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味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uwenweir 人生三境界:读书—写书—被写成书。欢迎访问 语文味网;网址: http://www.yuwenwei.net/

博文

【少堂志林(1237)】如果想念我,请到我的书里来找我——《语文味教学法》修订版后记(定稿)

已有 1242 次阅读 2020-1-13 13:06 |个人分类:少堂志林|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如果想念我,请到我的书里来找我

——《语文味教学法》修订版后记

(定稿)

 

很有可能,中国语文教学理论、中国语文教学法的发展历史,会分为语文味教学法之前与之后。

 

因之亦很有可能,语文味教学法之后再研究语文教学法是“可悲”的。因为在过去的再现性教学法之后,终于诞生了表现性教学法——语文味教学法。这就仿佛在阴之后诞生了阳,今后如果有人研究语文教学法而想要在语文教学法的基础理论方面有重大突破,开辟出一片新天地来,太难。

 

语文味教学理论不是在建构一个理论,而是在建构一个世界。

 

作为中国语文教育史上第一部表现性教学法,近八十万字的《语文味教学法》于2015年由北京现代教育出版社出版后,受到语文学术界关注和广大一线语文教师的好评。借这次再版机会,我们对有关内容作了必要的修订,特别是补充进了我们的一些新的思考。根据教学实践的需要,我们又请2018年浙江省新晋特级教师、散文作家、杭州师范大学桐乡实验学校副校长、程少堂语文味工作室第二期骨干成员徐建利老师补写了第二十一章(童话)。几年前,徐建利刚参加语文味工作室不久,就运用语文味教学法之“一语三文”教学模式设计《皇帝的新装》一课参加全国教学比赛,并荣获第一名。这堂比赛课和她的一些其他的教学探索,是第二十一章的主要实践基础。这次修订,我们还对本书初版中的一些文字差错和误植作了更正,对本书的注释也做了统一的规范化处理,将每章后面的注释改放在所在页的地脚。由于本书是程少堂语文味工作室成员的集体创作,执笔者绝大部分是中小学一线的中青年教师,各章的撰写水平参差不齐,对语文味教学理论的理解亦有深浅之别,敬祈读者对修订版继续提出宝贵意见,以供今后有机会再次修订时参考。

 

美国杰出的建筑理论家克里斯托弗 · 亚力山大在其领衔撰写的世界建筑理论名著《建筑模式语言》中写道:“我们历时数载,力图构成本语言。我们期待着使用者会感受到它的力量,并乐于使用它,结果他将重新认识到这样一种活生生的语言意味着什么。如果我们仅在这方面取得成功的话,那么很可能每个人都会再次着手构思和发展他自己的语言——或许会把本书的语言作为出发点。”【1】作为一种新的教学语言——语文味理论的创立者和《语文味教学法》一书的领衔撰写者,我认为这位建筑理论家的话也说出了我们的心声,即我们也期望广大语文教师在使用这本教学法的时候会感受到它的力量,并乐于使用它,在此基础上或许会把本书的教学语言作为出发点,着手构思和发展他自己的教学语言。亚力山大接着还写道:“我们深信无疑,本语言要比一本手册、或一位教师、或另一种可能的模式语言略胜一筹,这里的许多模式……看来在今天和以后的500年间将成为人性的一部分,成为富有人情味的行动的一部分。”【2】作为《语文味教学法》一书的领衔撰写者,我们也可以深信无疑:语文味教学法作为一种新的教学语言,要比一本教学手册、或一位教师、或另一种可能的教学语言略胜一筹,这里的核心模式“一语三文”教学模式的常式与变式与其所带来的“一模多样”,及其蕴涵的语文味教学理论的丰富思想,在今天和以后的500年间将成为教师人性的一部分,成为教师富有人情味的行动的一部分。

 

作为语文味教学理论核心内容的语文味教学法,当然不是那种不用读书不用思考,仅仅靠听别人一堂课,回去立马就能模仿着现炒现卖的,像傻瓜相机一样的“傻瓜式教学法”(这种“傻瓜式教学法”操作简便、易学,对一些条件不太好的农村学校的教师有其合理价值,但从长远看,长期使用这种教学法对教师自身素养与学生语文素养的发展都不太有利),而是须要教师具有较好的人文功底,较好的语感和课感,须要教师不断读一些书、不断修炼才能掌握其神的教学法。掌握语文味教学法还须要有点儿灵气与诗人气质。原则上,语文味教学法是一种要求执教者具有大学及以上的知识训练和知识结构才能掌握的教学理论与教学之道。但语文味教学法是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的统一,亦有其通俗的一面。语文味教学法的核心是“一语三文”教学模式,这个模式像其他教学模式一样具有较强的实践性、操作性。许许多多对语文味教学法有兴趣的大学和中小学语文教师的教学实践证明,一般中等及以上素质的语文教师只要肯下点功夫,在理论学习先行的前提下,有计划地系统地通过语文教学中文言文、现代文两种语体的语文味教学法的教学设计与实践训练,有计划地系统地通过语文教学中几种常见的普通文章体裁(记叙文、议论文、说明文、应用文等)、几种常见的文学体裁(诗歌、散文、小说、戏剧等)的语文味教学法教学设计与实践训练,在短则一两个月长则几个月的时间内,基本掌握语文味教学法,是没有大问题的。而一个语文教师一旦较熟练地掌握了语文味教学法,他的教学就有可能进入一种自由境界,从而获得一般教师难得的教学解放之职业幸福体验。

 

曾有对语文味教学法粗知一二的个别教师质疑道,难道每一篇课文都一定要按语文味教学法的“一语三文”教学模式来教学吗?我的回答是两句话:一是,谁说过或者谁在哪里说过每篇课文都一定要按语文味教学法的“一语三文”教学模式来教学?古今中外教学模式林林总总,但有哪一位教学模式的创造者说过“每一堂课都必须按我这个模式来教学”这种话?我创造的语文味教学法之“一语三文”教学模式,是一种教学模式而不是法律,我创造的语文味教学理论也不是常用“一定要按我说的办,不然上帝就会惩罚你”这种口气说话的《圣经》,而是一种新的教学设计思路的方向与选择的可能性。二是,虽然具体到每篇课文,用语文味教学法来教学会有难有易,但难道不是每一篇语文课文都可以从语言、文章、文学、文化这四个维度、角度和层次进行观照,因此都能用语文味教学法的“一语三文”教学模式来教学吗?要不然,你举出一篇不能用语文味教学法之“一语三文”教学模式进行教学的课文来给我看看?照我看来,不仅每篇课文都可以用语文味教学法的“一语三文”教学模式来教学,就是一个文段、一句话,甚至仅仅是一个汉字,也都可以用语文味教学法的“一语三文”教学模式来教学,就看作为教师的有没有这种本事。

 

像所有学习与实践一样,学习与实践语文味教学法要真正取得成效,前提是须要先具有一种老老实实的科学的态度。杰出的民族企业华为在学习借鉴西方先进技术(包括管理经验)时提倡“三化”,即先要僵化(开始是照葫芦画瓢,全盘照搬),继而固化(学习进行到一定阶段之后,利用方法、模式对现有流程进行规定,加强流程执行和效果反馈的行为),最后是优化(即根据实际对方法、模式进行优化,建立和实际相符合的新方法、新模式)。同样,语文味教学法作为一种有广泛影响、有生命力的语文教学新法,是我们心无旁骛,执著专注,激情浇铸,通过实践直接间接花了近三十年功夫才摸索、总结、提炼出来的一种新的教学语言,虽然像其他教学法一样当然会有其局限性,但事实早已证明其必然从某些角度与层面揭示了语文教学的一些基本规律,自有其不可否认的先进性与科学性。因此学习、运用语文味教学法,先要求其真,继而用它来规定语文教学流程,强化流程执行和效果反馈的行为。那种还没有入语文味教学法之门,或者顶多只在语文味教学法的宫墙之外观望了几下,粗知语文味教学法一二而不知三四,更不知语文味教学法之五六七八九,但一开始接触运用它就本能地在自己的教学习惯支配下,妄动“改造”它的念头,结果这些没有真懂语文味教学法堂奥的教师,把我们直接间接共花了近三十年时间研究、实践、摸索、总结、创造,并初步形成了体系的语文味教学法,“改造”得非驴非马,甚至“改造”掉的多半还正是语文味教学法的精华之所在。这不是一种成熟的科学的态度,不可取。

 

最近,有一些了解语文味理论与实践探索成长史的语文教师专门打电话对我说,听说我即将退休,他们感到很伤感。我玩笑说,我又没有死你们伤感什么?得到的回答是,以后再也听不到程老师那样有独特的语文味的公开课了,语文味的课,还是程老师你讲的最正宗,无论你的圈子里还是圈子外那些受你影响的老师,他们都讲不出程老师讲的那种味道来。

 

这些老师的话语和情绪,让我感动。我也不想谦虚,同时又很真诚地回应这些老师道,现在学习、模仿O我的语文味教学的老师不少,研究我的语文教育思想的高校硕士学位论文也层出不穷,但因为我的语文味完全是“生命学问化,学问生命化”的产物,我的语文味理论和语文味教学实践的独特性,很大程度上来自我的生命过程、生命体验的独特性,加上我退休后,虽然我在其他地方讲公开课的机会还是会有的,但我不会再像过去在职时一样在深圳讲公开课了,因此实际情形确会如你所言,我那样的语文味公开课在深圳将成为绝响,其他人确实是讲不出我那样味道的语文味公开课来的。这正如文学史、艺术史上很多人都学习模仿某一个有广泛影响的作家或艺术家,但事实上几乎没有一个模仿者超过了被模仿者,也就是所谓“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是的,一个教师的教学理论被许多人阅读,教学实践被许多人模仿,以至形成一种影响深广的教学流派,这难道不是一件非常幸福并值得自豪的事情么?


这些老师因我退休而感伤的话语,让我想起两个名人来。


我想起台湾著名歌手张雨生。张雨生在歌坛正如日中天大红大紫的时候不得不去服兵役,于是张雨生在一张“惜别专辑”《想念我》的扉页上亲笔题词:“虽然生命中有许多朋友的面容会随着光阴而无法辨识,而我却要用歌声留住你的记忆,就让未来等一等吧!如果想念我,请到我的歌里来找我。”后来张雨生不幸英年早逝,“如果想念我,请到我的歌里来找我”就成为无数歌迷心中永不消逝的旋律。

 

我想起著名画家吴冠中。吴冠中先生于2010年6月25日去世,享年91岁。2010年12月,《“东西贯中”吴冠中艺术回顾展》在杭州举行,从中国美术学院到浙江美术馆,一路上的宣传旗上就印着吴冠中亲笔写的一句话——“想念我,就去看我的画吧!”

 

是的,想念我,就去看我的书吧!

 

如果想念我,请到我的书《语文味教学法》里来找我;如果想念我,请到我的《语文味代表课观止——语文味教学流派创立者程少堂教学实录》等书里来找我。



2018年8月17 日中国传统情人节之夜于深圳北书房初稿,

2020年1月13日修订、定稿





【1】【2】(美)C.亚力山大等《建筑模式语言》,上册,王听度 等译,知识产权出版社,2002.15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245975-1214038.html

上一篇:【少堂志林(1236)】邱海波送给《程少堂传》作者的新年礼物
下一篇:【少堂志林(1238)】大外孙想要的“小礼物”

1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3-30 03: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