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yang197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yang1971

博文

围棋琐谈

已有 3558 次阅读 2014-12-3 20:05 |个人分类:个人看法|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2014121日,围棋大师吴清源逝世了。

 

围棋的历史很悠久,据说,“尧造围棋,丹朱善之”。因下棋好而闻名的人,自古有之。孟子讲过弈秋的故事,后来的就更多了:《围棋十诀》的王积薪,骊山遇仙的刘仲甫,镇神头的顾师言,等等。

下棋好的人,通常被称为国手,有的甚至被称为棋圣。古时候,“圣”这个字还没有现在这么了不起,很多时候并没有“圣人”的意思。在某个专业领域做得非常好的,就可以称“圣”了,比如说书法有书圣,饮茶有茶圣。最早的棋圣据说是三国时期的严武字子卿),最近的棋圣就是中日围棋擂台赛的英雄聂卫平了。

 

围棋是消闲的活动。孔子说,饱食终日,无所用心,难矣哉。不有博弈者乎?为之犹贤乎已。只有有闲人才会下围棋,所以,围棋的兴衰跟社会稳定和经济发达与否有很大关系。陈毅元帅就说过,“国运衰,棋运也衰了。现在,我们国运盛,棋运也该盛。”

围棋又不仅仅是消闲的活动,人们有时候在它身上寄托了太多的东西。天下太平的时候,围棋不过是一小部分人的娱乐活动,纵然你棋力高强、甚至天下无敌,也不过就是圈子里的事情而已。黄龙士一生未逢敌手,《血泪篇》流传后世;范西屏、施襄夏双峰并峙,《当湖十局》天下闻名。他们都是“棋圣”,但也就只是“棋圣”而已,得到的只是围棋爱好者们的尊崇。社会动荡、国破家亡的时候,普通人保命犹恐不及,哪里有闲情逸致关心围棋呢?但是也就是在这种时候,有些棋手的影响反而超出了狭小的棋界,甚至影响了整个社会。

吴清源就是这样一位棋手。

 

吴清源生不逢时。吴清源出生的时候,正是中国大乱之时,军阀混战、民不聊生,列强入侵、海内危急,中国正处于历史的最低点,大有亡国灭种的危险,而日本正是军国主义横行之时,正在致力于“大东亚共荣”的美梦。在这样的时代,围棋根本就不重要的。吴清源天赋异禀,再加上机缘巧合,十二岁就横扫国内名手,十四岁东渡日本,开始其在日本棋坛争雄乃至称霸的历史。与木谷实开创的新布局,与本因坊秀哉的“星、三三、天元”名局,“十番棋”生死对决中将所有日本棋手降级——这些成就了他在棋界的威名,“昭和棋圣”。

吴清源生逢其时。吴清源在棋坛奋斗的时候,中国正处在有可能亡国亡天下的黑暗时期,多少人在迷惘痛苦时希望看到哪怕一点点光明,哪怕是来自于“弈本小道”的围棋,也能给予人们一点点希望。日本棋手和吴清源下棋的时候,从来都是把他当作中国人的,战胜吴清源才能证明日本的强大光明,才能说明中国的腐朽不堪,然而,他们都没有成功,只是证明了吴清源的天才,成就了吴清源的辉煌——这些导致了他在棋界之外的影响。

除了围棋方面的天才,吴清源在其他方面大概没有什么才能,可能连普通人也比不上的。甚至连他在围棋方面的奋斗,在很大程度上也许就像普通人为了生存下去而挣扎着绝不后退罢了。他是昭和棋圣,围棋历史上不世出的天才,得到了广大围棋爱好者的尊敬和爱戴。除此之外,他只是个普通人,甚至更像一个不知世事的孩子,也做过一些不那么合适的事情。毕竟他只是个棋圣而已,又不真的是什么圣人。

终其一生,吴清源都是一位棋手。他既是一位幸运的棋手,又是一位不幸的棋手。他在围棋方面达到了一名棋手能够达到的最高境界,这是他的幸运之处。然而,他崛起于中国棋坛之时,正是中国最艰难的时刻,围棋根本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他称雄于日本棋坛之时,正是中日冲突最激烈的时刻,所有的棋手都视之为敌国的标志,虽然他自己并不一定有代表中国的意思;他引退之后,看到了围棋在日本的兴盛和衰败,看到了中国围棋的崛起和强盛,看到了自己的名声越来越高,甚至超出了棋界这个小小的圈子,而圈子之外的人关心的却是其他一些事情。这些都是他的不幸之处。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了。吴清源是一位棋手,他为围棋而生,也为围棋而死,围棋给了他荣耀,他也为围棋奉献了一生。

 

吴清源先生千古!

 

 

 

后记:

西西河网友陈经的议论颇合我心,所以我把他的帖子也放在这里。

我不想争论这件事情,所以我把评论也关闭了。

 

 

https://www.ccthere.net/alist/4074508 

吴清源的政治问题 [ 陈经 ] :2014-12-02 01:40:07 主题帖    

下围棋的人对吴清源在棋界的地位了解会多些,但对吴的生平未必很清楚。不下棋的人就更不了解了。

从围棋界的形象来说,吴肯定是一个中国人。他在中国长到14岁,天才的棋艺也是在中国练出来的。段祺瑞一月100大洋在北京养着,主席那时在北大图书馆一月才8块大洋。吴清源和赵治勋、林海峰、张栩不一样。赵治勋5岁就很厉害了,但还是要被高手让五子,是在木谷道场学成超一流的。林海峰是吴清源在日本培养的,和张栩一样,在台湾水平并不高。

吴的棋艺,一部分是看日本棋谱自学的,另一部分是看中国古谱,和中国高手顾水如刘棣怀等人混战中领悟的。由于天下大乱国运不兴,当时的“中国高手”水平很低,低级错误很多,连现在的业余五段都下不过,要被当时的日本第一高手秀哉让三子。但很多人不了解的是,中国古谱的水平很高,代表人物黄龙士、范西屏、施襄夏,让这些“高手”三子也不成问题。比黄范施差一点的周小松,也可以让这些人二子。

吴去日本之前,棋艺水平已经很高了。和日本五段是一胜一负,两胜日本天才少年桥本宇太郎。到日本下测试棋,让二子胜秀哉。在这么高的一个水平上,日本没有人能教他,他师傅濑越宪作并不教棋。当然日本有一个高水平的对局环境,可以让吴自己领悟成长,当时的中国是提供不了的。吴清源自己说,到日本以后,水平没有提高多少。而且从棋上看,吴根本不是日本下法,着法自由自在,创新非常多。

当吴对战日本高手时,都被当作中国人。多次重要对局,包括和秀哉的“星、三三、天元”特别对局,各次十番棋,都是作为中国人坐在棋盘前。而日本棋界也是如临大敌,比日本人自己下要重视。后来赵治勋横扫日本棋坛,包揽大三冠,日本人并没有这种情绪,因为赵的棋艺是木谷道场教的。如果吴被当作是日本人,肯定会被立为地位唯我独尊的名人。正因为棋界不把他当日本人,结果弄成了读卖新闻的员工,棋战都不让参加,只是专门出来下十番棋。

因此,如果对围棋历史比较了解的人,不会因为吴清源的国籍问题而想不通。吴清源的棋代表的是中国,这是确定无疑的。而这在以后也不会发生改变。

吴除了作为一个中国人在下棋,又在世俗世界中生活。我可以比较有把握地得出结论,作为一个少年人的吴清源,对自己出身之国的印象不好。这是可以理解的,当时那种破败的社会,心里有阴影很正常。有些人在长大以后,经过各种形式的爱国主义教育,会把这种阴影变成奋发拼争的动力。就象吴的二哥吴炎,加入了共产党,一直搞抗日运动。但也有其它可能,如吴的大哥吴浣,成了伪满洲国的官员。

吴清源父亲是皖系小官,外祖父是清庭翰林御史。小时没上过学,私塾先生到家教的。11岁时父亲死了,自己下棋养活全家,兄弟三人加三个妹妹还有母亲。段祺瑞对他的圈养,虽然让他全家生活无忧,也并不是多么光明。你让他坚定地爱国,也没有那个环境。

14岁时来到了日本。日本棋界人士对他没有歧视,热烈欢迎他,木谷实和他成为好友共同研发新布局。日本社会也有秩序,环境比中国好得多。在少年吴清源的心中,自然会对日本产生好感。后来吴清源选择加入日本国籍,从心理上来说,是可以理解的。这些在吴的自述中都写了。如果中日没有发生大战,这并不会造成政治问题。

吴清源作为围棋之神,成了生活白痴、政治白痴,这似乎是很自然的事。但是,这种理解是有问题的。吴并不是一般人想象中,除了下棋啥也不管的“天才白痴”,如果这样也没有争议了。他反而是积极、执着地参与各类“精神活动”。最有名的例子是,他积极参加日本邪教组织玺宇教,棋也不下了,甚至要女教主下令才去下十番棋,下棋收入归教主。女教主甚至和他同睡一张床施法,弄得他休息不好。

对于中日关系问题,吴清源的政治见解是“中日亲善”。其来源是红教,一个鼓吹“灵魂相互和谐、合作、和平共处”的宗教团体,吴一到日本就受了影响。这个红教被利用,发展出了“中日亲善”这套理论,为日本侵略中国涂脂抹粉。吴一生都受这种理论的影响,执着地相信。吴说:“我相信天意是要中日亲善的,但中日亲善也不是马上就可以解决的。我信仰的红会就说‘不语政治,世界无国境’,所以我也在超越民族或是国家的心理。”

他从193218岁起就积极要求加入日本国籍,甚至他师傅濑越宪作也不同意。1936年实现目标。1934年和1936年两次到中国东北劳军。1942应汪伪政权邀请去劳军,这都是他自主的行动。后来日本战败,吴的日本国籍被剥夺,变成中华民国,后来又成了无国籍,后来变回日本。吴的选择很清楚,他内心一直选择日本国籍,并接受“中日亲善”理论,没有人逼他。

这种政治问题,说得好听也叫“污点”。难听就不知道是啥了,抗战时期就有愤怒的舆论。总的来说,他除了劳军没有什么政治活动,问题可大可小。后来因为他围棋上的成绩,中国方面对此淡化处理了。在官方层次就是“不可细究”,不主动提起。

我的主张是,如果人有兴趣去了解,那就应该直面真实的历史。不能因为在棋上欣赏他,就说他当日本人是被迫的。但是另一层面上,也不要“泛政治化”,好象人最重要的就是政治表现。因此,我个人在这个问题上没有纠结。我看棋就是看棋,棋下得好坏,艺术性如何是能看出来的。看棋和看球一样,也有立场,吴的棋就是中国人的棋。他在棋界下到了神人的地位,是中国的光荣。

就象李娜,我看她打网球感觉很好,几次大满贯决赛在我看来是最高等级的电视体育节目。至于她有些公知言论,我也无所谓。我工作生活中一些好朋友,也时不时放出一些公知言论。对于这些言论本身,我当然不同意,也写贴批驳过。但是李娜以及这些朋友,显然是受了影响。

吴清源、李娜、放出公知言论的朋友,我无法把他们看成坏人。因为我看棋、看球,一起工作生活,都是正面的感觉。劳军、放公知言论,我更愿意把他们看成受害者。战争不是他们发动的,劳军不是他们组织的,公知言论不是他们发明的。当然人过了一定年纪以后,某些观念就会定型,也没有挽救意义了。所以,也不要强行要求人改变政治观念。对我来说,你下棋、你打球、你和我一起工作生活,这些对我意义更大。至于政治观念,我不同意你,但也不影响我们的关系。

当然,如果是搞政治的人,那就是另一回事了。汪精卫是搞政治的,不能因为他生活操守不错,就说是个好人了。政治上选择错了,主业错了,就不是原谅的问题了。员工害死了公司,没法原谅,只有开除。但如果人不是搞政治的,我主张还是不要用政治标准来看待,特别是可以把政治放一边的和平时期。

 

中国棋圣是聂卫平,吴清源是“昭和棋圣” [ 陈经 ] :2014-12-02 04:26:40 :4074536    

聂卫平的“中国棋圣”称号,是官方认可的,擂台赛9连胜后授予的荣誉称号。

吴清源是棋坛公认日本昭和时代的最强者,当时没有给他最尊贵的名人称号,后来舆论称之为“昭和棋圣”。

后来日本中国都有了“棋圣战”,赢了就是一年的头衔保持者。

清初有文人评论14圣人,其中黄龙士是“棋圣”。后来范施二人都被人尊称为棋圣。

所以,棋圣从古到今都是那个意思,只和棋有关,和作人没有关系。棋圣从来不需是圣人,也没有下围棋的人这样认为。

 

其实早吵过好几轮了,只不过以前只在围棋论坛吵 [ 陈经 ] :2014-12-02 08:27:35 :4074565    

这类事关心围棋的人早就把挖得差不多了。否则真相还真不好找。至少在20年前,要弄清楚吴自己想不想当日本人,并不容易。以前还说吴清源是《一盘没有下完的棋》中爱国男主角的原型,其实这是历史的误会。

由于围棋论坛吴的崇拜者众多,所以一般是揭发“吴汉奸”的人独自作战。

而这次更多大众知道了,又没有对吴发自内心的情感,自然会因为“历史真相”而“大哗”。

就比如共产党和主席都有不少“黑历史”,如果不知道众多光辉事迹,以及“黑历史”的具体情由,就会象一些港台民众那样,看成妖魔鬼怪了。

具体到吴的事迹,如果理解了他在棋盘上打败所有日本高手的意义,以及棋艺上的高度,自然就愿意对他其它事情多听听“具体情由”。所以我也愿意多写一些解释一下。

这么说吧,吴在棋艺上达到的成就非常之高,对中国人民族信心的提升,远远大于他个人政治问题所造成的损害。如果因为这种既不太大又可以消除的损害,而忽视了他不可替代的大贡献,这不是成熟的民族应该有的态度。

 

在围棋论坛吴不需要“翻案”。汪是搞政治的,和吴标准不同 [ 陈经 ] :2014-12-02 09:02:53 :4074572    

多年以来,都是有个别人在围棋论坛“揭发”吴。这种揭发也从来没有影响从专业到业余棋界里,吴崇高的历史地位。

讲一句不客气的话,如果一个专业围棋人士,出来说“我不敬佩吴清源,因为他是汉奸”,这个话会让他在棋界受到极大压力,官方更不会支持。只有起哄的不懂围棋的人,才会说这是正义的话。最敢放话的抗日英雄聂卫平怎么不说这种话?老聂从内心里就不认为吴是汉奸。

我已经说了,政治人物的标准不同。搞政治就是要气节第一。搞艺术的气节也重要,但就不用放在第一位了。一个公知,如果主业是公知,那也就这样了。一个主业是艺术的人,艺术成就极高,那么有些错误言论与行动,不影响行业地位。

胡娜如果打到一个大满贯,不会因为她叛逃而影响行业地位。而网球专业的人士肯定就不会去攻击她叛逃的事了。

大多数专业人士是很不愿意把政治放在第一位的。而且很讨厌别人逼着他们这样做。

 

我写贴,因为不想西西人因为不理解围棋而进行政治表态 [ 陈经 ] :2014-12-02 09:51:59 :4074508    

我平时对各种围棋赛事、围棋论坛关注很多,所以情况比较了解。

可以肯定地说,没有任何棋界专业人士会去质疑吴的人品。内心里有怀疑的人应该都很少,即使有也不敢。因为这会在专业上带来很大的麻烦,根本就是发疯一样的行为。

为什么有时要讲“专业的归专业,政治的归政治”,不要什么都政治化?因为有些事,真的是超越政治的。正如有些穆斯林还管别人吃猪肉,这就是过头了。一些围棋人士在说吴清源多伟大,是在他们的小圈子里搞,既不是政治评论,也不想被政治影响。围棋人士没有强求别人同意,别人要去干扰就过头了。

我能理解棋界专业人士对吴的崇敬,所以就很不希望西西河不少平时不错的人,因为不了解专业,在这个问题上急于表态。我虽然围棋下得不怎么样,但对围棋还是很关心的,对围棋的维护心态接近专业人士。

当很多专业人士在谈吴清源时,其实是在谈围棋。他们对吴表达崇敬,更大程度上是在对围棋之神表达敬意。而吴,是棋界公认最接近围棋之神的人。

如果因为一些世俗政治的事,影响了围棋这种玄妙之物的神性,在艺术和专业上是很烦人的事。

而且围棋还是一种极为特殊的艺术。它在各种智力游戏里有至高无上的地位。这个专业本身就不是一般的专业。可以说艺术地位远远高于网球这类竞技体育。粉丝们对费德勒的崇拜与喜爱,远没有到“网球之神”这个地步。但对棋界人士来说,“围棋之神”是一个严肃的概念。我只在围棋里见过。国际象棋、中国象棋里都没有。不理解这一点,就不会明白吴源清为什么地位这么高,以至于棋界人士根本不提他的这些政治问题。

 

说句不客气的话,郭沫若的艺术地位远低于吴清源 [ 陈经 ] :2014-12-02 10:18:41 :4074618    

我个人对郭沫若没有恶感,但也不会费劲去为他分说,最多我理解他做事的动机。

文学,很大程度就容易和政治扯上关系,所以弄成政治评论也正常。诺贝尔文学奖也经常搞成政治奖。甚至可以这么说,如果不是因为政治,郭有这么大名气和地位么?

而吴的地位不是人吹的。一张张棋谱摆在那,专业人士都服气的。如果把吴和郭相提并论,围棋人士会觉得这是对围棋不尊重。

世界杯期间,有人这么评论:

你如果还反梅西,那你就是在反足球。

同样,吴清源是围棋发展到目前为止,最能代表围棋的人。用一些政治标准来反吴清源,对一些人来说,这就是在反围棋。

围棋和足球,是两种地位非常特殊的艺术。

 

如果“大众”这样选我没办法,但感觉这种选择不太好 [ 陈经 ] :2014-12-02 11:12:41 :4074642    

喜欢围棋的人,公开表达一下这样的感情,应该不是一种低的格调。

不理解的人,如果奋起批驳,人少到无所谓。如果炒作起来,我会为中国的民族性感到不好意思。真弄成这样,那就是中国人太过于政治化了,某种程度上是一种极端主义。这很可能被人笑话,而不是称赞中国有很多人很爱国。当然也可能我是错的,小资情绪什么的,爱国群众批吴更正义、更正确。

 

我判断,攻击吴不会让西西显得更正义 [ 陈经 ] :2014-12-02 11:40:38 :4074634    

而是降低西西的水平。所以我来解释。

我不是为了提高吴的地位。可能不太好理解。

 

在精神和政治生活上,吴清源等于神经病、等于小孩 [ 陈经 ] :2014-12-02 20:59:15 :4074747    

吴极端不重视物质生活,也不重视名誉,主要就是在搞精神生活。但其实除了棋,没有深刻的哲学思考,非常的弱智,基本是在瞎搞。

他经常参与宗教活动,认为在搞精神。很容易就被邪教忽悠了,积极参与邪教活动。战后曾经不下棋跟着邪教教主游荡了两年。表面上是他自己主动做的,但根源是被忽悠了。

政治上在中国没人教他正确的三观。到日本后,因为感觉日本人待他不错,就接受了“中日亲善”理论,要超越国家、不语政治、人类和平和谐。和“大东亚共荣”一样,在当时的情况下,是一种反动理论。这是在政治上被忽悠了。但也没有多深刻的认识,象小孩被块糖蒙了差不多。让他搞“中日亲善”宣传他也搞不来。

他本人一直是想加入日本国籍的,但是由于政治,有30年时间弄成了“无国籍”自己还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棋手也不知道,人家安排他下棋就下。这也类似于一种小孩的执着。他想加入,但没加成,也没想着去弄一下。

伪满、汪伪政权邀请他去下棋,他肯定不是有什么复杂的“支持圣战”的想法。而是比较简单的思维,朋友去、师傅去,就去吧,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深挖他的思想动机,也弄不出啥。他的逻辑就是小孩逻辑。

他甚至不理解为什么要回避政治,知道有人骂他是汉奸要杀他,他对此不以为然。我个人认为他不是象公知一样,有普世大道理,而是象小孩一样,觉得“你们为啥这样”,搞不懂。

由于他非常执着,身份又特殊,一直没有人去和他提这些国家民族的东西。邪教的事,后来他自己觉得教主太不靠谱,就回归了围棋。但政治估计没人敢和他提,他只和棋界人士来往,中国日本哪个棋手不开眼去提这些事?所以非常可能他这辈子在政治上一直是个小孩。小孩不教育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小孩有人教育,谁敢教育他?

所以,我个人认为,他的政治污点谈不上主动,但也不是被迫。当作神经病小孩比较容易解释。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319915-848238.html

上一篇:关于“黄-里斯理论”
下一篇:科普困境之尝一脔而知鼎味

18 陈楷翰 尤明庆 李轻舟 武夷山 施郁 刘钢 陈志飞 禹荣明 金拓 陈筝 余波 辛晓十 葛素红 biofans zhujt2005 lrx ingzha yangb919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23 21: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