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6789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6789

博文

美国一流研究型大学(IV) 精选

已有 11445 次阅读 2018-1-5 09:09 |个人分类:教育新潮|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大学

美国一流研究型大学(IV

周 健

作者注:本文是《美国一流研究型大学》一文的续篇,如果您还没有阅读过前文的话,建议您先点击这里阅读: 第一篇第二篇第三篇

2017年9月,中国高校的“双一流”建设进入了实施阶段。近日,艾瑞深中国校友会网编写完成、科学出版社即将出版的《2018中国大学评价研究报告—中国高考志愿填报指南(校友会版)》最新发布校友会2018中国大学排行榜1200强,北京大学第1,清华大学第2,浙江大学第3,复旦大学第4,中国人民大学第5。由此可见,人们对大学排行榜的热情经久不衰。

本文的前几个部分已经详细介绍了UMP的美国一流研究型大学的排名情况,然而大学排名却是一个具有一定复杂性的工程。本文接下来的部分将会介绍,依据同一组数据,采用不同的视角和算法,将会给大学排名带来不同的结果。从而,让我们更理性的认知大学排名。

4.5 多视角看美国一流研究型大学排名

4.5.1  对排名的认知

本文的前三篇文章已经对UMP的美国一流研究型大学的历史情况、评价原则与方法、评价指标和过去10年来的综合排名情况,进行了详细的介绍。接下来,我们不妨从多视角的立场出发来看看美国一流研究大学的排名情况,其中的一些现象值得思考。在这里,我们很容易发现不同的评价指标与其组合对大学排名有较大的影响,大学绩效是一个复杂的组合体,很难找到一个万全的标准来下判断。倒是不同的评价指标及其组合,可能更好的反映研究型大学某些方面的绩效。提起大学排名,正如Diane D. Craig and John V. Lombardi教授指出的那样,在美国没有什么能比大学排名更能激起公众对高等教育的激情,除非是足球。排名是一项全国性的重大活动,它为在美国搜寻最好的大学提供了一个永不枯竭的市场,甚至美国之外的机构和公众也对此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这些大学排行榜,旨在帮助学生和家长、校友和捐赠者、政府和基金会去识别出质量好、可及性佳、经济性合理和可就业能力强的大学。然而,对于一所好大学哪些要素才是最重要的这一问题,在旁观者的眼里和热衷大学排行榜的人眼里的差异是很大的。绩效就是一个计算出来的数量,这个过程是一个数值计算过程,容易让人们产生数学计算十分精确的错觉。许多人忘记了,对于统计结果的参考价值来说,其所使用的数据和计算公式的适用性是同等重要的。因为大学结构要素的差异(例如公立与私立、经费富裕与经费紧缺、规模大与规模小等),导致教育行业的数据往往难以合理解释。对具有广泛差异性的学院和大学的数据合并过程,隐藏着无意义统计和曲解的陷阱。尽管有文献指出,大学排行榜存在着模糊、疑问和错误,然而消费大众对于排行榜所显示的年度表现变化的期待就如同在等待彩票开奖一般,这种公众热情也是不能被忽视的。MUP已经研究了更有价值的基准项目,为研究型大学在生产力评估和绩效改善方面提供了更好的机会。尽管我们如此努力,仍然有不少朋友和同事问我们:“你们拥有顶尖的美国研究型大学年度报告和网站上所有的好数据,你们为什么不给我们最好的研究型大学的排名呢?”我们通常的回应是:“排名是将一些不同的事物组合成单一的索引,它可能产生误导,并且容易受到操纵。”UMP 一直认为,最重要的是基于校园的大学绩效。我们收集了一些可支撑研究型大学取得优异绩效的数据,这些数据是公开和可核实的,识别出那些具有一个或多个最佳绩效维度的大学集群。我们认为,大学的相似特征是比较小的,把它们放在一个等级序列里,意味着沿线性尺度均匀分布可能隐藏一些重要元素或扭曲大学之间的实际差异。事实上,或多或少的大学之间的区别,对于不同的消费者来说是重要的。学生、家长、政府、工业界、基金会和其他人对于研究的重要性、大班上课或小班上课、重视科学或商业或技术、社区参与和学生活动的看法是不一致的。对于某些人来说,价格是至关重要的;对其他学生来说,可能学生的学习更为重要。这些不同的观点,应该有助于我们更充分地认识排名。

4.5.2  评价维度解释

对于大学排名,我们认为应该谨慎行事。今年(2013),开展对最好的美国研究型大学的排名进行实验,以证明不同的方法对排名有不同的结果。在这个实验中,这些数据都是公开和可验证的。为了显示排名的变化,我们重点关注不同视角和对评价维度重要性的认识不同所导致对排名结果的影响。我们推出的排名不是一个,而是四个。我们的评价维度包括:(1)联邦研究:这一数据来源于国家科学基金会,是一个大学教师和工作人员在同行评议竞争中与其它研究型大学比较的良好指标。(2)总体研究:这是大学每年从各方面获取研究资金的总额。这是衡量该大学研究规模的良好指标。(3)捐赠资产和年度捐赠:这两个指标旨在说明大学在吸引私人资金支持大学工作的成功状态以及维持大学研究能力持续提升的潜力。(4)国家科学院院士和获奖教师:这两个指标说明了大学招募和保留最具竞争力的教师的能力。这里不包括诺贝尔奖获得者在内,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很稀缺,它也不是一个很好的指标。(5)博士后聘任:在科学研究方面,他们起到了大学教师一样的作用,同时他们也代表了一个准教师资源。(6)博士学位和SAT中位数:教育当然是研究型大学的主要职能之一,每年授予的博士学位是先进教育和培训的有用指标。研究生质量是研究型大学的一个特征,因为教师的教学和科学研究素质吸引着优秀的本科生。另外还有一个基础的条件:大学每年必须有超过4000万美元的联邦研究支出。2012年全美国有137所研究型大学达到了这一基础标准的要求。

4.5.3  新视角

在这样的背景下,MUP建立了4个新的视角。(1)综合实力:参考了上述的9个评价维度,但是对这些数据进行了加权。该排名强调研究型大学在研究、资源、师资和教育等各个领域的综合表现。这些高得分的大学在我们的9个指标所评价的所有领域中,都是竞争最好的研究型大学的选手。(2)资源、教师和教育:在这里不包括“联邦研究”和“总体研究”的数据,并对其余指标加权平均。这一排名认为高质量的研究型大学真正重要的是可利用的资源、教师的绩效、博士后聘任的规模、培养博士的能力和大学本科生的质量。(3)资源和教育:这一排名排除了“联邦研究”、“总体研究”、“科学院院士”、“获奖教师”和“博士后聘任”5项数据,并对余下数据进行了加权平均。这样做的理由是,在研究导向的教育机构中,重要的是现有的资源、博士研究生的培养规模以及未毕业的本科生的质量。(4)教育:使用两个指标,“博士学位授予人数”和“SAT平均成绩”,加权平均。这一排名关注高质量的研究型大学它能够吸引最好的本科生,并培养出博士毕业生。凸显了研究型大学在吸引高质量本科生方面的竞争力,认识到研究型大学培养博士生的意义。

4.5.4  新视角排名

MUP依据2012年的数据,在2013年发布了新视角的美国一流研究型大学的排名,见表1。有必要在这里说明的是,MUP声称在新的排名过程中对数据采用了加权平均,但未公开这一计算的具体详情。


从表1 可以发现下面的一些信息:(1)按照新视角的美国研究型大学的“综合实力”排名前十的包括(依次):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耶鲁大学、密歇根大学(安娜堡)、麻省理工学院、哥伦比亚大学、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华盛顿大学(西雅图)和宾夕法尼亚大学。其中公立大学3所,私立大学7所。(2)如果按照“资源教师教育”排名前十的有: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耶鲁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哥伦比亚大学、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宾夕法尼亚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和华盛顿大学(西雅图)。其中公立大学3所,私立大学7所。(3)如果按照“资源教育”排名前十的有: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耶鲁大学、哥伦比亚大学、麻省理工学院、普林斯顿大学、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和宾夕法尼亚大学。其中公立大学3所,私立大学7所。(4)如果按照“教育”排名前十的有: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斯坦福大学、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哈佛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哥伦布)、明尼苏达大学(双子城)和华盛顿大学(西雅图)。其中公立大学8所,私立大学2所。(5)如果按照上述4个维度均进入前十的标准来衡量,那么仅有4所大学进入其中。它们是: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和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前2名是私立大学,后2名是公立大学。(6)在进入前25名的大学中,公立大学12所,私立大学有13所。

4.5.5  2013年美国研究型大学原视角排名与新视角排名对照

     2013年美国研究型大学原视角是UMP按照9个评价维度的构架、并且未对数据进行加权平均处理的排名方法,详情见前三篇文章的叙述。新视角排名是指本文介绍的方法进行的排名,现将二者的排名结果对照列表如下。

 

从表2可见,原视角的排名与新视角的排名的名单,在合计25所大学中有22所大学(占88%)是相同的,当然这些大学在各自的排序名单中的位次是不一致的。在新视角排名中有普林斯顿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哥伦布)和德克萨斯A&M大学(公园站),而在原视角排名中却没有这三所大学,而是变成了纽约大学、埃默里大学和凡德比特大学。

4.6  结语

   第一,毫无疑问,对于任何一个家庭而言,对孩子们的教育投资依然是一项非常重大的投资。无论是在发达国家,还是在发展中国家,这方面的状况都是相似的。第二,大学既是一个相对复杂的组织,也是一个充满门类众多、专业深奥信息的体系,对于一般公众来说,选择一所好的大学无疑是一个困难的挑战。第三,尽管大学排行榜存在这样或那样的缺陷,但是对于用简洁的方法向公众介绍大学的一种可选途径,也不应当被全盘的否认。第四,人们对大学排行榜具有高度的热情是完全可以理解的。第五,未来的大学绩效研究(包括大学排名)可能更多地需要更多的关注评价指标选择合理性、指标的分解与组合、指标的加权、计算方法的可靠性、计算过程的规范化等方面。第六,美国社会公众心仪的一流研究型大学的模型是:“质量好、可及性佳、经济性合理和可就业能力强的大学”,这个诉求对于中国的双一流大学的建设来说,也许还可借鉴。第七,从表1可知,不同的评价要素的选择,必然导致评价结果的不同;相关的要素的密切关联,导致评价结果的趋同。大学的教育和研究与资源、教师的关联紧密,顶尖的研究型大学所招收的本科学生不一定具有顶尖的SAT分数。第八,从表2 可知,尽管原视角和新视角的排名计算方法不同,但是在25所顶尖研究型大学排名中,仅有3所(占12%)不同。可见,UMP的大学绩效评价和大学排名的信度和效度尚可。


下一篇

0一八年一月五日

Contact:zhoujian.china@hotmail.com

参考文献

12013The Top American ResearchUniversities




大学排行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248178-1093192.html

上一篇:美国一流研究型大学(III)
下一篇:美国一流研究型大学(V)

10 魏焱明 史晓雷 李毅伟 姚远程 徐令予 姚伟 石磊 徐世文 朱晓刚 曾新林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19 21: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