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光恒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ghwu-1952

博文

写在所庆九十周年的公众开放日 精选

已有 6399 次阅读 2018-5-20 10:33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今年,是我们所建所九十周年。已有事例证明,互联网往往会使庆典格外吸引公众的关注。我们所5月19日的公众开放日,格外红火。当然,这主要是所里近几年特别重视科普,总结积累经验,上下热心公益,师生心血投入,全员辛勤奉献的结果。

所庆横幅.jpg

庆典气氛映衬下的开放日。地面井盖的物理彩绘是上了央媒的一道风景线

 

咖啡图标.jpg

咖啡屋的卡布奇诺图案。也可以打印方程式,大家讨论不用在餐巾纸上写字了

 

公众日横幅.jpg

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第十五次公众开放日

 

节目单.jpg

节目量大花样多

 

物理所的开放日越办越好。今年的节目种类更多,增加了《院士报告》和各种沙龙,还增加了招生咨询和所史展览等内容。

 

院士报告

 

向涛院士报告后给小学生签字、合影

 

职能部门精心策划,一线师生积极参与,共同创作了以著名物理问题为内容的井盖彩绘,遍及园区,亦庄亦谐,高大上接地气,把开放日的亲和力提升了一个档次。有人看到一个来访者捧着个相机南院北院满处拍井盖,据说相机还是很高级的那种。

 

一位热心科普的老师午饭后放弃休息时间,顶着烈日彩绘井盖

 

今年开放日的特点,除了节目多,就是人多了。微信上的团体预约,6千人上限,仅仅一天就满额了。篮球场上的《科学一起嗨》,到了下午依然人头攒动。《科学书市》去年很多摊子卖断了货,学乖了的书商今年带足了书籍,结果还是很多书种不到收市就告罄了。就连周边的大小餐馆也莫名其妙地发了一笔小财(不算“散客”就有6千人,可以算一次人口异动了)。

 

任丘中学生.jpg

河北任丘三中的学生乘坐着好几辆“狼牙山旅行团”的大巴组团而来

 

乌央乌央的人.jpg

观赏《院士报告》节目的人乌央乌央的

 

互动实验科学仪器开.jpg

篮球场上的《科学一起嗨》

 

全反射说明.jpg

《科学一起嗨》解释光学传播全反射的“消失的皮卡丘”

 

热与能量的说明.jpg

《热力学》是本科生普遍反映难学的课程。这里的解说词也相对难懂一些

 

志愿者.jpg

热情积极的志愿者,看到他们午餐后坐在后面的长凳上玩玩手机就算午休了

 

今年的开放日很成功。祝贺所里职能部门的策划者和组织者!感谢所有积极参与的一线师生!还要感谢园区里面埋头苦干的保洁保安后勤保障人员!

成功人士一般都善于思考:今后的科普该朝哪个方向继续提高?经过十五次的践行到了今天,经验有了,路子顺了,技巧熟了,影响大了,正是充实内涵的好时机。

什么是物理的内涵呢?我们物理这个行当,可是出过英烈的。坚持真理,赴汤蹈火的是布鲁诺;虽然恐惧但临终前终于说出真相的是哥白尼;口头认罪但至少内心明白的伽利略。他们的意志主要来源于自然界的伟大。物理的实证本质,敬畏逻辑,空灵简约等等技术层面特点,都是由于学科特质而来的学术风格。把这些潜移默化地传授给青少年儿童,培养和提高的就不仅仅是他们的科学兴趣了。

物理所热心公益,积极科普做到今天,“科普的目的”已经深入人心。而对科普的对象,还应该有所研究。就像今天,到场的观众有已经学了三个版本《物理学》的本科生、(两个版本的)高中生、(一个版本的)初中生、没有学过物理的小学生,还有他们的程度不同专业各异而又兴趣盎然的家长(甚至还有混迹于人群偶尔提个问题的本所老师),他们都是观众。同样的一个(适合全年龄段的)节目,应该让他们都有收获。也就是说,要做到老少咸宜,雅俗共赏。

挺难吧?但我们写本子不是要达到“外行看得懂,内行看出水平”的境界吗?也很难,但我们不是也拼了?科普也应该把不同的受众的普遍收获当作最终的评价标准。当一个小学生没有听懂讲解的时候,讲解人不能从对方身上找原因,因而释然;而是要有一种评审会上遇到个别二百五专家,想方设法最终让他点头的那种“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态度。

如何能做到这一点呢?我想主要还不是技巧问题。首先要把科普当成学问。我是说当成与教育和科研平起平坐的一门学问。“当作一门学问”的正面表像过于抽象,但它的反面却相当生动逼真,那就是“科学家生来就能做科普”,“科研做得越好科普就做得越好”,“心里明白嘴上就能讲明白”,“自己懂就能让人懂”等等一系列的错误理念。举个例子,某些驾校的教练,其实就是驾校这块土地上的农民。虽然他们曾经是熟练的农民,后来又变成熟练的司机,但他们的讲解能力和传授水平仍然是“黄土地”级别的。这也许是某些驾校声名狼藉的原因之一,我想那些在国内学过驾驶的人会感同身受。在我们科教界,这就叫做“能做科研的不一定能当教授,反之亦然”。

我想这个道理并不难懂,但被商业盈利压得透不过气来的中国科普从业人员面对着变化莫测的评价机制,有时候就顾不上这些了。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我这站着说话的不嫌腰疼。但我总觉得当初我们当学生的时候,《科学画报》、《科学实验》、《航空知识》、《我们爱科学》等都办得那么好,可以翻出来做范本。我们这一代人,是读着这种科普读物长大的。激发我们兴趣的,先是科学实验绚丽多彩的外表,然后是自然界的永恒特质。

可以从小事做起。要让我们的志愿者了解听众多层次的特点,以及理解能力的差别,特别是期望值的不同。讲解的语言避免组会那样的风格,实验室展示避免接待同行专家那样的形式;编写的文字要丰富多彩,让说明与演示同样有趣,让讲解和文字同样通俗易懂(至少让家长看懂,能给自己孩子讲),志愿者就不会那么口干舌燥了。展示要兴趣和原理并重,物理知识和专业特质同行。显然,这不是批评我们的学生,他们多半是没有从事过科普的志愿者。事先有个培训会好得多。

开放日每年只有一天。既然下决心要认真科普了,恐怕就要“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了。据说来采访的媒体有十几家。最好摄像机再多些,不是媒体的,而是自己的。把精彩的节目记载下来,让那些狼牙山或者比狼牙山更远的中小学生,不必乘大巴来到保福寺桥畔,就能得到相同的科学普及。做到了这一点,还怕高考里没有物理专科?还怕自然科学后继无人?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229986-1114863.html

上一篇:老组长贾克昌
下一篇:把微博移动到这里

13 王兴民 张林 赵克勤 韩玉芬 郭战胜 姬扬 黄永义 武夷山 史晓雷 李由 李泳 蒋敏强 周忠浩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0-22 00: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