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味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uwenweir 人生三境界:读书—写书—被写成书。欢迎访问 语文味网;网址: http://www.yuwenwei.net/

博文

【少堂志林(1256)】50多年后第一次有人来扫地主胡玉海的墓了——今年清明节的意外慰藉(续)

已有 726 次阅读 2020-4-9 22:13 |个人分类:少堂志林|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今天下午我到先父坟前和祖母爹墓地,去给上周栽的几棵小槐树秧子浇水。到祖母爹墓地后,忽然发现,从没有人来扫墓的地主胡玉海的坟墓,今年清明节有人来扫过墓了。因为胡玉海坟上有了一排过去从来没有的新土,坟头那棵从一个根兜上长出四个分枝的野树,也被砍去了左右特别疯野的两枝,只保留了中间树形较正的两枝。我给祖母爹坟前坟后的几棵小槐树秧子浇了水,便看着地主胡玉海坟上的新土和削砍过两枝的野树,呆呆地想了许多,临走前又拍了一些照片。我回家跟我们家老太太说,50多年来胡玉海的后人从没有来扫过他的墓,今年竟第一次有人来扫墓,坟上还有一溜新土,那棵长出四个枝子的野树,也被人砍去了长得很难看的两个枝子。老太太惊讶道,这过了几代人也冇得人来上玉海的坟,今年是哪个来的?我说不知道是谁,我问了坟地旁鱼塘的主人,也说不知道是谁来上的玉海的坟,但肯定是玉海的后人。晚饭后,老太太和村里人议论此事,大家意外,惊讶。因为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村里人从未见过地主胡玉海家的后人来上过坟,从未见过胡玉海的坟上有一锹新土,胡玉海坟头的野树就疯长得样子又恐怖又悲凉。今晚我和村里一些邻居聊天,他们也都说过去胡玉海的坟从没有人来上过。我们老家的风俗是,后人春节给祖先上坟只在坟上挂纸钱,烧纸钱,磕头,不能动土,而清明节上坟除了在坟上挂纸钱,烧纸钱,磕头,还要动土。一般说来,动土的是后人。据此可以推断,给地主胡玉海扫墓的应该是他的后人。


2.jpg

图一:左边是地主胡玉海坟头被扫墓后的照片,右边有墓碑的是祖母爹的墓。


3.jpg

图二:有人扫墓后的地主胡玉海坟头照片。


4.jpg

图三:有人扫墓后的地主胡玉海坟头照片。



5.jpg

图四:地主胡玉海坟尾和扫墓人添的新土照片。



先师程烈夫先生的公子程勇告诉我,若干年前,是他在中国地质大学念研究生的女儿在网上看到我写她爷爷程烈夫先生的文章的。(相关链接:《【少堂志林(1255)】见到了先师烈夫先生的公子程勇——今年清明节的意外慰藉》)今天,现在,我还可以大胆猜测,大约,也许,不,是坚信甚至断定,地主胡玉海的后人也有人看到了我今年清明节头一天写就并于当天晚上挂上科学网的那篇写胡玉海墓的博客文章。(相关链接:《【少堂志林(1253)】扫墓,以及顺带的扫墓 》)这篇主要内容本来应该是写我给自家祖先扫墓,同时按惯例“顺带”给地主胡玉海坟上挂了一些纸钱的随笔,其中追忆地主胡玉海在特殊年代的凄惨遭遇以及我们家和地主胡玉海家的特殊关系的文字,“反常”地占了文章的大半篇幅。在该文中我特别写到地主胡玉海坟头上的那棵“拐树”给我的震撼。我觉得这棵令人震撼的树的形象,是地主胡玉海的亡灵在呼唤。



50多年过去了,今年终于第一次有人来给地主胡玉海的墓地扫墓并动了土。对此我感到欣慰。是的,有人听到了地主胡玉海的呼唤,也听到我在文章中的呼唤了。


但我的呼唤不止于此。


无论如何,再看地主胡玉海坟头的那棵被人从四枝强力伐砍为两枝的野树,其姿态和形象,在依然让人伤感、悲凉之余,不再像过去一样让人恐怖了,而是给人带来了一些过去没有的舒服感觉。


2002/04/09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245975-1227591.html

上一篇:【少堂志林(1255)】见到了先师烈夫先生的公子程勇——今年清明节的意外慰藉
下一篇:【少堂志林(1258)】研究本人的高校硕士学位论文目录

2 郑永军 张焱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精选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9 01: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