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味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uwenweir 人生三境界:读书—写书—被写成书。欢迎访问 语文味网;网址: http://www.yuwenwei.net/

博文

【少堂志林(1222)】深圳教育的忧郁 ——在深圳二高“三实”教育思想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

已有 1210 次阅读 2019-11-30 16:56 |个人分类:少堂志林|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2019年11月28日上午,本人应邀参加深圳市第二高级中学“三实”教育思想研学术研讨会。上午八点半会议开始后,主持人、特级教师、正高级教师、深圳市第二高级中学教研室主任何泗忠宣布会议议程,介绍与会嘉宾。先介绍外请的两位嘉宾,一位老先生是四川师范大学语文教育专业退休教授刘永康先生。根据何泗忠介绍,刘永康先生是四川师范大学文学院原党委书记、教授,国务院政府津贴获得者。一位是浙江传媒大学教授,比较年轻,五十岁左右。第三位介绍程某人,主持人加的头衔又是“著名ywjyj ”。我也不便于谦虚什么,只能像过去遇到同样的情形一样面不改色听而不闻无动于衷。嘉宾介绍完,接下来是深圳市第二高级中学常副校长致辞。之后是重头戏三个学术型汇报:深圳市第二高级中学高玉库校长做“三实”教育思想的主题报告,用了一个多小时;教务处主任和德育处主任分别介绍了深圳市第二高级中学在教学与德育两翼实操“三实”教育思想的具体情况。三个学术汇报完毕,已过了十一点了。会议下半段开始后,主持人宣布由嘉宾针对“三实”教育思想发言提建议,每人六分钟。我先是客气了一下,建议按年齿请其他年纪比我稍大的专家先讲。我客气的原因还有一方面是替在我后面发言的专家体贴考虑。(相关链接:湖南名师方西河:看少堂师评课)最后根据会议安排我还是先讲。我开始发言的时候没有说《深圳教育的忧郁》这个题目,这个题目是在发言的最后才讲的。以下是根据手机录音整理我的发言实录: 

 

 

 深圳教育的忧郁 

——2019年11月28日在深圳第二高级中学“三实”教育思想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 

 

会议已进行了两个半小时了。在会议前半段,我在我的电脑上列了一个发言提纲,等一下我按照我的提纲来说,按提纲来说比较有逻辑,废话不会太多。因此呢我开头可以花点时间讲几句题外话。前段时间二高教研室主任何泗忠老师跟我联系,请我于11月28日来参加这个活动。当时我没有完全答应他,只是说我11月26日左右从山东潍坊讲学回来,到时再联系。本周一傍晚,我从青岛飞回来刚进家门,行李还没有放下,何泗忠就来电话跟我敲定参加今天的会议事宜。何泗忠比较了解我,可能担心我不来,反复说“你一定要来啊,我要介绍你的”。但我要说实话,直到今天早上我还在犹豫来还是不来。退休已半年了,我自己给自己定下退休后的好几个“不”,今天可以公开讲的是“六个不”。一是不留恋。一般人退休时通常都有的失落感、惆怅感,我一点都没有。因为回眸过去60年,尽管没有什么大的成就与贡献,但对自己近乎半个世纪的奋斗人生和21年的深圳市语文教研员的职业生涯,无论别人如何评价,我自己是很满意,很满足,而且很自豪的。不留恋但有怀念,唯一怀念的,可能就是在职的时候几乎每年要举行的全市大型公开课的空前盛况与感人场面。不过退休后我也不会缺乏在外地讲公开课的机会。二是不出现。最近一二十年来,我们国家的一些领导人退休后有一个很好的传统,就是退就退了,基本不再在正式场合露面。像我们这样的小人物,那些有一点意义的思想早已说了无数遍,至于那些无意义的东西,就没必要再废话,不要退了休了还老在别人面前晃来晃去刷存在感。三是不关心。所有过去职业生涯中关注的工作之事,现在我一概都事不关己不闻不问,“洪水滔天也与我无关”,哈。四是外地讲学不每请必到。请我讲学的,凡是我过去去过的地方,或者需要转车的地方,原则上不去。五是任何单位给再多的钱我也不重新去上班工作。2019年7月23日,我正在赴湖北科技学院讲学的高铁上,突然接到猎聘网一位女士的电话。来电说,碧桂园地产集团想要建立一个教育发展研究院,拟聘一个院长。她阐释这个教育发展研究院有三大任务,一是为碧桂园地产集团制订与操作本集团内部的教育发展规划;二是制订与操作碧桂园地产集团开拓全国民办教育市场的规划;三是制订与操作碧桂园地产集团走向海外的教育市场的规划。猎聘网这位女士问我有没有兴趣做这个工作。我说你们找我做这个事情是找得太对了,我的开拓性的个性,中文本科和教育系研究生的知识结构,以及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研究生多层次的教学经历,特别是又做了21年的深圳市中学语文教研员而且做得很成功,有相当的学术影响——你们都找我说明我的学术影响确实不太小,哈,我确是太适合你们这个工作了。我也知道碧桂园的实力强大,去年是世界500强里面的360多名,今年一下子蹦到170多名,我要去做这个工作他们是断不会少给我钱的。但我同时可以明确告诉你们的是我不会去的。我认为人生每一个阶段有自己的任务。我已经奋斗了近乎半个世纪,这半个世纪的奋斗虽然没有大的成就与贡献,但在业内学术上达到的高度还算让不少人羡慕嫉妒恨。我对过去近半个世纪的奋斗人生很满意,很满足,很自豪。另外我在深圳工作21个年头,虽然由于专注于学问没有分心在深圳市政府分的福利房之外再多买一套房发财致富,但求仁得仁,我是广东省教研员中唯一的社科系列研究员,是教授,享受深圳市政府津贴,享受深圳市所谓“高干”级别的二级医保(当然最好不花这个医保待遇的一分钱),正常情况下在深圳的退休金完全够花。因此我后半生的人生目标不是再去赚钱,而是享受人生。现在的主要人生计划是先把退休金花的差不多再说,哈哈!(相关链接:【少堂志林(1186)】我对猎聘网的回答》)六是不再刻薄自己。我出生于物质匮乏的1950年代,是农民的儿子,以前买东西很节省,现在经常逛淘宝、京东,有时喜欢的东西一次买两个甚至三个。比如由于退休后旅游是一大任务,今年“双十一”前后,我在网上先后购买了喜欢的三个外国品牌的双肩包,一个加拿大空军品牌,一个澳大利亚品牌,一个更高端的真皮途名双肩包,这最后一个要好几千块呢。老伴说你买这么多用得完吗?我说我收藏还不行吗?哈!(堂按:没有在这个会上讲的“不”,还有诸如“原则上不交往”等等。) 

 

回到今天会议内容。刚才教务主任的汇报讲,以前评课都是说好话,不真实。我认为这个问题要辩证地看,因为表扬可能是真实的,批评也可能是虚假的。以前有一个广为流传的幽默段子说,在考核领导的时候,单位有人当领导面提了领导很多优点,最后提的缺点是:“某领导你有一大缺点,就是工作太投入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你要知道你的身体不是你一个人的啊!”这种批评真实吗?德育主任在汇报中讲,二高德育工作坚持不搞形式的原则。我认为不搞形式的动机是好的。但我们要反对的是形式主义,而不是形式。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本身就是形式,合理的形式是有意义的,甚至可以说没有形式就没有人类文化与文明。比如结婚,扯了结婚证两个人住一起就完了,干嘛要花那么多钱又那么辛苦地去搞结婚典礼?结婚典礼有多大实际意义?2015年,我女儿出嫁前,亲家请我们吃饭商量孩子们的结婚事宜,他们家是做生意的,亲家主张给两个孩子一笔钱让他们出国旅行结婚,这样轻松。我却不赞成。我不赞成的理由是,我当年(1984年)结婚时由于条件所限,没有举行婚礼,这个事情一直是我心中的一个遗憾。后来女儿女婿在蛇口希尔顿饭店举行了隆重热闹的婚礼。 总之我认为有些形式还是要的,因为文化在某种意义上讲就是或基本上是形式(仪式)。 

 

刚才德育主任的汇报还说到,学生中那些小时候在没有爱的家庭长大的孩子,常常会欺凌同学。这也不一定符合实际。我们这些1950年代出生于农村的读书人,我们小时候有谁爱过我们啊 ?我们小时候没有什么爱(当然不是绝对没有),但我们从没有欺负过同学,倒是常常被被个别同学欺负。现在回想起来,我们小学同学中最拐(湖北话是“坏”的意思)的一个同学,恰恰是他们几房的一个独子,就是说他有很多人爱他,但所有同学都最怕他,都被他打过。因此小时候一个孩子在家庭里有没有爱,不是这个学生是否欺凌同学的主要原因,至少不是唯一原因。 

 

下面言归正传,讲本次会议的主题。我不展开,只讲主要观点: 

 

第一,深圳第二高级中学“三实”教育思想指引的是一条很有气魄、很有发展前景的办学之路。何泗忠你记录好啊。 

 

(一)“三实”教育思想是唯物主义思想路线在教育、教学思想中的体现。建立在唯物主义思想路线上的教育、教学思想总是比较可靠、可信的。

 

(二)“三实”教育思想的诞生与发展,是对深圳教育发展的一大贡献。2002年4月份,实际由有我发起并操盘,《深圳特区报》和深圳市教育局联合开展了“深圳教学流派大讨论”。在《深圳特区报》和深圳市教育局联合举行的有关讨论会上(也是我策划操办的),深圳市南山教研室当时的副主任郑明江先生发言说:由这个讨论“非常真切地感受到新一届市教育局领导班子强烈的责任感、使命感和敏锐感。只要了解内地教育发达地区对深圳教育的印象,知道教育发达地区是多么看不起深圳教育,就知道‘深圳要不要有自己的教学流派’是用不着讨论的问题。提出教学流派问题,正是抓住了深圳教育的要害,也是深圳教育尽快上层次、尽快与经济发展同步的关键。流派的形成要有深厚的文化积淀,要把散兵游勇凝成团,铸造成型,最终形成大师、流派。流派应有跨学科跨学段的大流派,但首先应该出现学科大师、流派。 (原载《深圳特区报》2002年5月7日,《程少堂教育理论与实践探索》也有收录。二高讨论会上,我概括讲了郑明江的主要观点,这里整理进他发言时的原文。)


撇开深圳高等教育不论,就基础教育而言,18年后,郑明江说的“内地教育发达地区是多么看不起深圳教育”的局面是否有根本改观呢?我认为没有,或者说除了个别学科之外基本没有。(堂按:这“个别学科”是哪一个学科我不说,哈!)

 

(三)深圳二高作为深圳市的一所影响很大、发展很快也很稳健的新建高中,要有与自己的名称相匹配的学校文化,其中教学文化是很重要的内容。刚才高玉库校长在“三实”教育思想报告中讲到,他希望他们这一代深圳二高人做的事,能够进入这个学校的历史。我认为高校长这种立志在自己的领域留名的意识是很崇高的。我可以肯定地说,深圳不少校长没有这个意识,或者这个意识很淡薄,深圳的不少教师也没有这个意识,就是没有把教育工作当成事业,当成志业的更少,想淘金的多。当然淘金是合理的。

 

(四)高玉库校长在深圳二高提出的“三实”教育思想与成功实践的历程,再一次印证苏霍姆林斯基的名言——“校长领导学校首先是教育思想的领导,其次才是行政的领导。” 

 

第二,对“三实”教育思想研究、发展的几点建议: 

 

作为教育科研课题名称,“三实”教育思想的理论与实践,是完全、绝对可以的。我总的建议是,要进一步强化“三实”教育思想的理论研究,在此基础上加强“知行合一”的系统探索。在理论思考、理论阐释方面,建议适当多关注以下问题(从高玉库校长的报告、教学主任、德育主任的回报可知,二高已经注意了这些问题): 

 

(一)“三实”教育思想的理论研究,既要注意唯物,更要(不是说你们没有注意)注意辩证。 

 

26年前我在珠海工作的时候,发表过一篇《学校教学改革重点论——试论学校教学改革自身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这篇文章收录在2006年出版的《程少堂教育里理论与实践研究》一书中。我在这篇文章的有如下论述: 

 

“一个中心”是广大教育工作者都非常熟悉的“以提高教学质量为中心”;“两个基本点”是:“让学生学得有兴味些”和“让学生学得实在些”。这两个基本点应是教学改革的重点。抓住了这两点,任何形式的中小学教学改革都能立于不败之地。 

 

要想让学生学得实在些的根本措施,是要让教师教得实在些。因此,在教学改革中,不管教学改革的形式如何花样翻新,都要提倡和重视教风务实。如何做到教风务实?我的看法是:教学不仅要遵循“大三实”,即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讲究实效,而且要重视和提倡“小三实”,即扎实(教学要“扎”在基本知识和基本技能训练的实处)、朴实(主要指课堂教学气氛以及手段和方法运用上的纯朴无华,不耍花枪、不搞形式主义的东西)、真实(指公开课、示范课之类的教学观摩活动,要力求反映出教与学双方水平的本来面目)。

 

要想让学生学得实在些,还必须有意识地培养学生的“苦学”精神,适当提倡苦学。这是因为,科学知识中的许多内容,是只有通过苦学,即通过一定的意志努力才能获取的。而且事实上教学活动不可能永远充满趣味性。因此,一定的苦学是学得实在的必要前提。 

 

在这篇文章中我强调学校教学改革要正确处理好“兴趣”和“实在”的关系: 

 

对“让学生学得有兴味些”和“让学生学得实在些”两点之间的关系,本文不想从理论上作过多的抽象论述,笔者只想用两个比喻来说明自己的观点:如果说学校教学改革有如织一块五彩锦缎,那么“让学生学得有兴味些”与“让学生学得实在些”就是织成这块五彩锦缎的经线和纬线;如果说教学改革是一架飞机,提高教学质量是这架飞机的主体,那么这两点就是这架飞机的两翼。因此,学校教学改革既要抓“兴趣”,又要抓“实在”。套用一句名言,即要“两手抓”,“两手都要硬”,而且要在教改实践中让两方面有机统一起来。 


(堂按:我今天在深圳二高会上讲的,是我这篇论文论述的有关内容梗概。整理这个发言稿时,我从这篇论文中复制了有关论述的原文放在这里。

 

我在该文提出的“大三实”是教学的思想路线,“小三实”是教学的工作路线,二者关系密切,前者是后者的基础,后者是前者的具体化。 

 

这个“大三实”“小三实”大约的确也并不是我首先提出来的。我写文章,文章的中心论点肯定是我自己的,不过因为我读的书比较多,有时我搞不清写出的一些话是别人的还是自己的。但无论如何,我和二高的“三实”教育思想有一些缘分。 

 

(二)加强“三实”教育思想的系统理论研究。系统理论研究不是说你要搞好大一本理论,而是理论阐释要全面、深刻、有一定创意。如果理论阐释做到了全面、深刻、有一定创意,一万字两万字也就够了。经过几年研究和实践,目前二高的“三实”教育思想体系初成。刚才我问常副校长,高玉库校长是那年出生的。常校长告诉我说是64年。1964年出生,到高玉库校长退休还有五年,在目前这个基础上,“三实”教育思想进一步体系化,五年时间应该基本够了。当然体系化是一个不断深入、有时是需要几代人努力探索的过程。我的语文味理论的体系化,就经历了二三十年漫长的岁月。 

 

(三)在“三实”教育思想理论与实践探索中,要处理好实与活,或者说华与实的关系。教育、教学既是一门科学又是一门艺术。科学讲究求真,艺术讲究形象生动。因此做教育、教学工作,华与实是需要认真研究的一对范畴,它们也可以说是一对教育哲学范畴。教育与教学过程,既不华又不实,或者华而不实,这两种情况肯定不好。但实而不华是不是有改进的地方?又华又实应不应该提倡与肯定?我认为应该肯定。 

 

(四)在“三实”教育思想与实践的探索中,要研究好、适应好文科与理科的不同特点与规律。“三实”教育与教学重视高效,这当然值得肯定。但文科尤其是语文,什么是高效教学值得研究。语文教学中,讲了一个知识,马上硬迁移、硬应用,是不是就是高效,或者说就是真实、扎实、朴实?换言之,这种高效是不是符合语文教育的基本规律?语文课本中有一些课文,像鲁迅的一些作品 ,小学学了,中学还要学,大学中文系还要学,甚至硕士博士研究生阶段还要学。语文是需要经历、阅历,并且需要不断反刍的一门知识。大家知道,心理学有迁移、正迁移、负迁移等概念。多年前,我刚来深圳工作的时候,根据语文学科的特点发明了“硬迁移”“软迁移”两个概念,提出根据语文学科的教学规律,语文教学要多运用软迁移方法。总之,文科教学中的所谓高效,或者说真实、扎实、朴实,与理科教学的所谓高效或者说真实、扎实、朴实,是有所区别的。可能正是这个原因,当代语文教育家、人民教育出版社原副总编辑刘国正先生的文集,也是他的语文教育研究代表作,书名就叫《实和活》。 

 

(五)在“三实”教育思想理论与实践探索中,要更多关注教师的个性、年龄、性别等个性差异。例如,有的教师的教学可以要求他要朴实一些,有的教师的教学则可以要求他要活一些,因为他太朴实了,学生听得很累。不要一味否定教学中的形式,我们要否定形式主义,但不要因为反对形式主义,就把形式也给否定了。特别是刚走上工作岗位不久的年轻教师,他会讲,教学形式生动活泼,不要轻易否定它。因为过了一定的年龄,你要他生动他也生动不起来了。朴素是最高层次的美,但请注意“最高层”几个字。绚烂之极归于平淡才是规律,不能在年轻师刚走上工作岗位不久就让他丢掉教学的“绚烂”——生动活泼,尤其是不能把朴实的教学法和有趣的教学完全对立起来。我们知道,有一些老师教高三教的很好,学校常年把这些老师放在高三做所谓“把关教师”,可是接下来就有一种情形出现了——一些老师教高三的时间长了,就把他给废掉了,这些老师回头去教高一高二,就不会教了。因为教高一高二,和教高三是有一些不同的。总之,“三实”教育思想在理论阐释方面要更多地具有辩证观。 

 

(六)希望“三实”教育思想的理论与实践,要更多地关注从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中吸收滋养。一棵树根深才能叶茂。做学问、做教育科研也是如此。教育科研的根深,就是要有意识地在课题和优秀传统文化之间建立深刻的关联。这方面我的语文味研究有丰富而独到的成功经验,何泗忠了解一些。具体建议也可以提一个。比如说,《论语》记载孔子说过一句名言:“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彬彬即配合谐调。文质彬彬的原意是,如果文采和实质相配合,就能做君子,后用以形容人举止文雅有礼貌。 文质彬彬是儒家美育思想的核心。我认为,从教学角度说,“三实”教育就是要求教学内容与教学形式谐调;从教育目标说,“三实”教育就是要培养与时俱进的文质彬彬的人,这既是“三实”教育的最终目标,也是“三实”教育的最高境界。借用发挥一下孔子文质彬彬的基本思想我们甚至可以说,一个教师的教学过分质朴,他就不是教学君子,而是教学“小人”(这里的“小人”不是道德评价,下同)。反之,一个教师教学过分追求形式生动,但教学过程中的知识与能力训练不扎实,他也算不得是教学君子,而是教学“小人”。我希望深圳二高的“三实”教育思想的理论与实践探索,多培养、多诞生一些既注重教学内容,又注重教学形式的,文质彬彬的“教学君子”,最终多诞生一些与时俱进的文质彬彬的高素质的学生。 

 

(七)希望“三实”教育思想的理论与实践能做到“教育教学工作课题化,课题研究教育教学化”。自1999年11月调来深圳做深圳市教研员,迄今年上半年退休,21个年头,我一直就是这样做的——“教研工作课题化,课题研究教研化”。我认为我走的路是成功的。这种成功培育了我强大的“学术道路自信”,也我退休后毫不留恋、毫无惆怅的事业原因。 

 

我上边讲的7条建议,也可以概括为“三化”,就是我希望再经过几年探索,深圳市第二高级中学的“三实”教育思想与实践,进一步呈现出科学化、民族化、现代化的面貌、气魄与气象。 

 

话说到这里,我现在给我今天这个发言安排一个标题,就是《深圳教育的忧郁》 

 

2010年,我在接受《南方都市报》记者采访评价深圳教育时讲过以下观点:“迄今为止的深圳教育,基本没有给中国教育贡献过什么有价值的思想”,深圳教育“硬件很硬,软件很软”,“没有特点就是深圳教育的特点”等。结果被当时深圳教育局有的领导当成“深圳教育局的叛徒”,给我穿了时间不短的小鞋。刚担任深圳市教育局局长一个任期后,去年调回深圳大学担任深圳大学党委书记的张宏基教授, 六七年前刚上任深圳市教育局局长时,深圳市教育局在当年暑假举行了一次全市中小中学校长大会,新局长张宏基在会上有一个很好的讲话。当天深圳几大官方网络媒体的报道都发布了张宏基局长讲话中的一些重要观点,其中就有:深圳教育硬件很好,比发达国家一点也不差,甚至某些方面还要好些,但深圳教育的软件方面比较弱,突出表现是深圳教育迄今可输出的东西不多。我看到张宏基局长这个讲话那个高兴啊,觉得我要解放了。但第二天深圳媒体上张宏基局长讲话中的这短话全部被删除。这应该是新局长身边有“高人”提点他不要说这种话。可这样做,不是自欺欺人吗? 

 

诞生了伟大华为的城市当然是了不起的城市。但没有价值观(包括教育价值观)、没有思想(包括教育思想)输出的城市,算不得伟大的城市。而这正是深圳教育的忧郁与惆怅之所在。 

 

最近一些年,我们国家的领导人常讲的一句话就是“提出中国方案”。深圳教育的未来怎样才能不忧郁?今天我们可以说,从“三实”教育思想的理论与实践探索,我们能看到深圳第二高级中学提出的“深圳二高方案”。

 

好,我就说这么多。

 2019/11/28日当晚整理, 2019/11/30 修订

 

 

(堂按:根据手机录音记录的时间,我讲了21分钟,虽然大大超过了主持人规定的6分钟,但我的发言抓住了听众,发言从头到尾会场有笑声多次。散会后,在学校食堂用完工作午餐,有两位与会专家坐我的车一同返回市区。大家在车上议论深圳教育的深层次问题在何处。其中一位的观点是,深圳的教育体制不行。我说什么体制不行,就是人不行,人不行主要不是欠缺水平,而是从教育官员、到校长,到一线教师,有几个是把心思真正放在教育事业上的?心不在焉的人太多了。像高玉库这样“心在焉”,即想要在教育事业上留名的深圳教育官员、校长、教师,要是再多一点,深圳教育的事情就好办多了。而这一点正是深圳第二高级中学“三实”教育思想与实践探索的意义之所在,也是高玉库的意义之所在。)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245975-1208223.html

上一篇:【少堂志林(1221)】让青岛看看我,我也看看青岛有多青
下一篇:【少堂志林(1223)】文化底蕴不同——与名师胡兴松对话花絮

3 郑永军 史晓雷 王安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29 04: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