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真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周可真 苏州大学哲学教授

博文

或是中日结盟拒美的时候了?(下)

已有 4000 次阅读 2010-8-4 02:34 |个人分类:国际政治|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中国,日本,美国,中国南海| 中国, 美国, 日本, 中国南海

 
三年多前,笔者曾发表了一篇曾经在“博客中国”遭到许多网友围攻的文章《中日亲善是其共同利益的客观需要》(按:后来此文2007-4-10发表于科学网),文中指出:
 
美国正利用自己在经济和军事上的优势,尽最大努力来实现对有限自然资源的绝对控制。为此,它一方面加紧保护本国的自然资源,另一方面则首先‘收拾’中东(主要是两伊),进而以朝鲜为突破口,试图以此搞乱东亚,同时利用日本政治家目光的短浅,使日本与中国对抗,其企图同样是搞乱东亚,因为东亚一乱,就意味着整个亚洲大乱;而亚洲一乱,对欧美是最为有利的。可以设想:以中国和日本为核心的亚洲一旦大乱,中、日互拼而最终使双方力量消耗得差不多的时候,凭美国现有的实力,是足可以趁乱而一举控制整个亚洲的。如果中、日和整个亚洲看不到这一点,就必然要中美国所设下的圈套。美国为何与日本搞军事联盟?只有傻子才会认为美国是为了日本的利益才这么做的,也只有傻子才会认为美国的目的仅仅是对付中国的。美国这么做的目的显然是利用当今日本政治家的小人心理,使日本与中国和其他东亚国家的矛盾加剧乃至于最终激化这种矛盾,由此引发中日战争,使东亚乃至整个亚洲陷于战乱,从而使中、日都沦为美国的附庸。”
 
中、日固然曾经是敌人,但国际政治中从来都没有永恒的‘敌人’,也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是敌是友完全取决于双方的利益关系。今天预测未来,中、日共同的对手是美国,因为只有美国才既有内在的动力也有实力可能利用中、日矛盾而最终消灭或绝对控制中、日。故必须中、日联合才能对付得了今日之美国,中、日交恶则必增强美国的力量,最终中、日必败,美国必胜;中、日亲善,则东亚力量必然增强,而使美国处于不利地位,如此才能保全东亚,保全中、日的共同利益。”
 
三年前所发的这篇文章,主要是基于对中、美、日三国关系的分析,而提出中日亲善的主张的;今天,鉴于中国目前所面临的国际性危机,笔者不仅仍然主张中日亲善,更认为有必要争取同日本结成联盟。尽管自知其主张必会遭到国人的普遍反对,并且很可能会受到像三年前一样的或至更加严厉的攻击,但我还是要斗胆地提出这个主张。支持这个主张的理由,除了上面已然陈述的内容,还有如下几点:
 
第一,历史和现实都告诉我们,像中国这样一个正在崛起中的大国,没有国际盟友是不行的,除非其不求成为名符其实的世界大国。
 
想当年,冷战期间,两个互相争霸的超级大国都各自有一批盟友在支持着它们,正是这些盟友与它们之间互相依赖的关系,才维系着它们的超级大国的地位。到中国与苏联交恶以致互相分裂以后,以苏联为核心的同盟体系(社会主义阵营)就因之日益衰落,而最终归于瓦解,成就了美国独霸世界的事业。
 
到了苏东瓦解之后,俄罗斯虽然仍然是一个大国,但不再像原苏联那样拥有一批忠实的盟友,它也就成不了什么气候了。
 
如今的美国,它之所以能够在世界上称王称霸,除了它自身的实力以外,也还因为它有英国这样的铁杆“哥们”,还有北约组织中的其他成员国,以及日本、韩国、澳大利亚等“哥们”。实际上,没有这些亲密程度不一的“哥们”,美国根本就不可能具有今天这样超强的实力!这正应了中国的一句老话:“一个好汉三个帮。”
 
如果中国一直保持着改革开放前那样的一个贫弱的大国地位或者上个世纪80—90年代那样比较富强的大国地位,她倒是可以没有盟友的,因为她还不够强大,不足以对别国构成有效威胁,也就不会招来许多对手。
 
但是,如今中国已然成为世界第二经济体,而且按照其发展势头,别人估计可能用不了二十年就可能超过美国而成为世界第一经济大国。在这种情况下,不仅这些年来独霸世界都尝惯甜头了的美国不会甘心于失去其世界霸主地位,就是中国周边的邻国特别是规模较小的一些邻国也都会出于其自保的本能而对中国忧心忡忡,它们当然希望把美国的力量引入到本地区来制衡中国,以达到其自保之目的。至于像俄罗斯、法国这样一些老牌大国,它们也并不情愿跟它们没有结盟的中国来充当世界老大,因此未尝不希望有一种国际势力来牵制中国。
 
所以,只要中国还在发展,并且越来越强大,她在国际上就要冒更多的风险,正所谓“无限风光在险峰”!而孤立的中国却很难顶得住在其争取无限风光的道路上所必然会遇到的大风险,弄得不好,其大国之梦就有可能夭折。
 
第二,日本与美国最近几年来关系不像过去那样紧密,这从近年美国驻日军事基地出现风波可以看得出来,这种风波反映出日本国民对曾经受其原子弹攻击而几遭灭国之灾的美国,其实是向来都心存不满的,只是其作为一个战败国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也只好采取“忍者”的态度一直忍气吞声地承受着美国主子对它的某种程度的压迫罢了。
 
但是,忍耐总是有限度的,即使是受压迫的程度并不深重,长时期的受压也会令人感到压抑难受,更何况哪个国家会没有自尊心?像日本这样的传统大国就更是内心充满自尊,其国民会怎会甘心于一直作为一个战败国而无休无止地忍受美国之压呢?
 
有鉴于此,笔者以为,根本无须外来的故意间离,日美之间也迟早是要“闹离婚”的,因为它们的这种“婚姻”(同盟)压根儿就不是建立在两厢情愿的基础上的一种“自愿婚姻”,而是对日本来说是纯属被迫无奈地建立起来的一种“强迫婚姻”!近年在军事基地问题上日美之间的摩擦,分明显示出了日本方面或多或少有要与对方“离婚”的念头,而美国方面则显然仍想保持住这段对它来说是十分有利的“强迫婚姻”。不过既然有一方表示出要“离婚”的意愿,其“婚姻”再要长久保持下去就很难了。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中国想要“求偶”,日本是一个可以选择的潜在对象。
 
第三,日本之所以还在勉强地维持着它与美国的同盟关系,这跟日本由于历史原因而在周边地区非但没有一个好朋友,倒满是些“老怨家”深有关系,因此之故,尽管其对美国存有离异之心,日本也不能不慎重考虑,决不敢贸然轻易地跟美国闹翻,忧心一旦跟美国闹成分裂,而自己又跟周围邻国关系素有仇隙,那就不只是让自己陷于孤立之境,更有可能自入于四面楚歌之险境。所以,从中国方面说,如果向日本主动伸出友谊之手,真心相求,诚意相待,对方是有可能减轻那些顾虑的;而从日本方面来说,它想要以一个不受人之压的自主自立的大国在本地区安稳地立足,也必须要在本地区找个可靠的朋友,并且这个朋友必须有足够的力量,以至于彼此之间在平等互利关系基础上所形成的同盟关系,使其身处这种关系中在这个地区足可抵挡得了甚至于排除外来的如美国这样强大势力的威胁,毫无疑问,这样的朋友,中国是唯一的最佳人选。
 
第四,中日如果结盟,其力量在本地区必是所向无敌,这个地区的其他国家为自保之计,也势必来附,而不会做那宁可得罪中日也要跟外来势力勾搭的蠢事。
 
第五,目前在中国南海问题上,日本之所以会表示出关切之情,并流露出要跟越南合作的意向,是因为在南海确有跟日本有命脉关系之深之重的至利所在,为自利之计,权衡其在同中国和同美的关系中的利弊得失,它现在不能不表示出与美国合作的姿态;而且,如果中国在这个问题上得不到其他国家的有力支持,而是依然处在跟任何国家都不结盟的孤立状态,而美国与东盟倒是互相配合,再加上美国的其他盟友从旁做些补台工作,中国就将处于明显弱势地位,日本也就不怕做出得罪中国的事情。但是,如果中国的对日态度发生根本性好转,日本从它自身利益出发而改变其目前的态度(多少还有点儿爱昧),这是完全有可能的。
 
第六,中国在东海油气田开发以及钓鱼岛等问题上与日本素有矛盾,且不时要发生一些摩擦,但是,在这些问题上中国是可以作有条件的退让的,因为同中国在南海的利益相比,她在这里的利益显然要小得多,如果通过跟日本的联盟而能得到或保全中国在南海的全部利益,中国不是不可以做出“抓大放小”的事情。——无论如何,“抓大放小”总比“因小失大”要划算。对日本来说,如果跟中国结盟,这同样是“抓大放小”的事,因为它从同中国结盟所能获得的利益,必定远超过它从与美国和东盟合作关系中所能获得的利益。怎样取舍,其得失如何,无论对中国,还是对日本,可以说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
 
综上所述,有理由认为,中日联盟拒美对中日双方来说都是既有必要,且利远大于弊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26-349799.html

上一篇:一个年过半百的文科学者的生活信念——谈谈我的治学观念
下一篇:学者应怎样的的不虚地度过他的一生?

2 张亮生 刘晓瑭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7 18:2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