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味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uwenweir 人生三境界:读书——写书——被写成书。欢迎访问语文味网: http://www.yuwenwei.net/

博文

20年一觉语文梦——在高中语文学科秋季学期教研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已有 380 次阅读 2017-9-7 20:38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少堂志林(887):20年一觉语文梦

——在深圳市高中语文学科秋季学期教研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今天下午,深圳市高中语文学科2017年秋季学期教研工作例会在深圳市教科院举行。有些参加会议的老师我还不认识。会议一开始,我将参加会议的20多位老师做了介绍或让他们自我介绍之后,我先在会议上讲完如下的话,讲完就离开了会场。以下是讲话实录整理稿:

   

   我还要参加两到三次这样的会议。工作嘛,以工作室为主,其他事情尽量少做,尽量少打扰大家,也少碍别人的事。如果要搞活动,像上学期一样,一学期顶多次把,而且要搞的话,到时会有正式通知下发。区里和学校,有什么事觉得需要我去一下,到时再联系,我有空就去,没空就算了。市教育局偶尔也有一些活动叫我参加,像去年做评审正高级教师的评委,派我去就得去。这是开头话。

   下面说三句话 说完我有点事先走了。

  (一)第一句话是,今天会议在座的一位特级教师教研员同志,和我很熟悉,但以前不太了解我的学术历史,四五年前,他来我办公室办事时曾对我说:“程教授的学术研究最近这几年是爆发性的。”其实不是这样的,我不是这几年“爆发”出来的。我1983年大学中文系毕业后到1990年去华中师大念研究生之前,做了7年高中语文教师,这期间发表了十多篇教育研究论文,中国人民大学复印报刊资料全文复印转载多篇,其中发表在《教育科学》1988年第2期上的《教学风格论》一文,被我国著名教学论专家、原天津市教科院院长张武升博士认定为是我国尝试建立教学风格论学科的第一篇论文(见张武升主编国家教委级青年基金课题《当代中国教学风格论》,江西教育出版社 1993年版,第3。我考研究生时专业课成绩各科都是第一,但外语不及格,就是由于这些论文而被破格特招进去的。我在读研究生期间还发表多篇论文,是当时整个华中师大研究生楼里面住着的几百个硕士生中科研成果最多的一位。当时的华中师大研究生处曾专门在学校图书馆大门前的橱窗里专题宣传三位成果多的研究生,其中两位是博士生,硕士生就是我一个。我研究生没有毕业刚30岁出头,就在我国教育研究顶级刊物《教育研究》杂志上发表过长篇论文,当时华中师范大学教育系的年轻教师还很少有人在这个刊物发表论文。我读研究生期间,华中师范大学教育系研究生党支部书记动员我写入党申请书,这位支部书记在教育系党总支讨论并同意我的入党申请后,按规定专程向我转达会议的讨论意见,其中谈到缺点时他说,有老师在教育系党总支讨论我入党的会上提出:“程少堂这个人比较狂,教育系除了王道俊老师,他是谁也看不起的。”王道俊先生是我国老一代著名教育学家,是我的导师,也是华中师大教育系德高望重的学术权威,当时就是他老人家在研究生招生会议上拍了桌子才把我招进去的。尽管我并没有狂到“教育系只看得起王道俊老师”,但这种批评也从一个侧面说明,我的学术研究在上个世纪1990年代初期念研究生时期,就已经相当可观。1992年底我提前半年研究生毕业,1993年初到珠海一高校工作,1994年定为讲师,1997年破格申报副教授(当时要任讲师5年才能申报副教授),年底,我们学院人事部门通知我拿副教授职称证书,他们给我职称证书时,没发现广东省高评委的评审表就夹在证书中。我看到评审表上广东省高评委写的的评语(这个评审表现保存在我的人事档案中),马上复印了一份。这是一个让我非常自豪的评语:“经评议,申报人程少堂充分具备所申报的副教授学术水平。任现职以来,被评为南粤优秀教师,发表论文在数量上和质量上均令人注目。经投票,一致通过他的申报。”后来,据著名教育社会学家、广东省高评委学科主任张人杰教授说:“你这个评语用了‘充分’‘令人注目’等词,是今年广东省申报教育学副教授职称中最好的一个评语。”这些故事我的文章曾多有记载。在1999年40岁来深圳做教研员以前,我已经是一个早在我国教育研究顶级刊物《教育研究》杂志上发表过长篇论文,有十多篇论文被中国人民大学复印报刊资料《教育学》《体育》《中学语文教与学》等全文转载(其中有八九篇研究教育规律的系列论文被中国人民大学复印报刊资料《教育学》全文转载),有几篇论文被《新华文摘》摘转,在1990年代中期就参加编写现在仍在广泛使用的大学教材一个几万字整章的有贡献的学者了。1999年底我以全国招聘考试第一名的成绩来深圳市教研室工作,2006年出版60万字的论文集《程少堂教育理论与实践探索》,2007年《程少堂讲语文》以华南地区唯一代表入选教育部语文出版社名师讲语文丛书。总之我一直都是很努力的,在1999年来深圳做语文教研员前,就已经“爆发”过几次了,只是以前不太愿意张扬自己,很少有人知道我的这些学术历史。还有几百天就退休了,到退休时来深圳做语文教研员就整整20年了,可以化用古人两句诗来自慰,就是“20年一觉语文梦”,至于是否“赢得生前身后名”,只敢说一半吧,就是说成就虽不大,但在中国语文界奋斗多年浪得一点虚名,对生前之名我已然相当满足,至于身后之名,那不敢说,留给历史评价吧,不过我对此蛮有信心。

  (二)第二句话是,我的《红楼梦》前八十回已接近写完,现在准备写后四十回。这20年得到了什么和失去了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还要往前走,要写一本自称为《语文周易》的东西,题目是《中国语文哲学——中国语文教学美学新体系》,《语文哲学》这个题目是套用西方美学名著《艺术哲学》的。这本书是给自己一辈子的学术研究做个结算,结算完,我很可能就不再研究语文味了。退休后很可能不再研究语文味,是因为人生各个阶段目的不同,我对我的过去也很知足,很自信,目前高校研究我的硕士学位论文已有很多篇了,我等着未来有研究我的博士学位论文诞生。可能还会写部小说。我从小的理想是当作家,这个在《程少堂讲语文》一书中有详细交代。我性格比较敏感,经历比较特殊,人生体验比较深刻丰富,观察也比较细腻,要把看到的各种世像,用小说形式写出来。

  (三)第三句话是,从2016年深圳市高三年级第一次高考模拟考试工作做完后,我就主动让出了自己的舞台,现在主要是做自己的事。深圳语文这个舞台,我在上面表演了19年,我的表演激情浇注全情投入,我对自己的表演很满意。今后有空和有闲情时,我会站在近处或远处,看大家的种种表演。回想1999年我来深圳做语文教研员时,那时深圳语文界在中国语文界是一个什么地位和影响?而今天从我手中交出去的深圳语文界,在中国语文界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地位和影响?(与会的深圳市名师、龙岗区资深高中语文教研员曹清富老师插话:“这个我可以作证,我来深圳语文界比程教授还早一点。”)我对此很安慰,很自豪。

   我就说这么多,有点事要办,就提前走了。

   (在大家的掌声中我提着包走出会场。)

                                                                2017/09/07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245975-1074776.html

上一篇:少堂志林(886):老夫聊做少年科
下一篇:少堂志林(888):语文味19年:从一粒种子到一片森林
收藏 分享 举报

1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1-18 23: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