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ngyanmo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ingyanmo

博文

重点专项(外一篇续)——异议 精选

已有 12846 次阅读 2018-8-5 09:05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重点专项, 指南, 异议

【故事纯属虚构,与真实的单位和人物没有任何关系】

 

1.

项目公示后,不要以为就风平浪静万事大吉了,有多少人盯着、有多少人不服呢!虽然视频评审专家名单头一天晚上才公布(后来改成答辩后10天才公布),专家们也都签署了保密和公正评审的承诺书,效果究竟如何,看看他们手机前一天晚上收到多少短信和微信就知道了。加上视频评审专家领域受限,大同行多,小同行少。只要小同行专家问几个引导性的问题,把答辩人带到沟里,就可能颠覆整个评审结果,出现各种意外。即使在正常情况下,也难免有人对公式结果给文教科部写信质疑。所以项目公示不意味着项目一定上,要看下面的反应如何。

不服气的,首先是在答辩中被PK下来的组。有的因为指南是自己写的,煮熟的鸭子飞了的事不是没有过。赖谁呢?自己太大意了呗。不行,得找点儿毛病,提点意见,最好推倒重来。

要不就是指南写得不好,申请书也写得不好,让人家挑出毛病。高育良的项目就是这样。虽然最终通过了视频答辩,被作为拟支持项目公示了,可指南本身就是祁同伟高小琴写的,指标又没有经过详细论证,漏洞百出,难免被人抓住小辫子!

刚调任文教科部高精尖处不久的钟小艾,早就听前任处长说,最怕的就是有人对指南或公示的项目提异议。按照规定,只要有人在公示期内提异议,就得立案处理。真处理,得罪人;假处理,也得罪人。不过后者得罪得少一些。

果不其然,刚一公示,高育良的项目就招来三封异议信。第一封说高育良事先沟通了专家组,其中专家组中有汉大重点实验室专家委员会的委员,因此评审委员会违规,应该重新组织视频评审。

第二封说,项目指标太低,或者指标缺失,不能代表国家水平。

第三封说按项目指标是重复资助高育良在别的口子已经拿了内容完全相同的项目

钟小艾虽然各种举报信见得多了,对这个项目也非常挠头。汉大在全国的校友太多,这个专业又小,专家就那么多,难免有熟人被抽上专家,事先沟通?哼!哪个项目组事先没找过专家?头一天晚上专家名单就公布了嘛!谁没几个认识的专家!指标低和重复资助,这可能需要查一下指南,并调查一下其他口子公布立项息。因为文教科部和其他口子并不联网,所以高育良在其他口子申请了什么经费,文教科部这边并不掌握。

钟小艾处长按规矩,先草拟了一个文件,请领域专家组核查一下蔡成功的意见,是否属实。交给了专家组组长李达康。

李达康虽然是专家组长,具体的操作他并不管,都让孙连成负责。所以这次见了红头文件,他也有点懵。显然,立项的时候没有好好审查,李达康自己脱不了干系。他非常生气。这个高育良!我这么信任你,你还是给我惹了麻烦!既然高精尖处让查办,也不能不办。他马上派人把高育良找来,看看怎么补救。

 

2.

按说这红头文件是不该给高育良看的,只把异议信中的主要内容摘录给高育良看看就行了。李达康一气之下还是直接就把所有材料都拿给了高育良看。

高育良看了红头文件,大吃一惊:写异议信的竟然是蔡成功这个小混混!以前觉得他因工厂被拆而举报了丁义珍,没想到他在项目申请上也跟我最对!这个蔡成功,不能助人成功,却能助人失败啊!可他看了蔡成功的信,也意识了问题,不得不暗自承认蔡成功提的有道理。确实是自己申请组的失误。他在李达康面前还是不动声色地说,“我调查一下,一定尽快给个答复。”

回到办公室,他拿起电话找到祁同伟:喂,你过来一下

祁同伟来到高育良办公室。高育良把红头文件往祁同伟面前一扔:“你看看吧!有人提异议了。

祁同伟一看文件第一页就满不在乎地说“不就是蔡成功吗?他懂什么!他这是‘妄议’!我动用警力让他闭嘴!

“不可乱来!你先看看文件内容,他提的问题如何应对。能据理驳斥就不要把事情搞大。

祁同伟仔细看了一下,蔡成功主要是针对项目指标说的。说项目所列指标他的大风厂早就达到了,根本不是世界先进水平!

“是这么回事吗?”高育良问。

“要说也是。咱们不是想着怎么容易交差怎么写吗,就这么写了交给了李达康。”

“那咱们怎么给文教科部解释呢?”高育良问。

“这本来就没法解释,立项时候就通过关系写到指南上去了,申请书,也得按指南来。”

“那这事就大了,这不是等于说,李达康领导的专家组有问题吗?”高育良眉头紧皱,不太赞成直接怼回去。他想了想,说:

“我看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蔡成功撤销异议信。撤销了,就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李达康那里好交代,文教科部钟小艾也就不会找事了。

“这倒是个好办法

高育良说“侯亮平跟他是同学,你去找侯亮平,他一定知道蔡成功在哪儿!让侯亮平跟他说,把异议信撤回来!

“侯亮平原则性那么强,怎么肯管这事?您不用管了,这事就交给我吧!蔡成功我来对付。”

要注意,不要搞出太大动静!高育良嘱咐道。

知道!祁同伟刚要走又回来说“对了,文教科部钟小艾不是侯亮平的老婆吗?要不您直接跟钟小艾说,说蔡包子有案在身,他的异议无效!

“这恐怕不太可能。钟小艾的原则性跟侯亮平一样强。再说,文教科部有规矩,只要是实名来信,都必须调查处理。”

“那好吧,我去找蔡成功。”

 

3.

蔡成功虽然早就知道被人盯上了,他还是大意了祁同伟上了手段即使他用公用电话,祁同伟的人还是监听到了他和郑西坡见面时间和地点的电话。结果蔡成功被抓。

祁同伟没把蔡成功送往看守所,而是让人把他带到了京州大饭店。

蔡成功觉得奇怪,这次怎么没把他往看守所带,反而请到了饭店呢?而且高小琴也在场。

祁同伟让他坐下,把手下人支开,点着了一根烟给了蔡成功,说:

“老蔡,你别紧张,这次找你,和案子无关。”

“无关干嘛找我,而且还上了手段!”蔡成功揉了揉被手铐铐出红印的手腕。

“唉,不这样不是请不来你嘛!这次是高育良教授让我们找到你,请你帮忙的。”

“我帮你们?我能帮你什么?”

“先别说帮不了,你肯定能帮!”

“高教授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写给文教科部写的异议……”

蔡成功立刻警觉起来:“什么异议信?

“就是异议我们项目的那封信!

“你胡说!我没写过!”

“蔡总,您别瞒着了,我们都看到了!”

“看到什么了?”蔡成功心里一惊。

“红头文件啊!”

“什么红头文件?跟我有什么关系!”蔡成功懵了。

“文教科部的红头文件啊!”说着,祁同伟拿出手机,给蔡成功看了一张照片。

蔡成功一看,脸色顿时变得煞白:文件上面红色标题赫然写着“关于蔡成功同志异议的调查处理意见”。蔡成功看了非常生气:“钟小艾怎么能把我的名字透露给高育良祁同伟呢?”

祁同伟得意地说:“相信了吧?别以为我们不知道!我们什么都知道。蔡总,高老师说了,请您把材料撤回去,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为什么?凭什么我撤材料?”。

“老蔡,别激动。你知道,汉大申请这个项目不容易。这是汉大在专项改革以来的第一个重点专项!黄校长和高教授非常非常重视,不希望项目因为你的异议而死掉!

“而且,那些合作单位,也都很不容易!”高小琴也说。

“哪个单位申请项目容易呢?就是北大清华,也不是每个申请项目都能上。我的项目还被刷下来了呢!”蔡成功不屑地说。

“北大清华,他们的项目多了去了,当然不在乎一两个专项,可是这个项目,是高教授一生的心血积累、是一辈子技术的结晶啊!”祁同伟继续打悲情牌。

“是不是因为你的项目没申请上,你就对我们不满啊。”高小琴说。

“胡说!我虽然答辩失败,也不至于因此而异议。你们好好看看你们的指标,我们早就几年前就做出来了,国际上也有做出来的。你们几年后拿这样的指标去交差,你不觉得脸红吗?

“菜包子!你不能这样污蔑我们。我们是按照指南写的,你不是也按照指南写的吗?”

“谁还不知道指南就是你们写的!我告诉你啊,那指南里还有违反物理定律的地方呢!”

高小琴忍住怒气,依然带着笑劝蔡成功:“蔡总,不管指南怎么写的。按照指南申请总是没错吧!再说,指南也是经专家审查、文教科部批的,总不能他们都错了吧!您就听我一句劝,撤了吧!”

“我不会撤的!”

高小琴接着说,“你看啊,如果这个项目黄了,高教授手底下的年轻人都受到牵连!高教授手下的这几个人,还有没评上副教授的呢。甭说那些年轻人了,就是我这个半老徐娘,还想当教授呢。所以啊,大家都指望这个项目撑着呢。您就高抬贵手、把异议信撤了吧!

“是啊,你如果撤了,项目的资金分给你这个数,怎么样?”祁同伟伸出一个手指头。

“蔡总,我们还打算聘请您当项目的咨询专家,亲自指导我们!您的宝贵经验对我们太有用了!”

“听你们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心软了。你说,我以什么名义跟钟处说我要撤回?”

“您就说您没调查清楚,而且,您说,您和我们谈过了,我们都有改的愿望,马上就修改实施方案,提高指标。”高小琴抖了抖手里烟头的灰,不紧不慢地说。

“对对,就这么说!这就是双赢啊!”祁同伟也急切地说。

“呸!早就知道你们会用这套花言巧语来骗我,我还不知道你们!早在立项阶段,我就跟钟处说了指标有问题,那时候为什么不改?”

“钟处没跟我们说过呀!你也没直接跟我们说过啊!”

“我凭什么跟你们说!你们攒项目的时候,跟我说了吗?”蔡成功也有点激动。

“您不撤也行。您以后还申请项目吗?”高小琴不动声色地说。

“你TM的敢威胁我!”

“我不是威胁您。我只是传递高老师的话而已。”

“我告诉你高小琴,你们再怎么着也不能一手遮天。我就是这辈子不申请项目了,也不会撤回!”

高小琴收起了笑容,冷冷地说:“那就请蔡总多保重吧!祁局,咱们走!”说完拉着祁同伟就走出了饭店。临出门又回来对蔡成功说:“单已经买完了,你自己吃吧!”

“干嘛就怎么走了?”出了门,祁同伟不解地问。

“让他撤信,没戏!”高小琴把烟头从嘴里拔了出来,往地上一扔说。

“好不容易找到他,就这样放了?”

“你糊涂了吗?没有抓人的命令,你还想怎么着啊!私自控制也是违法的!”

“那咱们怎么办?”

“怎么办,回去正经八本地回答问题,修改方案呗!”高小琴胸有成竹地说,“放心,钟小艾不会把项目拿掉地!”

“为什么?”

“菜包子并没有什么过硬的材料把项目推翻。不就是个指标吗?他懂什么物理定律?咱把指标改了不就行了?”

蔡成功出了餐厅,就给侯亮平打电话,把刚才的事说了。

“他们非让我撤材料!”

“撤,干嘛要撤呀。你异议得对,撤了不就说明你错了吗?”侯亮平也很惊讶。

“我不撤,他们就威胁我!”

“他们还能一手遮天哪!甭理他们,你该干嘛干嘛!”侯亮平说,“不过,我说你也别抱太大希望。以他们的能量,顶多给你个回复,说他们改了指标,项目照上。你不信?”

“猴子!难道你老婆也跟他们是一伙儿的?”

“包子,你可不能乱猜啊!钟小艾是有原则的。连我都不能干预她的事。文教科部有自己的办事程序。我担心的是那些专家!”

 

4.

李达康看了祁同伟写的答复报告,说异议的内容部分属实,指标有错误。但错在指南,而不是项目申请组。申请单位按照指南写申请书和实施方案,没有问题。李达康批了几个字“情况属实,建议修改实施方案”,就交给了钟小艾。钟小艾一看这不痛不痒的调查报告,就来了火。指南错误?指南错误不就是你李达康带人搞的吗?她觉得李达康这么处理不靠谱,按程序还得组织另外的专家再审项目。

钟小艾从外地请来了阎阁院士和四个专家,准备再开一次评审会。阎院士七十多岁,航天某院的首席专家。据说严格起来非常要命。他看了看项目申请书,一下子就看出问题来了。他对钟小艾说,“你是让项目上,还是下?”

“您这是什么意思?”

“上,有上的说法;这下,也有下的理由。”

“您就别绕圈子了,直说吧!”

“这项目,从指南那儿就有问题。蔡成功说的没错,这两个指标是互相矛盾的。同时成立就会违反物理学定律。所以单从指南上说,这个项目就应该取消,重新立项,重新申请,重新评审。”

“这就相当于说,文教科部犯了个大错误!等于说专家组的专家们都是饭桶?”钟小艾刚调任这个职务不久。这个项目的立项是前一个处长做的。

“钟处长您不必发火。这事常有。通常这种错误是写指南的人犯的。”

“是啊,这指南,很可能就是高教授手下的人写的。”

“不是可能,就是!”

“那就取消立项,重新招标?”

“不能取消重来,这是个大事故,文教科部丢不起这脸!这是为文教科部的权威考虑。”

“您有什么高见?”

“那就好好开这个评审会,让专家严格把关,让项目组严肃修改实施方案、提高指标、重新写任务书就是。然后写个结果报告给那几个提意见的人就行了。告诉他们,他们的意见被接受了,该改的都改了。对上对下都有个交代。”

钟小艾无奈地:“眼下只能这么办了!”


5.

评审仍然由专家组组长李达康主持。钟小艾先介绍了对这个项目的异议意见。她说,“这些意见都非常中肯,反映了我们从立项到评审工作中的缺点和错误。”说着,她瞟了李达康一眼。李达康不自在地低下头。钟小艾接着说,“根据文教科部的规定,需要对项目实施方案重审。”

钟小艾说完开场白李达康就把会场交给阎院士主持。

阎院士说,“我看了整个申请书和实施方案。我们认为,项目组的实施方案确实太粗糙了。比如,这个项目指南中指出了潜在的上天需求。虽然这个项目执行期并不要求上天,可是你们有按照航天标准设计和测试的吗有温度循环测试吗?有加速度测试吗?有振动测试吗?有载荷重量和体积指标吗?有功耗指标吗?先不说指标先进不先进,通不过测试,就是连开机都开不了吧!

祁同伟站起来说,“阎院士:不是我们不按要求写,申请书是按指南写的。指南中没有工作条件和测试要求

“指南只是个粗略的框架而已。实施方案必须考虑实际需求。咱们重点专项的改革,就是要摒弃以前那种纸上谈兵的做法,要把理论、技术和应用串起来,这才是重点专项的实质!不考虑应用条件,再好的技术也是虚的!

阎院士接着说,“再说指标,必须要比照国外最先进的指标!”

“我们的指标是照加州大学的指标写的。

这个指标已经不是最先进了。目前最好的指标在欧洲一定要按照最先进的指标,不、一定要超过国际最先进的指标。你要考虑人家也会发展,要留出提前量。”另一个知名专家说。

那指南上的指标就不算数了?祁同伟困惑地问。

还好意思提那些指标吗?正因为指标有问题,才有今天的重审。实施方案中互相矛盾的指标、违反物理学定律的指标,也要改过来!那个专家说。

“对,然后再加上工作环境温度、振动条件。通不过温度循环,不通过振动和加速度测试,不许验收。要明确写在实施方案和任务书上!”阎院士强调。

祁同伟都要哭出声了!这么高的指标,所有的技术路线都得重新考虑。这经费用在测试和技术路线改造上,都不一定够!

“我不干了,行了吧?”祁同伟也火了。

“不干可以,那就被记入黑名单。以后,你,还有项目组的主要成员,就别想申请文教科部的项目了!”钟小艾插话说。

“诶呦,这不是往死里逼我吗!”祁同伟真带着哭腔说。

“不逼你,能做出世界水平的成果吗?”阎院士毫不客气地说。

“祁同伟你别说了。阎院士,各位专家说得对。尤其是与物理学定律相违背的指标,我们心里也一直不踏实,按指南写,明显地违反科学;不按指南写,没法交差。现在理顺了,我们心里也踏实了。我们回去马上修改实施方案!”高教授一口答应下来。

历经波折高育良的项目终于正式立项了。可在阎院士加码的严苛条件下,高育良祁同伟高小琴们能完得成任务吗?

 

【后记:作为《项目公示》的续篇,此文去年了个因手头其他事情打断直到现在才完成。至此,《重点专项》系列故事:《视频答辩》、《预算评估》、《项目公示》、《异议》就全部写完了。有读者说,还有《项目验收》呢?那就要看故事如何发展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248335-1127638.html

上一篇:撤稿

23 刘全慧 张亮生 韩玉芬 彭渤 马省伟 吕洪波 安海龙 柳林涛 史晓雷 黄仁勇 徐耀 蒲亨建 许文龙 张文超 黄永义 郭新磊 周健 刘丙新 王林平 秦耿 郭景涛 李春来 徐绍辉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0-24 07:3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