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xupe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rxupeng

博文

不忘初心,悬赏制才是科研强国之路 精选

已有 8232 次阅读 2019-11-22 07:38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悬赏制才是科研强国之路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科研工作者也不例外,他们最关心的事情是如何获得科研经费。科研经费的分配和发放方式直接决定了科研工作的效率和实际产出。


目前大部分的科研项目都采用申报制,而非悬赏制。申报制就是申报者说服政府,自己最适合和最有能力解决某个科研问题,让政府把钱给你完成某项规定的科研任务。


悬赏制则不同。悬赏制是政府认为急需解决什么科研难题,列出相关的悬赏标准,然后在全国甚至全球范围公开悬赏,最先解决这个问题的人得奖。


在悬赏制的体系里,科研工作者不需要花时间去编制预算,因为只需要将悬赏的科研难题解决了,奖金就归你。组织团队也是完全自由,如果你认为自己足够聪明,完全可以一个人破解这个难题,那你也可以一个人一个团队。这种体制也可以考研科研工作者的真本事,因为如果解决不了难题,自己前期投入的资源就都打水漂了。


当下几乎100%的科研经费发放都是按照申报制的方法,申报制弊端种种,几乎到了积重难返的地步。概况起来有如下几点:


1. 申报制下,很难解决真正的科研难题。由于是在规定的时间段和规定的预算下完成规定的科研工作,让大部分的科研项目都变成了“大作业”。一个项目规模宏大、参加的单位也很多,但是往往大部分的精力和经费都投入在示范项目上。“大作业”很难有新产品或者新理论的突破。试问,在申报制度下,爱因斯坦怎么申报相对论?爱迪生怎么申报留声机?


2. 申报制下,大部分科技工作者的时间并没有花在如何解决问题,而往往是花在申报项目过程中、项目的管理过程中、完成各项汇报和评审过程中。正因为申报制下科研项目沦为“大作业”,所以大家都抢着去申报项目。既然是作业,你也可以做,我也可以做。谁做不是做呢?


3. 申报制下,大部分科研项目都有既定的技术路线,很难有颠覆性的创新。科研工作者只需要按照技术路线完成规定动作就好了。正因为这样,工作质量就体现在工作态度和考核指标的完成上。因而导致管理方忙着检查,执行方忙着应付检查。一个项目结题会不够,还要设置中期考核,中期考核还不够,还要设置阶段考核。这其实是把科研工作和生产工作混为一谈。科研工作者每天飞机火车跑来跑去,在文山会海中,哪有时间和精力思考和攻克科研难题。


4. 申报制下,能否拿到项目的关键取决于你是否在某个行业的核心圈子里。圈子文化扼杀创新和批判思维,让科研工作者无心科研,忙着曝光。圈子文化已经从桌下走到台前,有些高校聘任新教师,除了自身条件,还强调”学缘“。


作业和科研的区别就是作业谁都可以做。而有挑战性的科研,只有少数人或者少数团队历经艰难才能做出来。真正有挑战的科研是不可能在规定时间和规定预算下有100%的把握能够完成的。能够在规定时间、规定预算下完成的工作,都应该属于生产性任务,不属于科研,尤其不算原创性科研。


悬赏制最成功的一个例子就是英国的航海钟的发明。


早期在大海上航行的时候,人们通过观察星星的位置来判断自己的纬度,但是很难有办法准确判断所在经度。在经历多次海难之后,英国政府悬赏2万英镑,给第一个能够在大海中找到方法,实现准确的经度定位的人。


一大批理论水平很高的天文学家觉得这个问题志在必得,牛顿和哈雷都有参与。 这个哈雷就是发现哈雷彗星的那位。他们认为通过观察天空中的月亮和星星的位置,做出它们在天空中的运行轨迹图,是可以判断出船只的经度的。然而最终获奖者竟然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钟表匠约翰.哈里森,一位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人。 他认为只需要做一只绝对准确的钟,一只在大海航行风暴的摇摆中还能准确运转的钟,那么根据这个钟和固定天文现象的时间就可以很精准的判断出所在的经度。


结果可想而知,那些赫赫有名的科学家根本没有解决这个问题。他们研究了一圈太阳和星星的轨迹,做了大量的理论分析,却没有解决这个问题。而那个名不见经传的钟表匠,一个proposal也不会写,也不会写什么论文,也不会写什么公式,但他却实实在在的解决这个问题,获得了这笔奖金。


请注意这个悬赏制下的成功案例有这么几个特点:


1. 出题者只关心描述问题本身,并没有制定技术路线。


2. 攻克难题的科研工作者只关心攻克难题本身,没有花额外的精力去编制预算、写申报书、提炼创新、总结科研成果、挖掘科学问题。


3. 没有设置门槛,任何人都可以参加。前提是,你自己需要垫钱。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吹牛容易,真金白银拿出来的时候,根本不需要过程管理。


诸位可以想想,同样的航海经度问题,在现在的申报制度下是一个什么结局。


首先无人写立项指南,如果有人写,天文学行业写的立项指南必然会规定好天文学的技术路线。海军写的立项指南可能是每隔100海里修一个灯塔。这样的指南像约翰.哈里森这样的恐怕连门都摸不着。


其次,能够拿到这个项目的必定是个语文高手。因为无论申报书,还是每个环节的评审材料都需要大量的文字材料支持。最后还需要在著名期刊上发表论文。


最后,能够获得这个项目的人肯定是情商高手。他需要能说会道,人缘好,擅长记住人名和喜好,懂得迎来送往的人情礼仪。


上面这些特质,别说当年傻木匠约翰哈里斯没有,当代的硅谷的IT领域成功发明者也没有。苹果公司的两个斯蒂夫都是性格偏怪一点的人。


我不敢说100%,但是我觉得其实工科领域的50%以上的问题都可以用悬赏制解决。至少是申报制有益的补充。因为工科主要目的不是实现理论突破,而是把一样东西做到极致。能醉心把一样东西做到极致的人,不太可能是情商、智商、写作能力、表达能力,组织管理能力面面俱到的人。


其他行业我不是很清楚,但是至少我熟悉的暖通行业,绝大部分的科研项目都可以用悬赏制。只需要规定急需研发的产品的相关性能,谁先做出具备这些性能的产品,谁就得奖。


比如我们非常关心机房的综合能效。那么我们就可以悬赏,第一个在上海地区达到机房全年综合cop为10的胜出。


再比如我们关心建筑的能耗,那我们就可以悬赏,第一个把全年采暖空调能耗降到10度电每平米的胜出。你要来参加评选,就请你先盖出这样的房子。谁牵头不重要,团队怎么构成也不重要,要看的是最终的实际成果。获得了奖金,如何使用则是团队内部的事情。


悬赏制下,出题者只需要把题目的边界条件给定清晰。有人做出来,用数据说话,用实物说话,达到指标就可以获奖。


如果悬赏的科研项目,半年就被人做出来,说明题目太容易。 如果一年之后无人做出来,第二年可以提高悬赏金额,直到有人能够做出来为止。如果科研工作者觉得一个人就可以做出来,那又何尝不可?如果需要借助各方面的力量,他们自然会组织团队。


悬赏制相比申报制有以下一系列的好处:


  1. 免去了大量的预算管理的烦恼。现在的问题是在申报项目时编制的预算,和实际项目进行过程中的花费往往很难吻合。东挪西补这些财务工作可以说浪费了很多时间和精力。


2. 让青年科研工作者在风华正茂的时候专心做科研。青年科研工作者智力和体力最旺盛的时候,如果是在一个竞争性的科研环境里,他们应该比中老年人有更强的实力和更多的科研产出。


3.因为以问题为导向,所以才是真正有用的理论研究,是为了解决问题而去找寻理论支撑。在这种情况下,才不会为了理论而理论。


4. 充分调动研究者跨行业的合作。在悬赏之下,人和人的合作才是真正的合作。人们会去找对他们真正有帮助的人,去找本行业真正聪明的人合作,而不会是冲着谁名气大、谁认识的人多。


5. 充分调动研究者的科研积极性,悬赏制可以解决长期困扰科研领域的一个问题,就是如何评估一个科研工作者的工作,如何评价哪些是原创的,高水平的工作?目前实行的评奖、论文发表、引用次数的方式都不是很科学。在悬赏制下,如果连续10年都无人能够做出来,那么第一个做出来的人就有资格获得科技进步一等奖。


6. 申报制还有一大诟病,就是人人都清楚企业的配套经费是假的。但是这并不耽误大家一遍又一遍玩这样的游戏。在悬赏之下,如果有配套经费,那肯定都是真的。因为必须做出这样的配套,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那么启动经费从哪里来?如果你有信心,可以去借款,可以跟企业合作,让企业帮你出这笔钱。等到你完成项目拿到悬赏金额之后,再把这笔钱还给企业。如果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拿到悬赏,就会建立自己的声誉,企业就会越来越相信你,企业如果不相信你风投也会相信你,因为悬赏之下这是一个一本万利的好买卖。


申报制与悬赏制的优劣,相比之下就如同中国在农村包产到户之前和之后。


在包产到户之前,农民每天都劳作得很辛苦,天蒙蒙亮就被赶出去,在地里耕田劳作,太阳下山才可以回家。可是没有粮食吃,大家都饿肚子。这是因为这些农民出工不出力。包产到户之后,才解决了出工不出力的问题。自主承包了之后,每个人都干得热火朝天的,把自己家的地伺候得好好的。粮食问题很快就解决了,农村也实现了富裕。


爱迪生说过,"很多人穿着整齐工装到办公室,只是为了显示他在努力工作" 。在申报制的科研体系下,人们基本上也就是这样,周末都在加班加点,写本子写论文。看样子是在搞科研,其实科研成果不多,因为他们主要的精力并没有花在解决科研问题上。


同理,悬赏制是科研工作者出工不出活的解决之道。一线的科研工作者每天忙得不可开交,可是真正花在解决科研问题上的时间,恐怕连10%都不到。悬赏制让科研工作者实实在在把时间花在解决科研问题上,而不是忙着开会、改PPT、提炼成果,或者成为预算财务专家。


申报制下大家热衷于成为文字游戏的高手。而科研的本质是生产知识,发现出新的规律,生产出前所未有的产品。让科研工作者回归科研工作的本质。不忘初心,悬赏制才是真正的科研强国之路。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246847-1207094.html

上一篇:暖通行业的钱学森之问
下一篇:悬赏制的细节思考

76 檀成龙 苏保霞 甘政涛 彭海杰 江克柱 王从彦 毛善成 周健 周兵兵 陈南晖 白成英 叶建军 王卫 范会勇 安海龙 晏成和 黄永义 尹德强 李建国 武夷山 王庆浩 吕建华 姚远 刘士勇 王林波 汪晓军 胡大伟 马德义 周春雷 代恒伟 汤茂林 杨辉 王安良 孙志鸿 杨正瓴 李文靖 高绪仁 李维纲 郑强 孙宝玺 张勇斌 黄永义 罗祥存 陈孟孟 吴昊 梁洪泽 刘全生 谭平连 王恪铭 赵新铭 李健民 郑波尽 郭新磊 傅国旗 王永晖 秧茂盛 赵杰 张启峰 徐明昆 雷蕴奇 高建国 张珑 苏力宏 曾荣昌 单坚开 曹俊兴 饶鑫 牛凤岐 刘德力 杨金波 杜占池 刘振华 张小俭 俞翔 郁志勇 张光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11 09: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