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缶已久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awndream

博文

两种观念的冲突与西部高校的人才流失 精选

已有 12224 次阅读 2019-7-16 17:12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近日,一个女生的演讲视频引起了广泛关注,女生的演讲中有一句口号:“这个世界本不公平,唯有努力前行”。

 无疑,女生的这句口号是正确的。人与人之间,资源和资质是很不一样的。但是,只要勤奋努力就有回报,那么规则体系就还是良性的、正常的。这个女生就是在良性的规则体系下培养出了正确的三观。

 但是,在很多西部或东北的高校,情况却有所不同。在这些高校,存在比较明显的两种观念的冲突。一种观念,是崇尚勤奋努力的。能力面前人人平等,技不如人则心服口服。另外一种观念,却表现出相反的一面。很多人内心对科研活动非常抵触,不愿搞科研,但是,却对各种利益十分看重。这些人人数众多,其观念会占据主流。了解两种观念,学校里的种种现象都可以找到解释。

 以职称问题为例。在高校,职称是最关乎利益分配的大事。某高校2017年开始自评高级职称。该高校制定的职称申报条件中,学术方面是这样要求的:论文条件--以第一作者发表2篇会议论文;项目条件--排名前3参与国家级项目,或获批2个实用新型专利。其他还有很多教学与学生工作方面严格的硬杠杠。这样的职称条件显然不合理:没有什么科研成果的人能评上教授;而学术型人才哪怕评上杰青,可能依然不够教授条件。所以该职称条件仅仅在2018年实施了一次,就被大幅修改,推出了第二版。第二版职称条件明显修正了bug,趋于合理:论文条件只认可期刊论文;项目条件不可拿实用新型专利折抵;降低了教学和学生管理指标,且科研突出者论文和项目达到一定条件可绕过这些杠杠直接晋升。

 我本以为新版职称条件体现了合理性、公正性,是一件喜大普奔的事。谁知,竟然有很多人非但不高兴,反而心情沉重,甚至强烈反对!他们的理由是:根据新版条件,职称难评了许多。在这一刹那,我突然明白了一些道理。

 我明白了,两种观念的尖锐冲突是无法避免的!我明白了为什么总有人喜欢在会议上以“搞科研必然影响教学”为由慨然攻击科研活动,明白了为什么有人在公开场合表达一些正确的观念却会被指责“不懂人情世故”,“个性太强”...

 难了?只是学术方面的标准变严格了。难了,严了,但对大家一致,有什么关系呢?

 事实上,他们只是希望不搞科研也能当教授而已。另外,他们也不愿意看到教授都是学术型人才。因为如果学术型人才占主导,会导致评价体系进一步倾向于科研。他们为什么会产生这种观念?因为长期以来都如此,早已习以为常。

 至于为什么有大批人对科研那么反感,宁可把心思花在反对科研上,都不愿在科研上投入精力,我至今难以理解其心态。

 第一版职称条件不合理,跟学校定位并无关系。学校定位于“教学型”,也不能不讲学术。即便在教学型大学,单纯因为科研突出晋升正高也是妥当的,教授大部分都不搞科研也是不妥当的。

 认清了这个现象。其他的一些看似“奇怪”的现象,也就不难解释了。比如,评研究生导师的条件是“发表5篇论文,出1本专著/教材”。结果发表4篇SCI的教师评不上硕导,而发表5篇省刊的教师却能评上。再如,学术非常突出,论文SCI引用4000+的教授,已评上博导3年却因未获招生指标而从没指导过博士生。

 两种观念的冲突影响了公正性,影响了学术生态,对人才引进和培养,对学科建设工作的负作用是显而易见的。前述高校为什么迅速修正了职称条件,一下子全面合理化?因为管理层开始深刻反思人才流失的原因!这是个好事。体现了物极必反,负反馈机制的有效性。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213429-1189817.html

上一篇:为什么影响因子整体发生了通胀?
下一篇:论文发表中的马太效应

62 罗汉江 刘立 马军 黄仁勇 段含明 郑永军 武夷山 张北 姬扬 张鹰 王恪铭 褚海亮 徐耀 李东风 王安良 黄永义 贾玉玺 晏成和 陈万浩 吴斌 孙建成 王代平 陈兴峰 李毅伟 韩玉芬 孙宝玺 郑强 路卫华 许培扬 杨正瓴 叶春浓 吴嗣泽 彭渤 罗娜 蒋金和 刘钢 陈楷翰 石岩 尚可可 张忆文 鲍鹏 李学宽 郭新磊 李陶 杜芳 叶建军 孙志鸿 岳建军 张晓斌 竺奇慧 姚伟 刘建彬 汪晓军 杨伟伟 王春艳 孙颉 张亮生 雷宏江 刘全生 周忠浩 鹿露露 王启云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8 10: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