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oyingyong2014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aoyingyong2014

博文

不要因为“不喜欢”而留下遗憾

已有 1688 次阅读 2020-3-24 11:37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刚刚读了《杨振宁:科学研究的品味 | NSR访谈》,杨先生提到的一个点让笔者印象深刻。

赵午:“在您的学术生涯中,您对科学和社会都做出过非常重要的贡献。在这个历程中,您也一定做过很多次决定。那么当您回顾过去的时候,有没有什么遗憾的地方?会不会想当时本应该做另一个决定?”

 

杨振宁: “当然有。在物理学研究方面,我最大的失误是,在60年代的时候我不喜欢 “对称性破缺” 这个概念。我在《文选暨评注》中也说过这个问题。除此之外,在物理学研究方面,我没有其他非常后悔的地方了。”

 

在本科的学生时代,笔者曾想,如若爱因斯坦在1919年之后,能暂时放弃广义相对论方程的研究,而全身心转向研究量子论,是不是有可能先于薛定谔发现薛定谔方程?毕竟广义相对论方程1915年就被建立起来了,再继续研究只能是边际上的发现,而量子论是初生婴儿,及时转入将大不一样。爱因斯坦处在非常难得的年代,对于物理学家来说百年难遇,每一天每一秒都是珍品,随意挥霍是暴殄天物。所以物理学家朗道才会为自己没有早生几年而感到遗憾。可惜的是,爱因斯坦没有留下相关文字,所以我们无法揣测他是否有遗憾。从现有的记载来看,爱因斯坦对当时的主流量子解释是“不喜欢”的,所以他把自己置身在一个批评者的位置。但是笔者不免在想,爱因斯坦或许也会感到遗憾。

杨振宁先生发现杨-米尔斯规范场方程之后,没有及时吸收“对称性自发破缺”的观念。现在从他的回忆看来,是因为“不喜欢”。如果当时能及早接纳“对称性自发破缺”观念,未必不能发现弱电统一标准模型。

 

在科学的研究里,及时接纳新的思想,不要因为“不喜欢”而留下遗憾。科研历程中的抉择何其艰难,警醒自己,仅此而已。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253715-1225037.html

上一篇:最大熵原理估计再生数
下一篇:复杂性科学与还原论

7 舒红 强涛 曹俊兴 杨正瓴 宁利中 苏保霞 陈晓阳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6 10: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