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ngyanmo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ingyanmo

博文

撤稿 精选

已有 11123 次阅读 2018-3-24 09:50 |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论文, 一稿两投, 学术不端

     【虚构故事,与现实中的人和事没有任何关系】


“简直是胆大妄为!要是被揭出来,咱们两个都得身败名裂!”郭东气得差点把手中的杯子摔在地上。杯中的柠檬水溅了一地。

“我也是才知道,他也一直瞒着我!”助手李泽凯说。

“这孩子!平时实验室经常见不到影儿,组会也经常不来!这事他都敢干,还有什么事他干不出来!”

“那您说怎么处理?”

“怎么处理?对付学术不端,学校有一套规矩,该怎么办怎么办吧!”

“好吧。”李泽凯说。

“等等。你把他叫来,我了解一下情况再说。”

“好。”

这个叫倪偲的学生,是由李泽凯带的,郭东还真没怎么管过。当初保研的时候,本来他没在录取的名单上。后来已经通过面试的一个学生不来了,就把这个名额给了他。

李泽凯来告诉郭东,本来让倪偲投稿到OSP杂志的稿件,今天竟然已经在LEL杂志上线了!而且李泽凯和郭东的名字都在里面,email地址却是163.com的!而他们两个从来没有这样的email地址,显然是不让老师知道,因为收到稿子后,编辑部会给每个作者发信的!

有人敲门。

“谁呀,请进!”

“老师,是我。”倪偲低着头走了进来。

郭教授压了压火气,说“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师,是我错了。”

“你先坐下!”郭东拉了把椅子给他。

“老师,我,我真的不是故意害您和李老师!”

“你慢慢说。”

“我不是想今年毕业吗。”

“知道啊。”

“毕业就得要论文。”

“这正是我要问你的。”

“前一篇论文不是被拒了吗,收到拒稿信那天正是大年初三。我心情非常不好,非常非常害怕。”

“后来咱们不是一起修改了重新投稿了吗?”

“我没有信心,害怕再被拒。”

“那你就一稿两投啊!”

“再有两周,就要预答辩了。我就是担心,投到OSP的论文再被拒了,我就不能按时毕业了!我有个同学在生物系,他导师总是逼着所有学生先投NatureScience,被拒后接着往下一级杂志投,这一路下来投了七八次,时间也耽误了,有几个同学就是因为最后没有被接受的论文,只拿毕业证走了。”

“我们工程系,没有要求非得发NatureScience论文才能毕业啊!”

“可是那次拒稿让我怕了。我真的不是想害您!我就是想快点发个论文,要是有一个接受了,我就把后来那个撤了。可,可没想到,投到LEL这个论文,连修改都不要,就直接接受了!后来,后来OSP退回让修改,我犹豫了好久,到底要不要再修改,还是就不理编辑部了。”

“所以你拖了10天才告诉老师?你以为你不理编辑部,这事就算完了吗?不管发表没发表,一稿两投就是学术不端!你知道这后果有多严重吗!”

“我确实是拒稿拒怕了。老师,我知道错了,求您了,您千万别告诉学校!千万别告诉学校!要不我的学位肯定拿不到了!”说着,倪偲都要哭出来了。

“我母亲刚去世不久,外婆一下子病倒了。要是再外婆知道我没有了学位,那她……”说着,倪偲终于忍不住眼泪。

“你有困难跟我和李老师说,也不能背着老师一稿两投啊!”

“老师,我是一稿两投了,可我真不是要一稿两发啊!有一个接受了,我OSP的就不发了。LEL好不容易才发了……”

“你舍不得,是不是?我给你讲我过去一个学生的事。”郭东叹了口气。在他的教学生涯中,也遇到过学生论文作弊。

那是十几年前,他从国外回来不久。刚招上来的学生还在上课,他带一个从别的老师转来的学生。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那学生就要毕业。可是实验遇到困难,学生又要发论文。压力可想而知。有一天,这个学生拿来一篇论文的接收函,让郭东签字付版面费。郭东奇怪啊,那个稿子学生从没有给他看过。他要过来稿子仔细看,突然一张图引起他的注意。他翻出那个学生以前交的一个报告。他把其中一张图打印出来,与论文样稿中的图叠在一起,对着灯看。这两张图果然一模一样,分毫不差。而这两张图,对应的应该是不同的实验。学生一直在旁边看着,一看老师发现他作弊了,傻了,马上承认是他移花接木。为了能发论文,为了能顺利毕业,他把另外一个实验的结果,嫁接到这个实验上。

“那后来呢?”

“后来,我让他把论文撤了。”

“他撤了吗?”

“他说编辑部不同意,说已经排版了。还是我给编辑部打了电话,说明了事情的真相,编辑部才撤了。”

“后来他拿到学位了吗?”

“他又重新做了实验,重新取得数据,又投了稿子。虽然拿到学位晚了半年,还算顺利吧。”

“现在他在哪儿呢?”

“他后来去了南方的一所大学,发展很快,去年评上教授了!他每次来看我,提起那件事,他总是羞愧难当!他说,谢谢您老师,要不是您那次制止我,我也许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郭东又说:“孩子,要做正确的事。如果我是你,在这两篇论文中,我一定先撤掉LEL,因为它是一篇不光明的论文。即使OSP还没有被接受。”

“都已经上线了,还能撤吗?”

“韩春雨发表在Nature Biotech的论文发表了一年多不都能撤吗?”

“我后面的那篇撤了不行吗?不修改了,不提交了。”倪偲嗫嚅着,还是不愿意把已经上线的论文撤了。

“你仔细想想,OSP这个论文,是老师同意下,光明正大地投稿的论文,而LEL那篇,是你自己偷偷摸摸投稿的,篇幅减少了不说,为了掩盖你的行为,还把其他两个同学的名字也去掉了,而且老师的email地址还是假的!如果你用LEL的论文申请学位,即使老师不说,你心里将永远留下一个阴影,埋下一颗随时可以引爆的炸弹,让你永远活在恐惧中,是不是?”

倪偲低下头不说话了。

“听老师的,把它撤销吧!”郭东期待地说。

“那,好吧。”倪偲点了点头。

“而且越快越好。撤了,你就会轻松了!”

倪偲抬起了头,也像放下了一块大石头,不好意思地笑了,说:

“嗯,老师,我去撤稿!这件事实在对不起老师。”说完,起身走了。

一个小时后,郭教授收到了倪偲CC给他的邮件:

        Dear Editor

        I apologize ......

 

看罢这信,郭东长舒了一口气。

接下来,他要帮倪偲改OSP退修的论文了。





投稿与审稿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248335-1105448.html

上一篇:学院之变(终结篇)
下一篇:重点专项(外一篇续)——异议

21 张晓良 黄永义 文克玲 王德华 刘建彬 陈万浩 郭战胜 李由 江克柱 马臻 苏德辰 段法兵 沈超 彭真明 周浙昆 曹建军 彭渤 邓晋 于洋 张文超 徐明昆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2 09: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