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oych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oych

博文

太行山上柿子红

已有 973 次阅读 2019-5-16 17:00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psb.jpg    


    北方秋天的景色,最激动人心莫过于柿子熟了。

    特别是晋东南,南太行的沟壑里,几乎每个农家小院,每道崎岖山路,每条蜿蜒小河,一天浓似一天的霜露,会把红橙橙的柿子林,推近到你身边。

    若抬头远看,这时庄稼收了,枯叶落了。大自然的调色盘,夕阳像是在山头,碰倒了颜料桶。又被西风蘸起,东涂西抹,从迎风的坡面开始写意。不过几天光景,就浸红满了山,浣红艳了水,滴红透了农家的庄户小院,也洗红润了人们的丰收笑脸。

    大地喧闹起来,天空却变得静穆,深蓝深蓝的,让人深不可测。即使牵起些白云,也轻飘轻飘的,像扯开的棉绒,让人放眼就能看穿。直望见湛蓝深处,童年的那些心事。


    初中同学李云杰,老家就在晋东南。虽说是老家,却从来没有到过,只知道在遥远北方,广袤的黄土高坡,东边枕着太行,南边卧着黄河。

    他是初一那年,随当兵的父母,从抗美援越的前线转来,一直和我同桌。两年多时间,我们一起学习,一起游戏,每天形影不离,几乎无话不说,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却在初三的一天,他突然对我说:“要转学回山西,一个叫长治的地方。”

    我一下子懵了,一点准备都没有,想起曾经的憧憬,说一起到内蒙牧马。

    他也一脸不舍,放低声音说:“不能和你一起去支边了,父亲转业,要回山西老家。”

    当天我们,沉默了好久,都不想说话,一起到了河堤外的中坝。在长满芦苇的沙滩上,我们又比了跑步(赤脚),比了射击(弹弓),还比了鹅卵石投向河心的距离。

    天黑了,才一起回家,踩着秋天月光,朝着嘉陵江对面的山,一次次高声呼喊,似乎是为了发泄,却也比了回声的次数。


    又过了几天,他真的走了,从此天各一方,永远渺无音讯。

    黑北影集里的年代,通信、交通都不方便,同学们来了走,走了来,既然分开了,就不指望重逢。只是每读到“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的时候,心里总有酸酸的感觉。

    虽然这之后,偶尔在梦里,夜深人静时分,也梦见到了长治,见到亲爱的同学。却总有太行高耸,黄河奔流,横亘在我俩面前。想说好多好多的话,却永远也发不出声。

    直到十多年后,才有机会到山西,本来只是到晋中,临汾和候马一带。却在与朋友的推杯换盏中,说出了童年心事,一种怅然情绪,让酒桌鸦雀无声。

    “晋东南柿子熟了,风景美妙无比,不妨明天就去,寻一寻你的同学。”

    听了朋友提醒,让我一时冲动,说走就走,也没什么好犹豫的。


    第二天周末,坐上去晋东南的班车,我仿佛钻进了,童年的时光隧道。

    那时候还没高速,只有一条质量不错的二级路,而且是绕道行驶。从侯马出发,路过曲沃、翼城、沁水、阳城、晋城、高平等县市,近400公里,大半天时间。

    山西是著名的煤海,特别是侯马、晋城一线,公路接踵而至的,都是重载卡车,“突突突突”,一路喘着粗气。我们的长途班车,夹在迟缓的煤车中间,首尾不见,暗无天日。

    突然就看见红色,有人尖叫了起来。是一望无际的柿子林,自河边,到山顶,像挂上无数盏灯笼,让窗外的灰色天空,顿时亮堂起来。

    窗外红红的果实,心底暖暖的憧憬,一路引领我们,来到长治城里。恰好掌灯时分,街上车水马龙,人潮川流不息。

    我睁大眼睛寻找,依稀的童年印象,或许就在前方,灯火阑珊之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227666-1179432.html

上一篇:三峡三日
下一篇:长安的新地铁时代

8 陈楷翰 郑永军 夏炎 张叔勇 张国义 孙颉 姚卫建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8 04: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