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oych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oych

博文

太阳中微子失踪之迷 精选

已有 20046 次阅读 2014-9-19 15:58 |系统分类:海外观察|关键词:安大略省,加拿大,爱尔兰,合作伙伴,劳伦斯| 加拿大, 爱尔兰, 合作伙伴, 安大略省, 劳伦斯

1


       非常有幸,转了四次飞机,穿梭近一万公里,来到西半球靠近北极的地方,深入到地下两千一百多公尺,观察的却是一亿四千九百六十万公里之外,来自太阳的秘密。

       爱尔兰籍加拿大教授,我的项目合作伙伴克劳伦斯,当他一大清早打电话来说,要带我去萨德伯里中微子天文台(Sudbury Neutrino Observatory,SNO),确实让人喜出望外。

       加拿大安大略省北部中心城市萨德伯里,位于美国与加拿大交界的五大湖区,与北极著名的哈德逊湾,只隔了一道劳伦琴低高原。虽说已是初夏,却还纷纷扬扬,下起五月的第二场雪。放暑假也有十多天了,却还在校园RAMSEY湖边,看见薄薄的一层冰。

       高寒地区的学校,布局都非常紧凑,建筑物几乎紧挨着。区域和区域之间,用密闭的连廊相通。为了防寒,连廊被分成好几段,不少岔路口,钻在里边像迷宫,不经意就会走错。分隔每个空间的门上,都装有锁紧装置,要用很大的劲,才能够推开。


      2


       真准时啊,才刚过八点,大门的玻璃方窗孔上,就出现了克劳伦斯,被冻得发红的脸庞。他那高耸的鼻梁,被玻璃压得有些扁平。褐色的眼睛眯缝着,笑容可掬。灰白头发,还挂着几片雪花。

       我推开门,见他手里拎一包东西,像是午餐用的,像上次去诺斯贝,在休伦湖边租一个炉子,烤的生肉和熏肠,还有芥末和咖喱粉。当然少不了巧克力,和这里特有的一种枫糖。

       克劳伦斯身体非常棒,一米八六个头,四十六岁年纪。只是这一头银发啊,原以为他是天生的,却在一次询问时,听见他的叹息:“这个该死的项目啊,开始还不到一年,就把我的头发,由棕色变成白色”。

       看来国外的教授,也不像传说中那样轻松,何况他们,正从事着世界级的项目研究。

 

      3


       中微子,一种不带电、穿透力极强的基本粒子,质量非常轻(小于电子的百万分之一),以接近光速运动,存在三种类型:电子中微子、μ子中微子和τ子中微子。

       恒星的热核反应,会释放大量的电子中微子。科学家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测算,却发现,从太阳到达地球的电子中微子数量,仅为根据太阳活动理论推算出的三分之一,所谓“中微子失踪之谜”,意味着目前的太阳活动理论,或中微子物理模型,至少有一个存在偏差。

       为了弄清这个问题,科学家在世界各地建造了多个观测站,萨德伯里就是最重要的站点之一。正是这里,在我们到来前不久,向世界发布了研究取得的重大进展。证实了太阳热核反应释放的电子中微子,在辐射到地球的路上,部分转变成了其它类型(μ子和τ子)。这与太阳活动理论的预期非常吻合,却与现代物理学的中微子标准模型相悖。

       美国《科学》杂志,随即评选该发现为年度世界十大科技突破,这也导致美国人戴维斯和日本人小柴昌俊,获得了当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


      4


       克劳伦斯开一辆银白色尼桑车,带着我从劳伦琴大学校园出发。

       天色尚早,风呼呼吹,车开在林间小路,荡起一路的雪片。克劳伦斯饶有兴致,停车撕下一张桦树皮,给我讲述他们的先人,曾在这薄薄的桦树皮上写情书。随即他坐上车,一脚油门,让无数银白色的树干,在眼前急速闪过。

       走出美丽的桦树林,眼前出现了清澈湖泊,湖边有连片的木屋别墅,更有长满苔藓的黑色土壤。这里位于休伦湖北岸,空气弥散着臭氧的味道。

       渐渐地,天又下起了雪,让通向SNO的道路,变得泥泞起来。克劳伦斯不得不紧踩油门,用发动机最大声的轰鸣,驱动汽车一路上行。

       坡上的土地有些荒凉,呈现出极地的地貌特征。一个烟囱高耸在前方,招呼我们停下车来,这是到了国际镍业公司(Inco)的一个矿井。


      5


       史前的宇宙大爆炸,使地球表面,残存着大量的电子中微子,每立方厘米约100个。太阳辐射到达地球的中微子,很容易被这些杂散粒子所湮没。正是这个原因,使得对太阳中微子的研究,不能选择在地表进行。

       好在太阳热核反应,所发散的电子中微子,具有最强的穿透力。穿越地球直径厚的物质,100亿个中微子中,只有1个会与其它物质反应,余下的将如数通过。

       这也就是能在地球深处,研究太阳中微子的原因。在南极洲的冰层下,地中海的海底,贝加尔湖的深处,还有北美极地的矿井,这些地方没有散射中微子的干扰,太阳辐射的电子中微子,却能准确到达。

       萨德伯里中微子天文台(SNO),就建在一座,19世纪开始投入开采的镍矿深处,这里距地表约2公里(6800英尺),宇宙大爆炸残留的电子中微子含量稀少,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6


       要去萨德伯里中微子天文台(SNO),必须首先经过国际镍业公司(Inco)的矿井。

       镍矿含放射性物质,在进入矿井之前,必须穿戴防护用具:红色头盔(前边有灯的那种),蓝色工作服(具有防辐射的金属夹层),棕色皮靴,还有眼镜、口罩和手套。等浑身上下的皮带扎紧之后,才能同上班的矿工一道,到矿井入口排队。

       先乘坐20分钟吊笼,下降到两公里深处,再用20分钟,走了近3公里的隧道。

       这是一条宽敞的矿道,每隔50米,才有一盏橘黄色路灯。灰暗的岩壁上,不时闪烁银光,这是金属镍所发出的。走在此处,就像走在密闭的金属盒子里,有一种要窒息的感觉。

       到了天文台门口,隧道亮堂起来。别急,在进入实验室前,还有更复杂的程序。先用强风鼓去身上的放射性尘埃,再脱光衣服进到浴室里沐浴,洗净后用强风吹干,换上白大褂,戴好帽子和眼镜。

       自动门徐徐打开,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SNO,复杂地让人目瞪口呆。


      7


       这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的重水介质实验室,称为重水契仑可夫探测器,设备有10层楼高。造价嘛,先不说别的,就说这1000吨的重水,就价值16亿加元(约96亿人民币)。

       中微子通过重水(含有氢的同位素氘),当速度大于光在这种介质中的传播速度时,就会被氘核吸收,释放2个质子和1个电子,产生切伦科夫辐射的蓝色闪光。

       根据这种效应,科学家们建造了太阳中微子观测站,其主要部分是直径12米的球形容器,装有1000吨重水,容器壁用丙烯酸树脂制成,厚度5厘米,容器周围安装了9600个光电倍增管,用于探测和放大伦科夫辐射的微弱光线。

       这座探测器,被浸泡在30米高的圆柱形容器中(充满了轻水),使得这座中微子观测站,像一个深埋在地心的庞然大物,配上些蓝色或红色的射线,仿佛神话中的冥界。


      8


       克劳伦斯在项目里,负责同步测量系统,这也是他,想让我熟悉的主要部分。

       通过同时测量三维多向到达的微弱光信号,计算中微子与重水反应产生的瞬时质子数。并根据多个传感器信息的综合,确定出辐射路径,进而区分产生蓝光的中微子,究竟来自那一个天体?

       这是一个庞大的系统,有高精度的铷时钟源,伪随机编码的9600个传感器,9600套光电倍增设备,还有热控制仪、测量指令系统和信息处理终端等。涉及到小信号处理、抗杂散干扰和同步精准测量等多项技术,复杂地让人一时反应不过来。

       工作在实验室里,克劳伦斯非常自豪,他说:“这里集中了目前世界上,最顶级的天体物理学家和核物理学家,他们夜以继日地工作,研究已取得重大进展。”

       我不知道戴维斯和小柴昌俊(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是否也在这一群人当中?


      9


       午餐时候,见到一个女孩,像来自我们中国,清秀模样,微笑表情,看一眼就觉得亲切。她穿一件白大褂,戴一顶蓝色橱帽,推一辆金属橱柜车,彬彬有礼,走进走出,为我们送点心和咖啡。

       我好奇地打量这位“同胞”,心里在想:中国人真不简单,洋打工,干粗活的,都能走这么远的距离,到这种神秘的地方来。

       趁她为我收拾餐具,我询问了她,却见她笑笑,说:“我是日本人,来自东京都,剑桥大学博士毕业后,选择到这里实习。”

       让我倒抽了一口凉气,端水和送饭,都用剑桥的博士,这才叫卧虎藏龙!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227666-829125.html

上一篇:永远的兵团
下一篇:民歌里流淌着我的故事

20 田云川 王春艳 李宇斌 曹聪 罗德海 戴德昌 董侠 张操 曾红 邱嘉文 王军军 吕为民 汪晓军 王国强 刘全慧 王铮 eastHL2008 tritiger shenlu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精选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6 08:0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