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象工作者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uxfyuwp

博文

诗文竞技谈笑中(三) 精选

已有 1296 次阅读 2017-3-12 11:53 |个人分类:杂感|系统分类:诗词雅集|关键词:出名 未嫁 学问 亡国 琵琶行 平等


“我未出名君未嫁,可能俱是不如人。”出自罗隐的《赠妓云英》,前两句是:“锺陵醉别十余春,重见云英掌上身。”这首诗引出了一段情感故事。王立群老师点评说,这个罗隐年轻时赴考,途经锺陵县时结识了云英,是个有名的歌妓,但是过了十几年,罗隐仍没有考上,再次遇到云英时,很惊讶云英还未嫁人。云英也很惊讶他怎么还没考上。康震老师给出了进一步的延伸解读,说这是两个倒霉蛋相遇的故事,初相识后多年再相遇,双方都没达到对方认为应该达到的状态。虽有遗憾,但也反衬出一种情思,说明他们对对方都很关心,两个人是有很深感情的,在时时惦记对方,想象着对方应该是什么样子。虽然没有什么结果,但通过诗词反映出的情谊是很重的。


“直道相思聊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这是个纠错题,应是“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董卿说可能有人会认为“清”是错的,改为“未妨惆怅是轻狂”。蒙曼老师便对这个可能做了一番解读,诗中的清狂是指什么呢?意思是不狂之狂,此人本来没有狂疾,没有那个病,却显得像病了一样,什么意思呢?就是痴情。情到深处人痴狂。所以称为清狂,有不狂之狂,痴情之狂的意思。其实就是一种情,但有些过,用情过深了,人就狂了。康震老师的解释就更有点趣味了,说这两句诗意思是本来知道咱俩也没什么戏,可我就是特别喜欢你,就是跟你相思,就要爱你。董卿插话,是啊!我想想还不行吗?康震老师说,对,我想我的,我痴我的,我的情,与你没有一毛钱关系。董卿则给出了结论:借用现代的一句话,就叫我爱你,与你无关。


“帝遣银河一派垂,古来唯有谪仙词。”出自苏轼的《戏徐凝瀑布诗》,后两句是“飞流溅沫知多少,不与徐凝洗恶诗。”王立群老师解释说,苏轼在赞扬李白的同时,狠批了徐凝。其实徐凝的诗也不错,但率真的苏轼批评人毫不留情,把徐凝贬得很低。康震和王立群老师关于苏轼和李白的进一步解释也很有意思。康老师说,宋神宗评价李白时,说他有苏轼的才情,但没有苏轼的学问,苏轼虽然被他贬谪,但还是承认苏轼是他们时代的骄傲。王立群老师说宋代诗人确实普遍比唐代诗人有学问,重要原因是宋代的雕版印刷已经通行了,宋代人的读书量显然超越唐人。唐人读书受到了当时印刷技术限制,书籍流传是较困难的。所以到今天,李白那样的大诗人留下的诗词也就一千多首,远不及苏轼、陆游,所以从学问角度,宋代诗人远高于唐代。这样解释似有一定道理,从技术上进步的角度解读史实,但若深究学问的内涵,或许也会有争议。


“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康震老师感慨地说,这就是李煜写的诗啊,一般人真写不了,他这种心境一般人体会不到。李煜的诗一般人一看都懂,但你写不出来。他说“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小孩子也能听得懂,但是其中蕴含的酸楚,我们可能体会到,但难以表达出来。董卿说,李煜是字字血泪啊!王立群老师赞同,说他被俘后,处境极度艰难,没有办法保护自己的女人,也没有办法挽救国家,做了阶下囚,没有那种惨痛的处境和经历,是写不出来的。康震老师认为,李煜的确是个亡国之君,但在艺术上确是史上的奇葩。把生活中和政治中的痛,酿造出了艺术上的美,只是这种美是带着血和泪的。李煜的造诣很高,最难得的是能通过寻常的话语传递不寻常的心理状态,这个是常人难以做到的。


“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康震老师谈到白居易,似有些兴奋,说白居易30岁的时候,还是长安郊县的一个科级干部,与朋友一道看了一次仙游寺,想到了天宝往事,写出了《长恨歌》,写得多好啊!如张爱玲所说“出名要趁早”,此诗一出,轰动天下,天才!可十年以后,白居易已40岁了,被贬到江州这小地方,你还能写出什么呢?没想到遇见一个商人妇,听了一曲琵琶曲,心里有感觉了,引发了艺术天才无边想象,写出了《琵琶行》。白居易虽然被贬,但仍然是官人,江州司马相当于副市长啊!而唐代的身份等级划分是很严格的,有官人,有良人,还有贱人。“老大嫁作商人妇”,本人是歌女,又嫁给商人为妻,这在当时身份是很低微的。但白居易一句“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将两人的身份拉平了,这是很不寻常的,俯下身来,与对方平等交换内心,把感情作为人和人交往的唯一标准,是这首诗特别感人的一个地方,这种心态和认同,是非常伟大的,《琵琶行》也成为千古佳作,只有反复咏叹方解其中真味。


节目中令人回味之处不少,在欣赏与谈笑间受益良多。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310230-1038988.html

上一篇:诗文竞技谈笑中(二)
下一篇:走近梅里雪山

3 赵克勤 郭向云 杨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8-24 18:5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