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缶已久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awndream

博文

教学相长,不会搞科研的教授不是好教授 精选

已有 9928 次阅读 2019-8-22 09:10 |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搞科研,一定会影响教学?这个逻辑值得商榷。因为科研压力大,或者科研收益大,导致教师过分热衷于科研,而对教学极不负责,草草应付了事----这样的情况可能确实存在,但是肯定是个别现象,并不具有普遍性。起码我任教多年,身边同事未见因为科研影响教学的事例。不同的教师,对教学的态度和重视程度肯定会有差异,但是,划重点,我看不到教学态度跟科研投入度有什么因果关系!不搞科研的人,也未必教学就很认真。本科教学,是大学工作的重中之重,这个道理大家都明白。既然主动选择了这个职业,骨子里反感教学的人基本上不存在。如果厌恶教学工作,觉得耽误了搞研发,那他早已选择去研究所或者企业工作了。

    搞科研的人会非常吝惜时间,个人能花在教学活动上的时间是有限的。这是个不争的事实。可是,再次划重点,投入大量时间,是取得良好教学效果的必要条件吗?同一个人,投入20个小时备一堂课,效果一定比投入10个小时备课更好吗?我看未必。多投入时间,确实可以把PPT做得更加美轮美奂。但是,美轮美奂的PPT却不一定就能让学生学到更多知识。教学工作,做好充分的准备就足矣。过度投入,可能反而画蛇添足,本末倒置。教学的根本,永远在于知识、方法和思想的传承,而不是表面形式,表演艺术。板书如何布局更为考究,讲述时注意语气的抑扬顿挫,何时调动听众的情绪,何时停顿一下,何时再来个小高潮…如果成天琢磨这些,追求这些,那就不是学者,而异化为演员或者演说家。古人云:“神奇卓异非至人,至人只是常”。人们都听过名师讲座。真正的名师,往往只是朴实无华,娓娓道来,如话家常而已。

    在非重点一般高校,往往生源一般,学风不理想,学生厌学现象普遍。教师可能需要多耗费一些精力去监管、督促学生学习。曾有同事告诉我,就得像保姆一样成天盯着学生,多留作业,检查晚自习,这样子学习效果就会不一样。我总结一下,这叫“哄着学”,“逼着学”。可是,问题在于,通过这种方式,就算填鸭式地勉强灌进去了一点知识,对学生的人格、性灵、综合素养,未来的发展又能有多大实际意义呢?学生已经成年,更重要的是培养他们独立的人格。多花精力去“哄着学”、“逼着学”,不应该是高校教师的本分。对于完全不想学习的学生,作为教师也是无法改造的。

    教学相长,是颠扑不破的真理,这对每一个教师都适用。我读博时,对导师很是钦佩,因为他随手就能写出很复杂的公式及其推导过程。其实这些公式原本无需记忆,查工具书即可。后来我自己成了一名教师才知道,这原来是唯有一线教学人员才具有的绝活!而如果不搞教学,读书往往流于表面,浅尝辄止,不会如此烂熟于心。

    俗话说:“读书千遍,其义自见”。科研工作本没有什么神秘之处。科研,其实质就是教师的读书学习,是一种探索性的学习。一方面,深入钻研基础理论;另一方面,不断地查文献、阅读文献,了解学科的前沿进展。在课堂上给学生讲授了一个定理以后,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不免思考,这个定理是否可以扩展?当条件发生变化以后,结果将会怎样?这就开始了对一个新问题的思考探究。一个对学科的基础理论和前沿进展烂熟于胸的人,发现并且解决新问题,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最后完成理论推导或者实验验证,写成论文,这就是所谓的科研。对于成熟的学者来说,是一个再自然不过的过程。而那些完全不搞科研的人,绝不是没时间,只是既没有深入掌握某学科的基础理论,也不够了解前沿进展而已。

师为生范,老师勤于学习探索,学生自然也会以老师为榜样,树立起良好的学风。教师勤于学术,学生认真读书,大家都努力向学。这样一所大学,学术氛围差不了。

   真正的高等教育教学名家,必须要对知识有所创见,不能只是知识的传声筒。大学的培养方案和教学大纲都是教师自己拟定的,并无统一标准。所以,总结、凝练、升华知识体系,是教师的本分责任。只有自身站到一定的学术高度,才能真正清楚知识的重点、难点以及学习方法。我们可以回顾一下那些毕生致力于教学的“教学型”老一辈名师。他们无不是学者专家。鲁迅,其名著《中国小说史略》,本是他自己写的讲义。可就这么一本讲义,却是奠定整个学科体系的开山之作,近百年来无人能够颠覆。其他一些耳熟能详的经典权威教材作者,如《高等数学》的作者樊映川,《电路原理》的作者邱关源,《电机学》的作者钟士模,《大学物理》的作者张三慧,《复变函数》的作者陆庆乐……他们写的教材培养了一代又一代的学子。这些教学型教授,他们搞起科研,指导起博士生、硕士生,绝对不会含糊。这,才是真正的教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213429-1194706.html

上一篇:论文发表中的马太效应
下一篇:青年基金应该给大龄博士机会

64 郑永军 刘全慧 王崇臣 余皓 徐绍辉 冯大诚 徐长庆 徐志刚 马军 周忠浩 王恪铭 孙建成 王善勇 杨正瓴 彭美勋 曹建军 黄永义 周健 吴斌 晏成和 王从彦 卜令泽 孟佳 王启云 王代平 曾荣昌 李毅伟 韩玉芬 彭真明 胡新露 梁洪泽 段法兵 高正明 俞云伟 肖林 孙志鸿 文克玲 李燕祥 左小超 张忆文 冯新 张晓斌 刘浔江 迟延崑 李侠 陈安 高友鹤 王春艳 李学宽 王安良 吕健 左宋林 吉培荣 鹿露露 程帅 蒋金和 代恒伟 杨宁 王羽青 李东风 黄玉源 王海辉 曹家樅 甘阳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9-22 17: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