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扬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yang1971

博文

给自己上网发帖子找些借口

已有 3475 次阅读 2014-5-3 12:40 |个人分类:个人看法|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我在网上闲逛很久了。最早是在9697年吧,那时候主要是逛逛科学院自己的BBS,有时候还下下棋。后来,闲逛的范围就越来越大了,很是浪费了一些时间。网上的好帖子不能说没有,但是往好里说也只能算是沙里淘金了,付出和回报根本不相称---幸亏闲逛的目的本来就是打发时间而已。


逛了这么多年,几乎都是潜水、很少发言,更别说实名发帖子了。开始是懒得写,后来是有些怕:帖子里能够暴露出太多你不愿意让人知道的东西,甚至是你自己都不知道的关于你本人的东西。记得在天涯看过一座高楼(一串帖子),某人为某事给自己辩护,写了几千字的表白,自以为很得体、可以把自己洗白。可是,有人对这篇文字做了语义学分析和心理分析,通过分析作者的遣词造句,分析作者对事件不同侧面的强调或回避,揭露出隐藏在字里行间的“小”来;还有人根据文字中全角符号和半角符号的使用情况,分析出这篇文字是多人多次修改的结果。这样一来,这篇表白书简直就像是自首状了。更明显的例子就是亦明的“方学研究”了:海量的帖子在耐心细致、富有洞察力的分析之下,完全暴露了作者的行为动机和思维演化过程---甚至是作者本人都没有意识到的关于自己的东西。


当然,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现在,这些认识都是常识了---每个人都知道“大数据”的威力。任何人只要处于聚光灯下、放大镜前,就不用幻想还有任何隐私可言,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人们的关注点尽快转移---毕竟我们现在处于“五分钟热情”的时代:即使你刻意追求,最好的结果也就是几个观众给你五分钟的关注;如果你不追求,那么就连五秒钟都不会有了---每个人都很忙,都有太多的事情要操心。作为普通人,这也未尝不是我们的幸运:实际上没有人在意你在网上说些什么---这大概就是陈必红十几年前上网实名发帖想要证明的事情。当然,也有一些人完全反对这种观点,他们上网就是为了出名的---最著名的例子莫过于“面对面”的朱海军了。


那么,网上闲逛了这么多年,为什么突然想起要发言了呢?总要找些理由吧。我想,自己在网上逛了快20年了,以后还要再逛20多年,难道就这么一口气潜水40年?我在网上也了解了一些东西,形成了一些看法,却不知道对错,因为没有人交流嘛,难道就憋在肚子里一辈子?也许说出来,就会感觉好一些,即使错了也没有太大关系---大家对正确的东西都不一定有五分钟的热情来关注,谁又会在乎这里多了一个人说了些错误的东西呢?我打算说上一段时间,然后再看看是继续发言呢、还是接着潜水呢。


我是做物理研究的,我干本行工作的时候是不上网的(查找资料、搜索文献对我来说不算上网),而是读书、讲课、读文章、写论文、做实验、听报告、参加会议,所以,关于这些东西我也不打算在网上谈论太多;我的闲暇时间有很多是在网上逛的,感兴趣的东西就多看看,不感兴趣的就不看,这些非我本行的信息和看法都来自于网上,所以我也就打算在网上谈谈它们---不靠谱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举几个例子说明一下吧。福尔摩斯说过,“只讲结论,不说原因,会让人印象更加深刻。”但我就不故弄玄虚了,略微给些自以为是的证据吧。


比如说,我认为中国的教育制度总体上来说是很成功的---与经常听到的说法相反。我们大都听过“一流的学生、二流的老师、三流的管理”的抱怨,以前还有“一流学生出国、二流学生就业、三流学生教书”的说法,我们就暂时接受这些说法好了。我认为,教育的成功与否应该以经济和国防的成功与否来衡量:如果教育不能促进经济和国防,那么它就算“成功”了又和我们普通人有什么关系呢?现在中国的实体经济已经达到了世界最大,可以算是在几十年的时间里赶上了世界先进水平了吧,而这些成就是“二三流”人物在国内做出来的,因为“一流”人物要么出国、要么本来就在外国受教育、做事情。也就是说,我们的这些“中驷”与外国的那些“上驷”跑了个差不多,也许还好些,那么是不是可以归功于教育制度呢?当然,这并不是说,它没有缺点---应该改进的地方确实还很多,但那是另一码事儿。


也许你会说,“搞得这么好也没见你得个国际大奖回来”。实际上,得奖这种事儿和国家经济水平有很大关系。国际性的大奖,袁隆平就得过。随着中国在经济和国际事务上的影响进一步增大,会有更多的中国人得奖。物理是本行,我就不说了,太得罪人;化学也不说了,这个真不懂,而且有些化学和物理的界限也分不清;文学嘛,可以得奖的就太多了,莫言都能得大奖,那么给谁不是给啊。数学吧,眼见着有个明显的例子,推动孪生素数研究的张益唐,今年的国际数学家大会上应该得个菲尔兹银奖吧---特别贡献奖,超过40岁也行的,证明费马猜想的怀尔斯有过先例的,再说,最近James Maynard在张的工作基础上做出了重大进展,够得上菲尔兹奖了,难道那些评奖的家伙们就好意思厚着脸皮漏过张?生物学或医学,也可以找几个中国人发个奖嘛,肖传国治疗脊柱裂的方法,刘实的细胞增殖理论,难道不如那些“有望治疗癌症”的新方法?经济奖嘛,他们就好意思看着中国经济越来越发达、却继续把经济奖发给谁也没听说过的数学家、或者利用自己的得奖理论亲自下海实践并终于搞破产了的经济学家吗?中国搞经济的看重实干,发文章的水平不行,但总能找几个有文章的嘛,吴敬琏、林毅夫什么的都可以嘛,至于发奖的理由,那还不好说?“世界上最难找的东西是钱,最好找的是借口。”最后还有个和平奖,虽然大家现在都当笑话看了,但是评奖的就真打算这么玩下去了?就算不好意思直接给了中国政府领导人,总可以给袁隆平、李振声这样为解决很多人吃饭问题做出大贡献的人吧,非要送给大国总统首相什么的才过瘾?


这些例子就是我在网上闲逛得到的信息,以及由此而来的一些看法。以后我想说的可能也跟它们类似,也许更不靠谱呢。有了看法,老憋在心里也不好,不如说出来吧。


当然,这些都是借口。还是那句话,“世界上最难找的东西是钱,最好找的是借口。”我只是突然愿意发言了,就这么简单。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319915-790897.html

上一篇:深入交流,互相学习,促进科研工作
下一篇:《史记艺术研究》读后感

8 周健 徐磊 邱敦莲 王安良 张骥 杨正瓴 haoye cdkcanafee2008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2-28 08:0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