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扬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yang1971

博文

[转载]辛延年:羽林郎

已有 731 次阅读 2020-2-16 22:08 |个人分类:感动我的文字|系统分类:诗词雅集|文章来源:转载


羽林郎

[] 辛延年

 

昔有霍家奴,姓冯名子都。

依倚将军势,调笑酒家胡。

胡姬年十五,春日独当垆。

长裾连理带,广袖合欢襦。

头上蓝田玉,耳后大秦珠。

两鬟何窈窕,一世良所无。

一鬟五百万,两鬟千万余。

不意金吾子,娉婷过我庐。

银鞍何煜耀,翠盖空踟蹰。

就我求清酒,丝绳提玉壶。

就我求珍肴,金盘脍鲤鱼。

贻我青铜镜,结我红罗裾。

不惜红罗裂,何论轻贱躯。

男儿爱后妇,女子重前夫。

人生有新旧,贵贱不相逾。

多谢金吾子,私爱徒区区。

 

PS:

(清)张玉谷《古诗赏析》卷六:“通首皆就胡姬之拒羽林郎着笔,故起四从对面说来,透后作提,似顺实逆。‘胡姬’十句,接写胡姬年少服饰仪容之美。而写仪容处,只举鬟以例其余,又就鬟细细估价,痴甚趣甚。‘不意’四句,遥接起处来,以‘不意’二字引入,下皆就胡姬意中摹写矣。‘银鞍’、‘翠盖’,补笔为倚势者铺张,而着笔不多,又与上段烦简变换。‘就我’四句,调笑引端,写出腼腆可笑。“贻我”四句,调笑实迹,写出干犯可虑。后六,以胡姬拒绝之辞作收。‘女子重前夫’,主句也,却以‘男儿爱后妇’对面剔出。惟知新不易故,岂以贵贱逾盟?审说何等决裂,而‘多谢’、‘区区’辞气仍归和婉,倚势者终无如何矣。更不缴清,尽而不尽。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319915-1218864.html

上一篇:[转载]池莉:霍乱之乱
下一篇:[转载]张籍:节妇吟

0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13 00: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