平凡的聚会。回想十年寒窗苦,半个世纪的风雨,人生之坎坷,茫茫人生路历尽沧桑激活,如今风华已去,正渡夕阳。

施国新老师来信说,这次能参加首都聚会,要感谢光求旺同学。数日子欢聚其乐融融,友弟们对我关心之爱,使我感激万分,虽然只是短短几天的聚会的欢乐情景,给我印象很深很深,永远铭记在心,分别近半个世纪,分散在各地的同学欢聚北京,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方大有同学也有同感。然而两年后,施国新老师和方大有同学都去世了。

王维民同学写了一首诗:

光洒文都寒窗苦,

求学谋业南北去,

旺盛人生今不在,

友邦京城老来聚。

笔者写诗一首:

桐中分手五十载,

东西南北聚京城,

回首往事思乡情,

感慨万千欢乐多,

怀旧迎新思故乡,

欢乐安康度晚年!


科学联想与感想

50年后的同学聚会,应该怎样办比较好?人生只有一个50年,最多两个50年,然而到两个50年的时候,再聚会已经不可能了。50年一见,为什么有的人变化不大,有的人变化很大?这种变化是不是时空的变化,科学家对这种变化是怎么思考的?爱因斯坦认为,时间是第4维度。现代科学告诉我们,人是由受精卵,一分为二,二分为,……变成坯胎,再由胚胎变成胎儿,然后离开母体,人的寿命从这个时候开始。为什么不从受精卵开始计算呢?没有受精卵,是没有这个人。从受精卵到婴儿离开母体,这个时空变化很大,无法用投影的方法表示出来,也就是说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在小宇宙中不适用。爱因斯坦对小宇宙不了解。为什么我们祖先提出“天人合一”的观点?而爱因斯坦却不是这样的观点,他解决了宏观与微观的关系吗?他解决了大小宇宙之间的关系吗?他的相对论没有解决,科学的研究是否要回归到“天人合一”的观点?笔者认为这是需要认真仔细的讨论。

一个人离开母体来到这个世界,如果有灵魂存在,这灵魂何时进入人体?科学家有研究灵魂的存在,也有不承认有灵魂的,至今没有结论。如果有灵魂的存在,这是什么时空关系?

生物学家认为,人体有一种自组织现象,那么这种自组织现象是谁操控的?难道真是有上帝吗?中国人不相信上帝。自古以来,有些名家认为有灵魂的存在,灵魂操纵的这些变化,人死后,灵魂变成光,很快消失。如果每个人每个月或者每一天拍一张照片,将其存放在电脑中,等人生走完夕阳路,将这些照片用计算机进行对比,给时空做一个总结,能证明爱因斯坦的理论是正确的吗?不能!我们同学50年聚会,中学毕业时的形象,与50年后的形象是不一样的,根本不是投影关系,确切的说无法描述这种时空变化关系?笔者想不清楚该怎样探讨这个问题?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339385-1206989.html

上一篇:惊叹 科学家的不同时空观!--读“理性的边界”一书有感
下一篇:一沙一世界 古今说

2 蒋大和 蒋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29 06:5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