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oych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oych

博文

民歌里流淌着我的故事

已有 2417 次阅读 2014-10-13 13:32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民歌,刘三姐,凤尾竹,王洛宾,雷振邦,侯德健| 民歌, 凤尾竹, 王洛宾, 刘三姐, 雷振邦

       民歌里流淌的故事,或远或近,或中或外,总让人神往,让人心旷神怡。

       今年春节,随岳父母一大家子,一起游览了漓江,还一起穿过阳朔著名的西街,去欣赏张艺谋执导的《印象刘三姐》。当夜幕降临,小镇上的灯火,或暗或明,刹那间一齐熄灭,几盏土黄色的射灯,投向漓江边的近景,那十二座秀丽山峰,和黝黑的凤尾竹,托着一顶朦胧的月。

       音乐响起,漓江上星星点点,驶出一排排灯火。渔夫们挥动长篙,驾竹筏顺流而下,鱼鹰站立船尾,火把照在船头。不多一会儿功夫,从水上到水下,无数片火光,聚拢到一起,汇成一条光影的河流。

       刚才还舒缓的音乐,也开始清脆,开始激越,已能辨出铜鼓,已能听见号角。突然大鼓奋力一击,迸发出合声的歌来,让一段耳熟能详的民歌故事,感动了那一夜的山水。

       “山歌好比春江水也,不怕滩险弯又多喽,弯又多。”

       “山中只见藤缠树,世上哪见树缠藤,青藤若是不缠树,枉过一春又一春。”“竹子当收你不收,荀子当留你不留,绣球当捡你不捡,空留两手捡忧愁。”

 

       最早接触到民歌,应该是从祖母那里。还在很小的时候,就静躺在床上,听祖母哼唱,那些空灵、悲伤的曲调,仿佛是从灵魂里飞出,讲述着记忆深处的远方。

       祖父去世很早,祖母几乎是一个人,拉扯父亲长大。其间经历日本人轰炸、国民党逃离、抗美援朝战争和三年自然灾害,作为早期的产业工人,在那一辈人身上,总是自觉不自觉地,保持朴素的阶级本色。直到文革开始,改革开放,政治翻云覆雨,身体由盛到衰,也不知从哪天起?祖母喜欢哼唱歌曲,一些旧时的曲调,总带着几分凄凉。

       直到三十年后,阆中开始收集民歌,拍成电视在中央台里放,我才觉得曲调有些熟悉。包括著名的《晾衣裳》,黑鸭子组合演唱,已编进中央音乐学院教材,其它还有《闹杨花》、《阴雀阳雀》、《天上星星排队排》、《清早起来去上梁》等,清新的川北民风,谐趣的四川方言:

       “上有山,下有河,摘牡丹,过黄河,慢慢等情哥。”

       “清早起来嘛哥呃,去上梁嘛妹儿呀,摘片树叶玩耍,叫叫吹响响,花花扇儿摇。”“情妹儿听见嘛哥呃,树叶儿响嘛妹儿呀,假装出来玩耍,叫叫晾衣裳,花花扇儿摇。”

 

       自己最喜爱的民歌,要数陕北《信天游》,主要是受路遥的影响,他在小说《人生》里,就多次让德顺老人唱吼。像挟来黄土的风,像夹带黄河的泥,又仿佛从猿到人,先民们最初的疑惑:“东山上(那个)点灯(哎)西山上(得个)明,四十里(那个)平川了也了不见人”。

       西北和西南地区的民歌,在国内流传最广,应归功于两位大师,王洛宾和雷振邦。

       王洛宾出生于北京,作为国民党军队的教官,长期驻扎于西北,大量收集民歌素材,整理出《半个月亮爬上来》、《花儿与少年》、《掀起你的盖头来》等许多作品,特别是中国民歌的问鼎之作,《在那遥远的地方》,活脱脱从青海湖边,走出来清纯少女,给古老的西北带来活力。

       雷振邦,新中国的民歌传奇,在政治挂帅的年代,深入到西南山村采风,为电影创作插曲,《刘三姐》、《五朵金花》、《冰山上的来客》、《山间铃响马帮来》,都像是从他笔下,流淌出一股股清泉。“橄榄好吃回味甜,打开青苔喝山泉”,唱响了《小河淌水》的云南。

       记得那个时候,就特别想去大理,到蝴蝶泉边,寻找美丽金花,怀着一种,对社会主义事业的热爱,和对浪漫爱情的憧憬。还有新疆,冰山上的花儿,为什么开得如此鲜艳?使人不忍离去,因为那是用了,青春的血液来浇灌。

 

       外国民歌,也曾让我入迷,如学过的乐器,口琴、吉他、手风琴,虽不登大雅之堂,却充满朴素的真实。我曾在几千人的联欢会上,唱起《重归苏莲托》,自己已热泪盈眶,别人却无动于衷。外国民歌里,风光太让人着迷,唱起“长满黄金般的蜜柑”,就想到拿波里,弹奏“太阳刚刚爬上了山岗“,就浮现尼罗河。还有伊洛瓦底江上的《海鸥》,印尼群岛美丽的《梭罗河》,那些舒缓、优美的旋律,仿佛冥冥之中,听见前世的感召。

       最喜爱的民歌手,却是侯德健,那个一生孤独,充满理想的台湾青年。最喜爱的创作型民谣,也是他孤身一人,深入到柬埔寨丛林,在越南驱赶华侨的难民营地,组合各种民歌元素,写的《龙的传人续篇》,传达了华夏民族,生生不息的精神。

       “昨天的风吹不动今天的树,今天的树晒不到明天的阳光。光阴总是拼命向前,谁也不能让青春转回头。”“你看那太阳它日日夜夜,再看那花儿们岁岁年年,多少人多少年唱一首歌,我们在唱它到永永远远。”

       副歌却是用了,王洛宾采自西北的《青春舞曲》:“太阳下山明早依旧爬上来,花儿谢了明年还是一样的开,美丽小鸟飞去无影踪,我的青春小鸟一样不回来,我的青春小鸟一样不回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227666-835310.html

上一篇:太阳中微子失踪之迷
下一篇:告别父亲整三载

2 戴德昌 吴跃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13 04:5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