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扬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yang1971

博文

力学教学笔记之教学目标

已有 2655 次阅读 2016-11-24 22:30 |个人分类:个人看法|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不审势即宽严皆误


Disclaimer:

本文是一名头脑简单的新老师(也就是我自己)对物理教学的粗浅认识,其教学对象是一群头脑也不太复杂的大学新生。特别高明的老师和特别聪明的学生,显然不用理睬这些胡言乱语了。


今年四五月份的时候,邢老师邀请我给国科大的新生上《力学》课,我犹豫的一阵子,还是答应了。犹豫的原因在于我几乎没有大学教学的经验:我给大学生讲过几堂科普性质的前沿讲座课和专业基础课,也给研究生讲过几年专业课,可是从来没有给大学新生上过课。答应的原因是我觉得这样的授课也许会更有趣一些:以前的上课大致都是我在上面讲、下面并没有什么反馈,虽然这很有可能是我讲得太没趣,但我还是抱有一些幻想,也许只是他们不愿意学呢,刚上大学的新生也许会好一些吧?此外我还认为,到了研究生阶段,三观早已定型,授课老师的作用微乎其微;而刚上大学的新生,正在形成对世界的看法,也许会有些不同吧。


既然要上课,当然要分析分析上课的对象、他们学习的理由。我是这么猜的:

1、他们成功地通过了高考,具有相当的学习能力和考试能力。高考作为最有效的选拔工具,还是可以大致准确地区分这些能力的。

2、他们是相当优秀的学生,而且具有一些冒险精神,但并不一定是极端优秀的学生。国科大是个新学校,虽然广告做得不错,但还是无法与北清之类的学校争夺,学生的选择也会有些风险。

3、国科大强调院所结合、重视数理教学,大学普通物理是每个学生都必须学的,但并非每个学生将来都会学数学或物理。其实我这个班绝大部分都是非数理方向的学生。对于这些学生,学习物理思维方法可能要比学习物理内容更重要,虽然这两者是很难区分的。

4、不利的因素是,高考的指挥棒太强了。中学物理教育不太理想,知识碎片化、学习应试化,提高学习成绩的重要手段是刷题,我估计国科大招收的学生有很多不能很快摆脱这种学习方法。


我自己干嘛要来上课呢?当然是因为邢老师的面子大了。还有其他一些考虑:

1、首先,我得到了保证,我想怎么教就怎么教,这是一个很大的诱惑。当然,这并不是因为邢老师对我的信任,主要是因为国科大有自己的考虑。作为一个新学校,国科大必须把教学质量搞上去,但是他又没有什么挑选的余地:科学院嘛,科研为主,谁耐烦搞教学啊?另外,科学院还想重现当年建设科大的荣光,所以对所谓“让在科研前线的人站到讲台上”还有些想法,虽然明知道钱学森的时代早就过去了(钱学森就是想教什么就教什么,但是他教的人就是他要用的人啊,现在哪里有这个条件?),但总要试一试吧。

2、其次,我这个人脸皮比较厚,又喜欢瞎扯——要不是在科学网博客上瞎扯,邢老师怎么会知道我呢?爱瞎扯的人大约也就愿意跟学生打交道,厚脸皮的人大约也就不太怕出乖露丑。其实这也是国科大让院士、研究员们上课的一个目的。让学生看看这些人到底有什么了不起的,如果真有两把刷子,学生们就会说“大丈夫当如是”,如果不过尔尔,那么他们也可以说“彼可取而代之”。为了做到这一点,国科大也花了不少代价,给本科生的代课费要比其他老牌大学高多了——都快赶得上为招生付出的代价了。

3、我是个普通老师,面对的是普通学生(我确实不觉得极端聪明的学生会来选我的课)。这样的好处是我不用给他们讲高大上的东西,我的目的也不是让他们对物理研究感兴趣,而是让他们对大学普通物理有些基本的了解,能掌握一些物理思维方法,特别是分析问题的思路和数值估计的运用——碰巧我自己平时就喜欢瞎比划、瞎估计。我虽然不是伯乐,但是我觉得他的教学原则还是有些道理的:“伯乐教其所憎者相千里之马,教其所爱者相驭马。千里之马时一有,其利缓;驭马日售,其利急。”

4、还有就是我对“人才培养”的认识。“唯上智与下愚不移”,真正的聪明人当然用不着我来献丑了,但是普通人还是可以得到一些经验之谈的。更重要的是,做出重大发现并不一定需要真正的聪明人才行,很多时候也就是普通人,你说他运气好也罢、有远见也罢,其实都不能改变他们也就是普通人这个事实。很多得了诺贝尔奖的人,也就是在适当的时刻遇到了适当的问题,真的除了他就不行了吗?真的有那么多“没有爱因斯坦就没有广义相对论”之类的重大发现吗?为什么只有巴丁得过两次诺贝尔物理奖,其他天才们都干嘛去了?我觉得,当代科研的要点早就不再是等着几个天才去建功立业,而是让更多的、有良好训练的人去闯、去做事,然后就看他们的运气了。

5、对于有准备的人,重大的发现是可以再现的:某件事情可以实现,这个信息本身就是巨大的启发,伽利略制作望远镜、马钧复制指南车,都是如此。对于有准备的人,做出重大的发现也要靠些运气:张益唐解决孪生素数的难题,巴尔末发现氢原子光谱的公式,李兆良揭示坤舆万国全图的秘密,不也都有些运气的成份吗?“若使当时身不遇,老了英雄。”

6、我也知道教学还有个最大的困难。现在的中国大学教育方式是非常奇特的,具体体现在“不是我想学,而是你要让我学”。显然,这与历史上“礼有来学,义无往教”的认识非常不一样。现在政府对本科教育的补贴是暗补,只要知道越好的大学学费越低,就明白这一点了,一本、二本、三本的学费完全是倒挂的,清北之类的一流大学,他们对学生收的学费,根本就是笑话。这种现象的产生,自然是因为教育不仅要注重传统、但也必须考虑到历史的进程:如果不是大水漫灌,怎么才能显著地降低脑力劳动的价值呢?怎么才能在重点支援外国建设的同时、努力满足本国发展的人才需求呢?


好了,啰里啰嗦地说了这么些,这门课的教学目标也就显而易见了。如果你还没有搞清楚,也许就应该认真考虑要不要再上这门课了。

君子得其时则驾,不得其时则蓬累而行



力学教学笔记之缘起 2016-10-25 20:21

力学教学笔记之碰撞问题 2016-10-26 14:28

力学教学笔记之数学工具 2016-10-31 20:17

力学教学笔记之超级月亮 2016-11-7 21:05

力学教学笔记之让子弹飞 2016-11-9 10:02

力学教学笔记之进动的陀螺 2016-11-9 20:27

力学教学笔记之变分法 2016-11-10 14:41

力学教学笔记之马失前蹄 2016-11-10 20:07

力学教学笔记之例题的效用 2016-11-24 20:22


“第七届全国大学生物理学术竞赛”观摩手记 2016-8-21 16:53

摩擦力的奥秘:书页交叉的两本书,可以吊起小汽车 2016-2-20 19:50


[转载]wxmang:什么是好老师

[转载]北大物理系俞允强老师的公开信

[转载]理学院数理基础平台课研讨会简记

[转载]黄吉虎:钱学森与中国科大力学系

[转载]朱邦芬:“减负”误区及我国科学教育面临的挑战

[转载]费曼谈草包族科学

[转载]费曼谈巴西的物理教育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319915-1016591.html

上一篇:力学教学笔记之例题的效用
下一篇:网闻几则之古今无异同

7 李颖业 徐令予 李竞 马红孺 郭战胜 张云 王林平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31 16:2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