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当你老了

已有 2290 次阅读 2015-3-3 15:53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学者

“当你老了,头发白了,睡意昏沉。当你老了,走不动了……”计算机里的歌声伴着厨房里锅碗瓢盆的响声,又亮起了领导发话声,“人一退休,怎就变成了只有一个‘老了老了’的调了”。谁说不是,2015年的春晚,莫文蔚也已经从劲歌热舞的辣妹变成了慢板细语的歌手了,人不都在变吗?

岁月如歌。前些日子去看望一位长辈,住在敬老院里,眉慈目善,侃侃而谈,临走时还一定要送我们到电梯口。第二天,领导在家接到电话,她女儿的电话,说:昨天有二位‘好看’的人来看望她母亲,她说“阿是仲绩二公婆”,“是呵!”“老头老太,还好看啥”。“好呵、好呵!”。男人怕掉价,女人怕色衰。到了这个年龄,宁波人就把称谓:男是公,女是婆。我家的领导平时生活虽说比较充实,为了防止早期老年痴呆,还被我鼓励去炒炒股票,倒是不太在意这些,今天有人主动上门来给自己点赞,自然还是乐呵呵的。  

少年时代,积攒起不多的几个零用钱,试着装了一台矿石机,戴上耳机能听到在天边传来的声音,偶尔还能收听到国外的“敌台”,虽断断续续,前言不搭后语,但依然好奇兴奋。想着能更上一层楼,装一台晶体管的收音机,远在东北的长辈得知后立即给我寄来图书和资料。虽然经济上父亲给我开了一盏带绿的灯,但,书我依然看不懂,磨磨蹭蹭,卷了角,脱了皮,没有知识,有钱也任性不起来。此时,使得心中对长辈们无所不有的才貌双全,油然而生敬佩,而且仰慕。多少年过去了,玩“矿石机”变成了玩“微信”,我尚未使用熟练,可通过“微信”看见了传来当年指导装“晶体管收音机”时那张标志性笑脸,风采依旧,不由人不服。有知识就有气质,有知识就能任性。

“文革”的洗礼,使得一大批人丧失了自我,也促使一批人在混沌中开始寻找回归之路;“改革开放”的实践,开启了一场打破精神枷锁,争取自主独立、减少精神依附的启蒙运动。说“知足常乐”,那只是得意者的肆意矫情、失意者的无奈自嘲,与布鲁大众没有太大的关系。“知足者不常乐”,“流水不腐,户枢不蠹”,才能保持充实振奋的探求未来未知世界的好奇性情。

青春期的美丽、漂亮都如过眼云烟,经不起岁月的折腾,留下的只有内在的气质。气质是美丽的传承,气质是漂亮的积淀,气质是青春的延续。气质是自我的一种心境、一种心态,是由内而外的散发、感染。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是美丽的,那么,生活中的女人是气质的;同样,有事业的男人是漂亮的,有追求的男人是气质的。说“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既无沉重悲壮可议,又无轻松愉快可言,如果世上的男女都为别人的眼光而乐着,为别人的赏识而活着,没有半丁点自我的空间和价值,岂不可悲。

威廉 巴特勒 叶芝的一首“当你老了”(William Butler Yeats:When you are old):

And paced upon the mountains overhead,

And hid his face amid a crowd of stars。

诗作的最后两句,译语五彩缤纷,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或许,诗作的真正本意恐怕只有诗人自己才能准确表述。“当你老了”,其实,当尚未到老的时候,你是不可能无病呻吟,是唱不出“当你老了”的真情实感滋味的。

“当你老了”,能够沉淀的是无可替代的、无法掩饰的气质。气质是人生对自己从事的领域和周围的环境,探索尚未成功认知的自信,是向社会展示自己有足够的能力不断进取,传达自我经验和意念的状态。

“当你老了”,气质犹存;气质不衰,你就不衰;气质不老,你就不老。

三八妇女节来临之际,谨以这篇小文,送给我家的领导和长辈,祝她们节日幸福!

感谢她们的一路陪伴,尤其是还得继续硬着头皮陪着我走下去的“亲们”问好。


timg.jpg


When you are old 当你老了


--- William Butler Yeats ——威廉 巴特勒 叶芝

When you are old and grey and full of sleep, 当你老了,头发花白,睡意沉沉,

And nodding by the fire,take down this book, 倦坐在炉边,取下这本书来,

And slowly read,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 慢慢读着,追梦当年的眼神,

Your eyes had once,and of their shadows deep; 你那柔美的神采与深幽的晕影。

How many loved your moments of glad grace, 多少人爱过你昙花一现的身影,

And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 爱过你的美貌,以虚伪或真情,

But one man loved the pilgrim Soul in you 惟独一人曾爱你那朝圣者的心,

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 爱你哀戚的脸上岁月的留痕。

And bending down beside the glowing bars, 在炉罩边低眉弯腰,

Murmur,a little sadly,how Love fled 忧戚沉思,喃喃而语,

And paced upon the mountains overhead 爱情是怎样逝去,又怎样步上群山,

And hid his face amid a crowd of stars. 怎样在繁星之间藏住了脸。


 



慢漫的从前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85605-871603.html

上一篇:甪直游
下一篇:并非驴头不对马嘴

3 施添锦 李璐 view13829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6-1 07: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