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流水趣何长

已有 1387 次阅读 2021-7-23 15:30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IMG_20210719_165011 (1).jpg

旅游大巴驶过富春江,清幽的黛山绿水渐行渐远,午后的瞌睡就涌来了。一阵颠簸把人从模模糊糊中抖醒。昏昏沉沉车厢里,前边有人嘟噜了一句“帅哥美女扭秧歌”,话音未落,后面就有人应道“七老八十神抖抖”,随之熙熙然的一片笑声,原来大伙都已醒了。走进人杰地灵的桐庐县,人也都变的自信和幽默起来。

车到鹅溪畲寨,热情好客的畲族人,进景区大门奉上三杯畲家酒,前面的人喝了,后面成群的老头老太太就免了。蜿蜒陡峭的山峦间,层峦叠嶂,满目青山,小溪一路相伴,大伙儿沿着铺就的石板路鱼贯进入据说有千年历史的山哈古道。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依山而徙的长廊、错落有致的石板,摇摇晃晃的索桥……偶有一二处凉亭样的建筑供路人栖息。溪水潺潺,蝉鸣声声,幽幽葱葱的藤蔓、树枝环绕四周。毕竟岁数不饶人,人是越走越少。难得没有喧嚣的一片清凉一片清静,纵然兴致不减,继续往前。看到一座标有“危房”的建筑,貌似山寨的大门前,请二位仅存的游伴给帮留个影,算是已经进入过寨门,有礼了!匆匆间,留下一句戏语“当心路边窜出一个打劫的”,那二位也回了。留下独个依然再走几步,周边再拍几张照片,有些依依不舍的觉得。何惧打劫,我本缺财少颜人,如今漫步远道归,“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徒步在几乎少有人为修持过山径野道,一幅原始状态的前无古人后有来者,抬头望蓝天白云,低头看绿叶青潭,淇溪悠悠相伴随行,一个放浪于无形无影山水之间的好时光,好不惬意。

接下来的重头戏是一场以畲族男女恋爱为主题的畲乡大戏。蹦蹦跳跳的竹竿舞带来互动气氛,能歌善舞的畲族女孩,映衬着高大的青山峻岭,恰似一幅轻歌曼舞的少数民族田园诗画。轻歌曼舞,插诨打科,好一幅雅俗共赏的民间轻戏剧。似村野山夫的烟火气,蛮蛮粗粗,俗的可爱;像得体绅士的彬彬有礼,举止谦和,雅的可亲。招亲、比试、接绣球,拜堂……出门在外,路边的野花不要采,在台上台下一片笑声嬉语中,高潮迭起时却峰回路转。当身穿雍容华丽畲族服装的新娘揭开红盖头时,化尴尬为惊喜,发现是结伴同行的老伴陡然间成了舞台上联手的男女主角。相濡以沫三四十年间的伴侣,“青山看不厌,流水趣何长”,在众人睽睽见证下,再次携手相拜。珍惜生命中所给予的,一场轰轰烈烈的仪式就是对平缓闲暇生活的一种回念。

夕阳下,群山浸入夜色,山峦间,熊熊篝火燃烧起来。映红了天,映红了地,映红了老头老太们张张饱经沧桑的脸,为未来,为自己,在乐曲陪伴下跳起欢快的舞步,虽然已经不再年轻,而温暖与感动依旧在心底漾起。蝉鸣声声,微风悠悠,这是一个拥有梦想、浪漫的季节,也是一个体现价值和激情的年龄。

生活,就是可以记住的那幅模样。

IMG_20210719_191431 (1).jp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85605-1296684.html

上一篇:魔都的温润
下一篇:扬弃中的顺势而为

12 武夷山 李宏翰 徐长庆 马德义 李学宽 张晓良 郑永军 范振英 刘炜 尤明庆 朱晓刚 彭振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0 20: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