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oych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oych

博文

一样的月光

已有 2996 次阅读 2020-11-4 20:23 |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10.jpg

       一样的月光,照亮了新西伯利亚夜空,凝脂状柔滑,水银般倾洒,从飞机的舷窗口涌入,浇了我一夜的不眠。远方,神秘电闪现出乌云,在它的下方,该就是北极的冰盖吧?雪峰巍峨,沟壑纵横,一望无垠的密林深处,似又在酝酿,通古斯的爆炸?近处,三套车碾过的原野,窗棂稀疏出,好几束灯火。风琴悠扬,夜莺唱歌,是姑娘坐在窗前,痴望着雪地,或专心阅读,桦树皮的情书。

timg (1).jpg

       我是从哪里来?我这要到哪里去?浩瀚苍穹,迷漫长路,为何独我一人不睡,睁眼在舷窗口,俯瞰几千年沉寂,仰望数万里幽蓝。我为什么会存在?为什么要在,这个星球,这个时间,与永恒的宇宙交流。而我,又终将一闪而过,留不下什么,仅仅是个过客。午夜机舱,轻微鼾声。我,只有我,一个人醒着,开着舷窗,在月光下动情。

 40.jpg

       突然,突然想起,曾经,曾经的少年月色,吹来过一阵,茉莉花的清风,在撩我的心扉,在动你的衣裙。那是同样一个月夜,行船在长江,江阴以下江面。一首《龙的传人》,忽飘进耳中,让人心潮激荡。“遥远的东方有一条江,她的名字叫长江,古老的东方有一条河,她的名字叫黄河”。遥远的东方古老的河,岸上是富饶的江南江北。那一夜清风,一夜月色,两个人的甲板,自豪着巍峨旗杆,张扬的一面国旗。

60.jpg 

       今夜,我这是到了哪里?我这是要到哪里去?怎么不再是熟悉的沙洲、常熟、吴淞,却换了陌生的彼得堡、哥得堡、爱丁堡。当夜的豪情,当天的誓言,是否也像,亚细亚的沙尘,飘渺在了,乌拉尔的山里?雪野,静静的,不似当初的江水,总在翻滚着细浪。这一夜月光,和那一夜月光,同样圣洁,只是不照,相同的人。

timg1.jp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227666-1257097.html

上一篇:一路藏书到天边
下一篇:阴平古道

5 徐长庆 朱晓刚 杨卫东 武祥 孙颉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2-25 08:0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