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万水千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aodeng 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

博文

远山呼唤(日志八) 精选

已有 3460 次阅读 2020-9-27 22:50 |个人分类:考察随笔|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科考, 化石, 横断山, 鸟类, 果实

远山呼唤(日志八) 

这次的野外考察由倪喜军和李强两位研究员组织设计,他俩都有丰富的野外经验,特别是精心选定的筛洗砂样采集点从不落空,也必定会弥补早更新世尼西动物群小哺乳动物化石稀少的缺陷。进入到采样阶段,都是高强度工作的时刻。采样地点在半山腰上,远望过去只是森林高处的一个小白点,而每袋几十公斤的砂样全部要人工扛到山脚,因为车只能开到这里。在采集砂样的过程中又发现一些大型哺乳动物的化石,包括食肉类和有蹄类,证明当时这个动物群的多样性相当高。

 

迪庆所处的横断山地区,现代的生物多样性也非常高,是全球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在我们的工作地点周围就是鸟语花香的迷人世界,假如童年的鲁迅来到这里,一定觉得比百草园有趣多了,他应该会这样写到:

不必说碧绿的松林,光滑的石板路,高大的云杉树,鲜红的栒子;也不必说鸣蝉在树叶里长吟,矫健的岩蜂伏在葵花上,轻捷的仔仔黑(山雀)忽然从草间直窜向云霄里去了。单是周围的短短的崖壁根一带,就有无限趣味。油蛉在这里低唱,蟋蟀们在这里弹琴。翻开石块来,有时会遇见蜈蚣;还有斑蝥,倘若用手指按住它的脊梁,便会拍的一声,从后窍喷出一阵烟雾。何首乌藤和野葛藤缠络着,野葛有豆荚一般的果实,何首乌有臃肿的根。有人说,何首乌根是有像人形的,吃了便可以成仙,我于是常常拔它起来,牵连不断地拔起来,也曾因此弄坏了木栏,却从来没有见过有一块根像人样。如果不怕刺,还可以摘到覆盆子,像小珊瑚珠攒成的小球,又酸又甜,色味都比桑椹要好得远。

 

我们确实在摘野果子吃,这个时节最多的就是川梨(Pyrus pashia),也叫棠梨刺,树上挂着累累硕果,虽然小巧袖珍,但完全是梨子的形态,也是梨子的味道。飞禽走兽也在忙着采食,尤其是松鼠,一定是在为即将到来的冬季储藏食物,小小的身形,竟然来来回回地搬运硕大的核桃。鸟儿们不会储存,只能不停地吃个饱。最多和最聒噪的就是白头鹎(Pycnonotus sinensis),在各种浆果的枝头飞来飞去。

IMG_7682.JPG 

在野外,吃的东西还不是最重要,中午饿一顿关系也不太大。水才是最重要的,尤其对我而言,登山的过程中习惯于不停地喝水。很佩服一些队员,可以喝够水才上山,然后坚持到下山来猛喝一大瓶。昨天我就没有带够水,这对我来讲是极少犯的错误,却没有对自己的错误负责,向别的队员要水了,感觉像是借走了战友的枪一样,非常惭愧。今天就牢记住,背了三瓶水上山。

这不禁让我想起了已故的北亚利桑那大学的美国同事Will Downs先生,我们在一起出野外时他总是背着巨大而沉重的背包。我问过他包里为什么装这么多,他说,只要哪一次在野外发现忘了带某件工具,从此以后他就将其装在背包中永远不再拿出去。有一次我和他在敦煌乘飞机,安检一定要他把这个托运的背包打开,结果一百多件工具铺开来,简直像是一个“武器库”。虽然都是符合安全标准的物品,还是让安检员大吃一惊。

 

品尝秋实的故事还在继续。晚上在餐厅,老板娘向我们推荐了店里自制的青梅酒和五味子酒。青梅煮酒,那得是英雄才能喝啊!老板娘又拿来了制酒用的新鲜五味子(Schisandra chinensis),晶莹圆润,鲜亮夺目,这果子倒可以尝尝。啊呀,大家连呼后悔!怎么形容?真是五味杂陈啊,怪不得叫五味子。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243751-1252333.html

上一篇:远山呼唤(日志七)
下一篇:远山呼唤(日志九)

17 苏德辰 张晓良 黄永义 刁承泰 李学友 张珑 聂广 朱朝东 杨卫东 冯大诚 程少堂 白龙亮 陈峰 雷博宇 周浙昆 杨顺华 韦四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6 04: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